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金虹与荆无命

2009-09-03 看过
(一)
林仙儿在荆无命把她拖到上官金虹跟前的时候,充满恨意地向上官金虹揭发了荆无命的所作所为,上官金虹淡定的反应却出乎她的意料。她恨恨地说:“我一向认为我很能了解男人,可是我却实在不了解你们,实在想不通你们两个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我只知道无论那是种什么样活见鬼的关系,都一定令人恶心得要命,所以你们就算想告诉我,我也不想听。”上官金虹的回答还是很淡定:“你知道的不多,说的却太多了。”

关于上官金虹和荆无命,小说里写得并不详细,也很难写得详细,这样两个古怪的人,着墨太多会破坏了他们的形象。然而关于他们的故事,古龙还是通过别人的分析来进行补白。古龙一向爱在他的书里发议论,但是关于这两个人,特别是他们的关系,古龙并没有直接以作者的身份议论,而是留给书中人物去观察和分析。

书中对上官金虹和荆无命进行了观察和分析的一共有三个人:李寻欢、林仙儿和龙小云。

李寻欢是作者力捧的人物,除了《多情剑客无情剑》,古龙还写了一系列作品来侧面烘托李寻欢。这种待遇任何别的古龙主人公都无法享有。他的人品、武功、观察和分析的能力还哪容置疑?他对上官金虹和荆无命关系的分析基本上等同于古龙自己的议论。李寻欢的分析是这样的情况下出现的:阿飞早上起来,看到李寻欢正在熟睡,就自己出外吃早餐,其间看到上官飞追踪并企图杀死荆无命,却反被荆无命所杀。两人在开打之前曾有一番关于他俩与上官金虹关系的对话,叫阿飞一字不漏地听了去,而阿飞在见识了荆无命的右手快剑之后非常沮丧,这时候李寻欢神奇而适时地出现了。

阿飞上一次追踪荆无命,被荆无命发现了,这次复杂的追踪(荆无命身后依次跟着上官飞、阿飞、李寻欢一长串,如果再加前面的孙老头,简直就是阅兵)荆无命和上官飞却是对后面的阿飞和李寻欢毫无察觉,而阿飞也完全没注意到身后还有个李寻欢。最后到的李寻欢对上官飞和荆无命所说的话却能毫无遗漏地听了去。荆无命对上官飞说,知道他右手秘密的人都得死,上官飞也就这样死在荆无命手里。可是还有两个人听到了这个秘密,不但没死,还好像戏院散场出来的观众一样,叽哩咕噜讨论了很长时间,搞得这个事情很不严肃。其实这个事情也可以解释,书里要是这么说就通了:阿飞以最快的速度冲上山,发现原来山的另一边是依山而建的圆形剧场,荆无命和上官飞正好站在舞台的位置上,声学效果极佳,所以两人说话不必大声,在山顶上的李寻欢和阿飞都能听见。

李寻欢总共跟荆无命也没见过几次面,更不可能坐下来听荆无命对他倾吐心事。可是荆无命跟上官飞不长的对话,却可以引发李寻欢长篇大论的议论。除了说李寻欢是作者的代言人,还有什么可以解释李寻欢无须分析论证却极其准确的结论呢?李寻欢是剧中人,他有不知道的事情,比如林仙儿的事,李寻欢说的话,不影响对读者的误导,但等读者读完全书,回头再看李寻欢的话,就会发觉,李寻欢不必什么都知道,但他的推断就是对的。

李寻欢还有一次对上官金虹与荆无命之间纠葛的分析,就是上官飞尸体被送到上官金虹面前,李寻欢对主使者及其动机的分析。这次分析跟上次分析一样,所依据的资料极少,但结论却绝对准确。虽然推理过程极其跳跃,但李寻欢是作者代言人,还不由得读者不认可。李寻欢跟孙小红讨论的时候,林仙儿就在旁边,虽然没提到名字,但这些话林仙儿还是留下了印象。在荆无命来带走林仙儿的时候,林仙儿推测出杀上官飞的人是荆无命,但她对荆无命的动机却猜错了。在古龙的笔下,林仙儿是个典型的“妖女”形象,她给男人带来诱惑的同时又具有强烈的危害,作为圣人的李寻欢当然一眼看穿她,而有弱点的好人阿飞则没能看穿她的假象。至于属于恶的一方的上官金虹,他们只是在恶的基础上互相利用。所以这样的女人不可能真正了解男人之间的感情,因此在作者笔下,她不免自作聪明。

