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放歌须纵酒,有书相伴才入眠——初读《日下书》

BruceDy
2009-09-02 看过
未来,女士都只须拥有一件衣服,是一种类似雨衣的透明化纤物,内置高级芯片。顾客只需先将衣服的资料下载到芯片上,就可以随意改变衣服的形状、颜色和图案了。所以未来百货商店也无须悬挂样品了,只需像下载mp3一样立一台终端,消费就可以自动完成了。   

这种幻想听起来很好,人类对自然的消耗可以减少了,但社会的功能将不可避免的走向退化。在后消费时代,作为消费主力的女士只需按下按钮就可以感到满足衣之所好了,那事关设计、剪裁、加工、装饰、广告、销售到清洗、保养、修补等行业将面临严重缩水,手工和个性化均变成科学均一化,偶然性创造性变得微乎其微。试问,当女人的衣柜满了,由只差一件变成只剩一件,那么男士还需要干些什么呢?

长声先生的《日下书》,写在纸媒体四面楚歌、出版业面临大崩溃的前景下,带你背着小铲子,在出版业的后花园里闲庭信步,东挖一下历史,西缀一点花边,闲而不散,从写书-出书-卖书-买书-读书各个环节,勾画了日本出版业的千生百态。拜读之后,叫人大呼过瘾!

出版业是一个又古老又新鲜的产业,个中的可爱、可悲与可叹之处,不是外人能得知的,所以打开《日下书》仿佛打开一扇小窗,让我们窥见邻居那充满智慧与矛盾的出版业。

说作家,有如天际群星,有人如流星一闪,又有人名垂后世,当一随笔家听到吉川英治逝世的消息,感到“整个东京都为之褪色”,令人动容。
说出版社,缔造了出版神话讲谈社、角川书店及新兴的幻东舍,其创业者毫无例外地都富有个性,极具智慧、气魄与耐力。说编辑,薪水之高让人咋舌,一本书能否有好的选题,都在于编辑是否拥有伯乐之眼和破釜沉舟的气魄。编辑又是扼杀新人的杀手,一些作品被一些不识货的编辑退稿,出名后编辑难逃厄运。有人把编辑的退稿信,“很遗憾...您的稿件由于...不能出版”,一气之下整理出版,书名《很遗憾》,竟然大卖!
说书评家嚼纸团,处于模棱两可的地位。如书评家佐高信的辛辣书评。他批评《失乐园》作者渡边纯一就会创作的中年婚外恋故事,都是些满足那些蠢蠢欲动,又碍于家庭社会规则的中年人“纸上性交”的欲望的“卫生纸小说”,千万不要让这种“下半身作家”谈论社会问题。辛辣至极!
说漫画家,困身于合约,从边缘走到中心,像蚂蚁一样构建漫画文化。《少年跳跃》整整影响了几代人。
作家、出版家、编辑、装祯设计者、翻译、校订,各有各的苦恼。就仿佛一个人生的缩影,让人的心情不自觉徘徊在“创神话”的羡慕和“嫁错郎”的同情之间。

这本书还是一个丰富的资料库。从中我们了解到:当作家困于稿费太少,还可以用演讲、对谈、座谈等去补充收入;杂志依靠广告可以一本不卖仍然赚钱;何为文库本、新书、全集;“芥川赏”和“直木赏”的来历和现状是怎样的...凡书之种种,书事之种种,作家均由浅入深,一针见血。即便带着新奇之感走马观花,也不得不萌发深刻之情、借鉴之心。比如,日本出版人独特的思维方式、角川打破传统的商道、“时尚化”“畅销化”制造、利用媒介创造乘数效应和定价制度等等,都对我国出版业,包括其他行业提供很好的借鉴。当然,本书编辑存在一些瑕疵,比如一些主题分得太细,显得很散,重复的地方也很多。知日派的长声文风带着浓浓的风趣者娓娓道来,花边有趣,文短精美,有读董桥《故事》之感,看着舒服,叫人狠想把李长声的书都收入囊中。

关于书的书,读了之后,愈发爱书,就好像沾染毒品,让人欲罢不能。“买书有什么用?竟买没用的书。”国人总是如此抱怨,却不似日本人开怀,只要爬满符号的东西都忍不住想读上一番。就好比各行业,个中的甜美与苦涩只有圈中之人最了解了。女人常常嚷嚷衣柜永远都少一件衣服,男人的书架为何不能吵闹一番:俺还缺一本呢。小时候,省下零食的钱等着买下一卷的《圣斗士》和《七龙珠》;现在收入高了却困于事务之中,时间难得,难免感叹“买书如山倒,读书如抽丝”。但每天拿着沉甸甸、带着油墨香气的大书小书,拥着漂亮的书兄书妹,连睡觉都踏实啊。于是乎,借杜先生的诗调侃一下:白日放歌须纵酒,有书相伴才入眠!
2 有用
0 没用
日下书 日下书 7.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日下书的更多书评

推荐日下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