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大

三零
2009-09-01 看过
莫大先生应该是个有故事的人。

    书中莫大一共出场七次,第一次在衡阳城里削断七只茶杯,第二次在衡阳城外的山谷
里,杀了费彬;第三次在汉水畔的酒馆里,告诉令狐冲任盈盈的下落;第四次在少林寺,
任我行和方证、左冷禅一场恶斗,莫大只是没说话;第五次在嵩山封禅台,五岳并派,先
是被左冷禅咄咄之语所迫,后被岳灵珊汹汹之剑所慑,终被圆石所伤,一口鲜血吐在台上
,说了句,“将门虎女,果然不凡”;第六次在华山思过崖山洞,“白发萧然,呆呆的望
着石壁”;最后一次在杭州孤山梅庄,奏了一曲《凤求凰》,“但凄清苍凉之意终究不改
”,“琴声渐渐远去,到后来曲未终而琴声已不可闻。”

    第二次出场时,刘正风说,(莫大先生)奏琴往而不复,曲调又是尽量往哀伤的路上
走。好诗好词讲究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好曲子何尝不是如此?我一听到他的胡琴,就想
避而远之。话是说的对的,不过似乎只看到了结果,没有看到原因。想来莫大先生“有老
父、老母在堂”,大抵应是孝顺的,然无子无女,颇让人奇怪。刘三爷有房有地,有儿有
女,还有一帮极重忠义的弟子,莫大先生却总是一副形单影只的模样。怪不得左冷禅会说
南岳衡山已是名存实亡,莫大一人不足为虑。

    汉水旁的酒馆中,莫大先生说,“我莫大如年轻二十岁,教我晚晚陪着这许多姑娘,
要像你这般守身如玉,那就办不到”。二十年岁月,一语略过,最终只是“形貌落拓,衣
饰寒酸,哪里像是一位威震江湖的一派掌门?偶尔眼光一扫,锋锐如刀,但这霸悍之色一
露即隐,又成为一个久困风尘的潦倒汉子”。二十年前的莫大先生是何情状呢?无从想象
。或许风流倜傥,少年得志,如令狐冲;而后惨遭大变,乾坤不复,如林平之;只是令狐
冲是个异数,莫大先生想必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天上掉下个任盈盈,甚至在这一场大变中
失去了某些重要的人,也许自此心灰意冷,落拓江湖。但这只是想象,莫大先生什么都没
有说,只是在令狐冲离去之时,对着如水月光悠悠的拿起他那“琴身深黄,久经年月”的
胡琴,“琴声渐趋低沉,静夜听来,甚是凄清。”“天下男子,十九薄幸”,这句话是他
说的;“有多少风流,就有多少罪孽”,这句话也是他说的。至少我觉得能说出这些话的
人,肯定有着不平凡的经历,只是莫大先生似乎已经习惯于沉默,一遍又一遍的拉着他的
胡琴,咿咿呀呀,潇湘夜雨。

    嵩山封禅台是一个见证了政治和野心的地方,莫大先生一口血喷出来,满是愤慨和无
奈。相比于左冷禅岳不群这些角色,他自然是远远不如,处处受制。见到衡山最为精妙的
“一招包一路”的“衡山五神剑”,也只好不胫而走;也难怪他会在思过崖的山洞中“呆
呆的望着石壁”了。这时的莫大,较之以前应更是心灰意冷,“白发萧然”,大抵是一个
枯槁老人了。

    还有那半曲《凤求凰》。

    莫大于心死亦喑,潇湘夜雨自深沉。
29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笑傲江湖(全四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笑傲江湖(全四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