因此在最后林仙儿对上官金虹和荆无命关系的总结,其权威性就有疑问了。比如她说荆无命因为恨上官飞而杀他,这个判断是林仙儿从听来的话里总结出来的,并不十分准确。上官飞之所以被杀,最直接的原因是他想杀荆无命。当然,荆无命之所以杀上官飞,也有很大故意的成分(当时他还没见到上官金虹,不知道上官金虹会怎样待他;如果上官金虹仍然留他在身边,那么杀死上官飞并不是很好的选择。除了拿上官飞练手以外,荆无命杀上官飞也还是有嫉恨的感情在内)。林仙儿的结论,材料是第二手的,推论所依据的观念也不太可靠,用这样一个结论放在小说的末尾,就是想让一个不可靠叙述者来总结,留给大家一个猜想和异议的空间,在1969年的读者接受程度来说,是最好的。

其实小说中最早开始观察上官金虹和荆无命的,是龙小云。书中是这样写的:
         他(上官金虹)忽然回头向荆无命笑了笑,道:“你只听他说话,能听得出他是个孩子么?”
  荆无命面上全无表情,冷冷道:“我没有听。”
  上官金虹凝视着他,面上那一丝难见的笑容突然冻结。
  龙小云虽然垂着头,却一直在留意着他们的表情,对这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很感兴趣。
        上官金虹终于开了口,缓缓道:“不说话,是你最大的长处,不听人说话,却可能是你的致命伤。”
  荆无命这次索性连话都不说了。
龙小云是个聪明早熟的孩子,他既然很感兴趣,恐怕会有比较有见地的看法,不过书中却没有让他说出来。也许这正是作者希望读者持有的态度,关注,但不下结论。

(二)
正像龙小云看到的,上官金虹与荆无命的关系很明显是超越了主仆的关系。荆无命故意使性子,甚至给上官金虹脸色看,其实也不止这一次。在与郭嵩阳决战之后,上官金虹告诉荆无命回去找李寻欢决战是不明智的,荆无命的回答很简短,只有一个字:“哼。”这实在不是一个下属对上级应有的态度。从两个人的相处看来,是荆无命主动想突破主仆的关系,而上官金虹对他的失礼持包容的态度。上官金虹对荆无命,相比起对向松之流强得多,向松只不过不经同意带一个人来求见帮主,就被上官金虹下令处死,而荆无命即使废了一条手臂,又知晓金钱帮诸多秘密,上官金虹也只是放弃他,却不忍杀他。不过对于荆无命的心思,上官金虹就不太了解了;可荆无命那种弯弯绕的心思,上官金虹又怎么可能理解得了。

林仙儿被荆无命带到上官金虹跟前的时候,上官金虹看出荆无命不是来杀他,而是在有利条件下希望重新回到上官金虹的身边,但他却猜错了荆无命带林仙儿来的动机。还是林仙儿敏锐地看出荆无命的意图——上官金虹看不出,是因为他是上位者;但林仙儿跟荆无命是竞争者,她就很清楚。同样是要林仙儿死,上官金虹的话是以为荆无命对林仙儿有情,所以要杀林仙儿来向他表忠心。而林仙儿的话却说明了荆无命对林仙儿有多嫉恨——明明上官金虹已经派人去杀林仙儿,荆无命还嫌不够,要把林仙儿带到上官金虹跟前,让上官金虹亲手杀死她。

上官金虹在荆无命与郭嵩阳决战后,说荆无命已有情,要他杀死那个令他动情的女人。通观全书,荆无命真正为之动情的人就只有上官金虹。无论荆无命对上官金虹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这种感情之深厚是无庸置疑的,这样深厚的感情不可能只是在小说跨越的并不长的时间内才发展起来。但是上官金虹似乎直到林仙儿揭发之前,完全没有感觉到荆无命的感情,直到决战时重见那一刻,他还以为荆无命心里的人是林仙儿。而林仙儿也一直以为荆无命爱她,为她吃醋,她也不过是比上官金虹早明白了几秒钟而已。因此荆无命对上官金虹的感情虽然深厚,却掩饰得非常好。那么为什么上官金虹又突然觉察到荆无命有情呢?

