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大自然的情书

梦亦非
2009-09-03 看过
        
        
        8月份去上海书展上晃,事后据媒体报道,这个书展的满意度高达98%,我看八成是乱编的数据,开幕那一天我去,人不算多,十块钱门票,几大集团的场地尚可,民营的就是摆夜市似的小摊了,全场书种6万多种。我准备了一个超大的口袋和足够的人民币,准备满载而归。
        结果,满场的书在我看为都是那些最流行的新书以及只适合在小书店里打二折出卖的烂书,于是,我只买了四本书和六本过期杂志。
        这四本书中,就有梭罗的《河上一周》与《心灵漫步/角德角》两书。
        《河上一周》出版于1849年,是梭罗的第一本书,发行之初只卖出100本,剩下的全退给了他,他笑称:“我家里大约藏书900多册,其中自己著的就有700多册。”但后来这本书成了经典之著。它写的是梭罗在1839年8月的最后一天,与他的兄弟约翰一起,开始在康科城河与梅里马克河上航行度过的一周。船上他们自己动手造的小船,梭罗有自己动手的习惯,著名的《瓦尔登湖》就是写他在瓦尔登湖畔自己修造房子与过日子的过程。
        此书夹叙夹述,是《瓦尔登湖》的风格,尤其是前半本议论过多。梭罗的文论不出采,没有新意,只是一些正常的见解罢了,如果将这些议论的片断从书中删掉,会更出色。事实上他的《瓦尔登湖》让多女性朋友没法读下去,就因为前面四分之一的议论枯燥无味,阻碍了阅读的畅顺。女性朋友是很少有人乐意读那些并不有趣也并不新颖的见解的。究其实质,梭罗不是一个思考型的人,他是一个行动型的人,或者说是肉体的人,不是大脑的人。但从他开始,美国自然文学就很看重行动,所有的写作都是建立在新自观察、体验、学习的基础之上,自然文学即行动的文学。正如利奥帕德开创了自然文学中的土地伦理一样,梭罗开创了行动的风潮,他们构成美国自然文学的脑袋与身体。
        梭罗不是一个思想形的人,而是行动型的人,是大自然的儿子、也是大自然的情人。他的文章中,总是透出对大自然的一往深情,有如写给大自然的情书。他从不责怪过大自然,不管是冰雪、雷暴还是暴雨,不管是荒漠还是荆棘,他从未抱怨过。在他的书中你是找不到抱怨的,就象最痴情的情人不会抱怨自己所爱的人、最听话的儿子从不会抱怨父母。梭罗能找到在大自然中生活的最好方式,不损坏大自然、极少杀生、只取最微小的动植物果腹;他会用最简单的房子或帐篷住下来,并认识所有草木、寻找最便捷最美的行走的路径,总之,他会“对付”大自然,就像情人找到“对付”情人的温柔方式。所以在他的笔下,总是对大自然充满了最深的相信与最真的情感,让人感到他与大自然的亲密无间,他就象大自然中的一滴水浸入土地,像一枚果子挂上枝头。他认识每一种植物与动物,知道许多地名、清楚何时该歇何时该行,懂得如何与农民们打交道。他是一个博物学家、一个行动的圣人、一个极富才华的写作者、一个大自然的象征。
        梭罗与兄弟在河上航行了一周,不断地观察、深入、思考,最后在深夜回到了家乡,“此刻,夜已深,我们的小船驶入了它家乡的港湾,船身亲切地抚摸着河面上的灯芯草,发出沙沙的声音,而康科德那久违的淤泥似乎也被船的脊骨立刻认出来了。那里的菖蒲自我们出航后就不再挺立,一直保留我们的小船曾经划过的痕迹。我们兴奋地跳上岸,把船拖上来系在先前的那棵野苹果树上——树干上的痕迹更让我们备感亲切,那是春季涨水时拖曳浮动的小船的铁链磨过的伤痕。”
        如此结尾,完整而又大气漂亮。
        


        书名:《河上一周》,[美]享利·大卫·梭罗/著,宇玲/译,北方文艺出版社2009年5月第1版,26.80元
1 有用
1 没用
河上一周 河上一周 8.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河上一周的更多书评

推荐河上一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