蛮不错的文学小说,有点儿雷的译文

o
2009-09-04 看过
本书作者是一位赢得了许多文学大奖的美国小说家,书也是好书,可惜就是翻译得太雷人。

仅拿小说开头举例子。

1
“坎贝尔一定是带着那帮阿拉伯人去扎营了吧?”潘伯顿说。
“是啊,”布坎南说,“这一趟几乎要把沃恩累死了,那匹马虽然不大,但却非常有精神,这次正好可以借机杀杀它的‘威风’。”

这是一篇发生在美国的小说,哪里来的”阿拉伯人“???
原文是"I assume Campbell got the Arabian to camp," Pemberton said.
Arabian是单数,显然是指下文里的那匹马,阿拉伯马。

2
从波士顿木业公司进山作业那年至今,布坎南的妻子只来过一次,在走过威内斯维尔唯一的马路时,飞扬的尘土把她那条粉红色的丝绸长裙弄得一团糟,她在丈夫的房间里只待了一夜,就急匆匆地坐第二天的头班列车离开了。从那以后,布坎南每月会南下里奇蒙和妻子共度一个周末。而威尔基压根就没有离开过波士顿。

布坎南与威尔基是男主人公的两位合伙人,一直都待在Waynesville,那么为什么说“威尔基压根就没有离开过波士顿”呢?
看了原文,你会被气死的: Wilkie's wife had never left Boston.
明明是说威尔基的老婆从没离开过波士顿!


3 女儿坐在长条凳上,略微隆起的肚子正好被她的坐姿遮挡住了。

这也是个很诡异的句子。怀孕的妇女的坐姿要怎么样,才能遮挡住自己隆起的肚子,我希望译者能亲自示范给我看一下。
原文是 The daughter sat on the bench, her posture upright to better reveal her condition.
明明是说这位女儿坐姿笔直,令她隆起的肚子更加显眼。

4 白色的棉布衬衫一尘不染
the white cotton dress shirt fresh-pressed
fresh-pressed是说衬衫熨烫得笔挺,而不是什么“一尘不染”


5 哈蒙的手里拿着一个小烧酒瓶,瓶里的酒只剩下浅浅一层。
Harmon held a pint jar in his hand, what remained of its contents barely covering the bottom.
不晓得译者是从哪儿推断得知“烧酒瓶”的,pint jar就是广口瓶,而原文下半句更是告诉我们,不知道瓶子里装的是什么。

6 威尔基把软顶呢帽挡在胸前,像是在害怕自己的心会被萨琳娜勾走了似的。
 the fedora pressed against his sternum as if to conceal a heart already captured.
"already captured“,说这颗心已经被Serena勾走了。

7 工人们觉得附近很可能有美洲豹出没
nd thought they were a mountain lion's
mountain lion 是”美洲狮“~~


___________
译者有什么不满就在这儿留言光明正大的说,不要发无聊的豆邮。鬼知道你想说什么。



86 有用
4 没用
萨琳娜 萨琳娜 6.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9条

查看全部29条回复·打开App

萨琳娜的更多书评

推荐萨琳娜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