最后林仙儿的揭发,让读者明白原来前面古龙是在故意误导,让读者认为荆无命了为林仙儿痛苦,而不会想到荆无命对上官金虹有什么特殊的感情。上官金虹察觉荆无命有了感情,恰是在荆无命与林仙儿见面之后。荆无命对林仙儿的百般勾引毫无反应,就在林仙儿就要放弃的时候,荆无命吃了一颗药,主动要求林仙儿共赴云雨。他的行为不像是被林仙儿所诱惑,而是早有预谋,反正是怎么也得跟林仙儿弄出点事给上官金虹瞧瞧,哪怕是借助药物也好。

荆无命似乎一直有试探上官金虹的欲望,比如废了手臂不肯告诉上官金虹自己右手的秘密,希望上官金虹对他好是因为他的人,而不是只是因为他有利用价值。这次故意让上官金虹误解他爱上了一个女人,就是想让上官更关注他。上官金虹果然命令荆无命杀林仙儿,荆无命却没有这样做。他不杀林仙儿,放任林仙儿去见上官金虹,其实跟他试探上官金虹的动机是一致的,他如果自己杀掉林仙儿,并没有任何意义,但如果上官金虹能代劳,就能藉此看出上官金虹对他的在乎。可惜让林仙儿见上官,是肉包子打狗,上官金虹虽然平时禁欲,却“经验丰富”,不是省油的灯,反而跟有财有貌的林仙儿勾搭在一起。在上官金虹来说,林仙儿现在有利用的价值,而荆无命也不会因为一个女人就背叛他,这样当然没有什么不妥。但荆无命就很失望,只是暂时表现得还不太强烈,因为这可能只不过是两人互相利用的一夜欢娱罢了。可是林仙儿后来出入上官金虹卧房如同家常便饭,所以荆无命在外面守夜的时候就真是气得全身发抖了。

应该说古龙在写这三人纠葛的时候故意地误导了读者,这样做最主要的原因,是要使情节的发展出人意料。也许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考虑到当时读者的接受程度,假如一开始就让读者知道荆无命对上官金虹有特殊的感情,虽然并不一定就是同性恋,但总还是很近似的,那么恐怕读者对荆无命甚至上官金虹会有偏见。

其实无论荆无命对上官金虹是什么感情,某程度上说,是中国的忠和义的观念的极端发展。古代文人常以怨妇自比,把君王比作夫君。若是君主出了什么事,以身相殉是受到赞赏的。荆无命在被上官金虹抛弃后的行为就很像弃妇,使各种心眼手段,只不过是要报复上官金虹一下,引起他的重视,以便重回上官金虹的身边。只是荆无命做得更极致。忠臣们还是有自己的私人生活的,虽然在君臣关系上以女人自居,但私人生活中还是可以做回男人的。而且忠臣之忠,是礼教的熏陶,再有就是,中国历史上的大多数时间,要进仕途、入庙堂,就只能打皇帝的这一份工,没有其它选择,春秋战国那样可以择主而侍的时代,不是人人能碰上的。其实无论比之男女也好,君臣也好,在传统礼教的范围内也就是主从关系。荆无命从得极致,不仅在于他绝对不会另投明主,也因为他对主人有超乎寻常的独占欲。但也就为了这份痴情,虽然荆无命杀人无算,古龙还是网开一面,让他虽废一臂,仍然活了下来。

(三)
在上官金虹与荆无命的关系中,无论荆无命使多少小心眼,始终上官金虹是主导。小说中,荆无命的出现,其中一个重要作用,是从侧面烘托上官金虹。上官金虹是李寻欢最强大的对手;对手是小人,不能说明主角不好,但如果对手是枭雄,还能惺惺相惜,那主角的层次也摆在那儿了:所以《三国演义》里要拉曹操来上演一出煮酒论英雄的好戏,才显得刘皇叔确实与众不同。像荆无命这样剑术出众的人,如果自己出江湖也肯定是个人物,却心甘情愿地跟随上官金虹左右,愿意为上官金虹付出一切,所要求的只不过是上官金虹对他有一点真情而已。连出场不多的上官飞,都有磊落的一面,有儿子和下属如此,可见上官金虹的魅力。

