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兆武的《历史与历史学》摘录:

谢天开
2009-09-03 看过
□对历史学的若干问题反思

○通常我们所使用的“历史”一词包含有两层意思,一是指过去发生过的事件,一是指我们对过去事件的理解和叙述。
○史料或事实本身并不能自行给出一幅历史学家所悬之为鹄的历史构图。历史学家心目之中的历史乃是(或者至少应该是)一幅历史构图,而这幅图画最后是由历史学家的思维和想象所构造出来的。
○历史事件之作为事实,其本身并没有高下之别,但是历史学家作为对史实的理解和阐释则有高下之别,它是以史家本人思想与感受能力的水平为转移的。因此,对历史学的形成(即根据史料形成为一幅历史构图)而言,更具有决定因素乃是历史学家的思想和感受力,而非史料的积累。
○各种史料都是砖瓦,建立起来一座已往历史的大厦的,则有待于历史学家这位建筑师心目之中所构思的蓝图。那是他思想劳动的成果,而不是所谓的事实在他心目之中现成的反映。
□历史学两重性片论

○思想一旦出现在人类历史舞台之上,它就赋予历史以生命和生机,于是就有了文明史。思想是使人这个物种有别于其他物种的要素。
○正由于中国传统的文化几千年来一直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所以自然而然地培养成了她自高自大睥睨群伦的心态;到近代一旦面临“两千年未有之变局”——即遇到了不仅在武力上而且在文化上高出自己的对手时——她的心态就怎么也无法调整到位了。
○吉卜林(R•Kipling)诗:“东方是东方,西方是西方,它们永远也不会汇合。”
○思想和现实构成一个整体,这就是所谓的历史及其内涵。思想是历史的产物,但是它一旦形成之后就不但宣告自己的独立,而且还参与创造历史并成为历史的一部分,所以它并不仅仅 消极地、被动的单纯反映现实而已,而且积极对与着创造现实。

□历史两重性片论

○人性大致可以分为三个组成部分,即:1、自然属性,它大体上是不变的,或者至少可以说历史还太短,不足以使我们看出它有什么变化;2、社会属性,它是特定的社会条件之下形成的,社会在变,人性的这部分也因之而变;3、个性,这主要个人自身努力或者有意识地造成的。在同样的自然的和社会条件之下,各人之间的差异仍然是显著的,体现为不同思想、性格和作风。前两种组成部分是不自由、不自主、被天赋或被环境所决定的;而个性则在很大程度上是自我造就、自我规范、自我决定或自律的,是人的创造性的用武之地。
○全部的人类文明史实质上只经历了两大阶段:传统社会(前近代化社会)和近代社会。
○事实上,推动人类历史前进的,大抵要靠两种东西,一种是科学思想(思辨理性),一种是人文思想(非思辨理性)。前者是和人类物质文明的面貌紧密联系着的,后者则系于人类精神文明的面貌。但两者间并没有截然的分界线,它们是互为条件、互相制约的一个综合体。

□可能性、现实性和历史构图

○可能性是潜在,现实性是实现。构成历史学整体的是它们两者,而不仅仅是现实。
在历史研究中,如果没有穷尽一切的可能性, 我们就不能很好地理解现实性。不了解它的潜能,我们就不能很好地了解它的实现。
○历史的可能永远不止一种,否则就只有必然性而没有可能性了。
○历史的客观存在性,就包括了它一切物质上的可能性在内。作为历史主体的人,就包括他一切思想上的可能性在内。历史研究决不应只限于已经成为既成事实的东西。
○历史学应穷尽一切可能的情况,而不只局限于讨论已成为现实的情况。前者的准则是“只要不违反可能”,后者的准则是“不可逾越现实”。事实是:只有逾越现实并穷尽现实之外的一切可能,才能走向真正的认识现实。正像在几何学中对一个问题的讨论的充分展开,就必须考虑它的一切可能情况一样。
○史实本身是不变的,史家对它的解释却永远在变。这种变化也是历史学进步或不进步的标志之一。
○历史并不证明什么。如果认为它证明了什么,那就意味着把一个预先构造好的历史图像强加在历史身上。
在这种意义上,历史图像乃是、而且也只是一种拟制。
○如果说,科学家在某种意义上是自然界的立法者,那么就更有理由可以说,历史学家在更完全的意义上乃是人事世界的立法者。
6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历史与历史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历史与历史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