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是又不是的豪格

亨亨先生
2009-09-03 看过
出门时准备带本小说打发地铁时光。喔,快递打来了电话。他听说我要出门,兴奋的说,那我就在XX站等你啦!20分钟后,就塞给我了这本诗集。
首先看了看序和后记,博克曼写得很温情,对这位诗人确实饱含着热爱,和因在中国出版这本诗选的欣喜。西川写得很平静,能感觉到那么一些傲慢,或许西川眼中只有欧美的大名鼎鼎的大诗人,对这位穷乡僻壤的挪威诗人只是摆着派头说,哦,写得还可以。——你是我们中的一员。
相对而言,我比较爱读豪格后期简短的诗,若干篇什还是充满妙悟的,譬如写“不坐汽车,不坐飞机”,最后说“你不会走得比芭蕉更远。/他步行到达。”境界豁然而开。写“梦见”,“两个未烤的面团/搁在叫做‘夜’的烤箱里,/醒来时两个面团/成了金色的面团!”亦有奇思。写陶潜的那首诗很是美好。
粗略翻过一遭,便合拢于掌,闭目而思——对于豪格这般的诗人,读后的回想比阅读本身更让人愉悦。
豪格,这位和食指一样发过疯的诗人,梦想和陶潜喝酒,向陆机学诗,并说“我知道我在中国的地位很高”。但事实上,豪格很难、或者是永远也不会达到他的梦想。因为中国新诗一直都是偏于复杂、偏于玄思、偏于现实——“文以载道”,而豪格却看似与这些都无关!正如寒山、拾得在中国仅为普通之诗僧,但在欧美却奉为经典一样。
最后要说的是,像豪格这样简单、美好的诗句,可能几乎个个中国诗人读后都会自忖能写出来。但正如勃克曼在序中所言,豪格的诗中亦有复杂的纠缠、对抗,这些只有在挪威语的语境中才能觉察,而在中文中却无法显现。就像策兰诗的宗教语境亦无法在中文译本中体现。
我们只能接受一个是又不是的豪格。
这便是交流和阅读的不可能了。
各么,就这么一念间,我已经到和平门咯!
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我站着,我受得了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站着,我受得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