不过无论怎么侧面衬托,上官金虹本身也还得体现出枭雄本色才行。但是在影视改编作品里,这个要求看来是不太好达到。

狄龙、尔冬升和傅声版的《魔剑侠情》里,谷峰扮演的上官金虹就是小混混头目级别的。这不怪谷峰,剧本就把上官写得很猥琐,难怪荆无命在他死后拍拍屁股就走了。不过找傅声演荆无命本来就是开玩笑,所以上官与荆无命也就登对,正好一拍两散。

同样沦落成小头目的是焦恩俊版《小李飞刀》的上官金虹。金钱帮成了一个女人的工具,上官金虹也只会挑眉瞪眼,外厉内荏。所以荆无命也仿效《魔剑侠情》的前科,并且发扬光大,跟李寻欢推杯换盏,称兄道弟起来。朝堂内外成了女人的战场,李寻欢、上官金虹都只好前后跑腿,荆无命上官飞当然更成了小跟班。

1982年台湾拍了一版由卫子云主演的《小李飞刀》,上官金虹造型怪诞——小说里上官金虹年近五十,所以在影视改编作品里一般都是留胡子的中年男人形象,而此版上官金虹却无须、白发,令人想起武侠影视里常见到的白发太监,效果非常古怪。据说此版甚至能把上官金虹与荆无命步法的默契表现出来,但是从角色表来看,多了很多原著中没有的人物,再联系同是卫子云主演的陆小凤电视剧前科——此版电视剧把司空摘星改成女的,还与陆小凤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此剧还受到了台湾观众的热烈欢迎,编创与观众的口味如何可想而知——所以此版中的上官金虹和荆无命能依照原著,实在是很悬的事;据说演荆无命的演员还因此剧走红,如果是按照原著拍,该演员能走红的可能性极小,跟一位美女谈上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是走红正道。

1991年大陆拍了一版剧情和对白都非常忠实原著的《多情剑客无情剑》,但限于当时的条件,其它方面都未能尽如人意。上官金虹的剧情和对白基本都照搬原著,可是人物仍然没有枭雄的感觉,只是山大王级别。演员外形条件和化妆是重要的原因,细节的处理也很不到位。小说中强调上官对权力强烈的爱好,对其它的事情都不上心,所以他生活和工作的地方都很简陋。本剧中上官的居处世俗得很,各式家私摆设一应俱全。为了强调他对权力的爱好,竟然在墙壁上大书了“权力”二字,实在令人忍俊不禁。荆无命杀郭嵩阳后,上官金虹与之讨论是否该回去迎战李寻欢,荆无命说着说着很不服气地掉头回去要找李寻欢,这里的上官金虹本应该处理成站在原地,厉声喝住荆无命,但是实际上却变成上官追上去叫住荆无命,多了一份亲昵,却少了几分威严。

相对来说,倒是1978年无线拍的《小李飞刀》能够在形和神上比较接近原著。演上官金虹的张冲稍微有点发福,但总体上还算是能表现出上官的威严。张冲是古龙生前的酒友,又曾是古龙钦点的楚留香人选。应该说,这个人选,虽非最佳,但亦不远。不过此版中关于上官金虹与荆无命的故事还是有压缩和改编。不明白为何编剧要改了上官金虹抛弃荆无命的情节,让荆无命断臂后仍然跟着上官金虹到处转悠。既然上官没有抛弃他,荆无命仍要搞事,那就不是弃妇,而是妒妇了。

其实若是在70年代,上官金虹这个角色倒是有个比较理想的人选:乔宏。乔宏身形高大,又是将门之后,在《侠女》中出演高僧,也颇有点法相庄严的意思,演上官金虹当没有什么问题。荆无命么,虽然想不出什么合适人选,但要求也并不太高的,应该是个高瘦冷峻又有一丝软弱气质的年轻人。
37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推荐多情劍客無情劍﹙一至四﹚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