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蒙及其不满

潜潜
2009-09-03 看过
假如存在一个准确的时间定位,现代问题必然起源于启蒙运动。即管作为现代哲学的基本概念是起源于笛卡尔军旅中的沉思。
启蒙运动摧毁了从前的价值观,教会的信仰价值、王权的忠诚价值及以往人们信奉的一切都销毁,但它给予我们的那些光辉动人的美好前景,那些激动人心的灿烂词语——永远进步的现代、自由平等的生活——却始终没有实现。在旧价值被粉碎,新价值未能确立之间,人们被自己制造出来的一切挟带进现代生活中。
人变成无处着落,作为哲学问题的现代主义便是要求为人建立一项新的价值观,现代人的所有精神价值都源于这个决定性的时刻。舍弃上帝与国王的人们,舍弃传统与权威,于是人们能凭借的只能是自己,现代哲学的立足点被康德精确地设定为“自我立法”,然而无论康德的纯粹理性,黑格尔的精神发展史,尼采的权力意志还是海德格尔的“存在”,都无法为自我立法提供一个确定无误的支撑。然后福柯的出现,使人们知道,继上帝之死后,人也死了。
也许确定无疑的立足点根本不存在,也许尼采与海德格尔都正确,他们的隐秘思想是将人的生存建立在无处立足的黑暗深渊之上,存在之下是一片虚无,这种设想不能赢取光辉的未来,却不至于落得希望的大破碎。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作为哲学问题的现代主义的更多书评

推荐作为哲学问题的现代主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