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尼玛晒到穷波时

如是奉星
2009-09-02 看过
《康巴》这书折磨我两星期了,就不想评,一评就傻。原本暗自想把这丑留给别人出,但又怕挡了各位读友眼福,只好露怯。如今这年月,老书虫不少,新鲜叶子不多。这书,是一肥枝儿!

别拿语言,结构,节奏这些写作技巧说话,一说就显得你浅。在一个人丰厚的让人眼红的生活阅历之前,那些简直就是用来遮丑的东西,有如一个读万卷书的人在行万里路的人面前哑口无言,前者成为一个没长着穿旗袍的腰肢,只好弄件LV来压压份量的女人。有如把布拉德.彼特跟安东尼霍普金斯相比,相貌和气质,不是一回事。此书,是一个天生性感的故事坯子。

跨越康巴三代人,不同宗教,不同地位,不同家族的的故事,一部交响乐,一部史诗的骨骼。虽然演奏员的技巧有欠成熟,却挡不住主旋律的旷野。此书有自己的灵魂命运,不是作者能主载的,它只是借助一个有缘人,而浮出水面,在这样一个流行《藏地密码》轻音乐的小文时代,在只有《藏地孤旅》爵士乐演奏的一种情绪之中,它带着天地的心跳,势不可挡地覆盖过来。而偏偏挑选了一个没登台经验的,没见过聚光灯,没听过掌声的,流浪多年的一个老文青 - 藏族作者达真。比起《尘埃落定》的阿来,他显然多了几分原始,少了些许成熟。就这么一个作者,写出了掘墓者的快乐,摒除了考古学家的严谨。

一本书跟一只水桶不同,最长的一块板子往往成为它的卖点,因而读者不去计较最短的那块板子所盛放的容量,这本书最长的一块板子就是“土色”。康巴那块永远不变的,承载各种色彩的大地,它的味道也许浸染了藏族的酥油,穆斯林的羊排,天主教神甫的咖啡,然而它依然有一种雪山的清澈冷浚,这种雪山的味道从每一页翻看的纸面上散发开来,春天它是溪流,冬天它是寒风,从头到尾,它是康巴濯濯的生命。

书中让这块土地上的男人更象男人,女人更象女人,生活更象生活。让家族的兴衰都成为故事,让战争的惨烈都成为回忆,让每一个有缘份的读者都知道:命运是应该如何臣服和尊敬的,文化是如何宽容和传成的,而每一个在其中的生命又是如何从生到生,从忆到忆。

第一次读史诗类作品是在小学,看凌力的《星星草》,哭得鼻涕过河,没想到几页爱情对话的字数也能写成千军万马的全军覆没。第二本是初中读《百年孤独》,头晕恶心,因为瘟疫因为昏暗因为绝望,一个年代厚重的忧愁让我一个小孩喘不过气。从此,我知道作者的功力来自他心里的承受能力,他的见识,而不仅仅是智慧和技巧。这是一个行万里路的作者,当做到城市酒吧里听大家神侃时,也许木纳呆滞,谁知他心中万马奔腾,万树繁花呢?

看看吧,很久中国文人都写不出来这种东西了。读书是一次又一次的超越,当你迈过《尘埃落定》的门槛后,走上《空山》的台阶,抬头遇到《康巴》时,那些跟藏区有缘的读者会微笑起来,那是一种“尼玛晒到穷波”(太阳晒屁股)的满足,你知道不用着急了,他们的日子好着咧。
5 有用
0 没用
康巴 康巴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康巴的更多书评

推荐康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