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也没说—读思维的乐趣有感

sneakers
2009-09-01 看过
记得大学时,一同学曾说我讲话有个坏毛病,通常会先对话题发表一个观点,然后又会否定自己的看法。总是说事情是如此如此的,但也有这样这样的,结果等于啥也没说。

    从正面看,是全面、理智,不一棒子打死;或者是谨慎,不把话说死,留有余地。从负面看,是没主见,或是说不敢发表自己的观点,害怕说错,因为大学里扯淡,如果说错点,就会被群起而攻之,最后常常就以吵架、人身攻击而结束。大学里跟同学扯淡,我通常是因为后一种,书读得少,没啥见识,也就没啥观点,当然也是怕说错而被侮辱。

    这么写好象又从两个截然相反的方面说了一遍,不好不坏,等于啥也没说。

    扯了些闲淡,回到想掰的。我们从小被教育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大部分人也务实的很,寒窗苦读,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罗素认为,幸福有两种,一类是对所有的人都敞开胸怀,另一类幸福则对能读会写的人情有独钟。人人都能获得像掘井工那种通过足够的劳作和对石块这类并非不可逾越的障碍的征服而得到的幸福感,而知识、思维的乐趣却只是属于知识分子的。中学时代的我们,却像是些能读会写的掘井工,一直在从应试的劳作和对考试的征服中来寻找快感。少了些真正爱知识、爱智慧的快乐。

    从古到今,我们的教育氛围都是很务实的。古人的“学而优则仕“,“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到现在,寒窗苦读过高考独木桥,上大学,有条件再读个研,然后找个好工作。社会给了我们很明确的说法,唯有上大学才是王道,高学历等于好工作,搞得好像万般皆下品,唯有“学历“高。完全忽略了读书的目的,我倒希望社会啥也没说。记得大学一位老师曾经对我们说,有空多读读闲书,读书不要太务实,多点务虚。

    把这怪罪于社会环境,貌似有点拉不出屎,怪地球没万有引力,但也不能否认社会导向的作用,指挥着人们不择手段、不计后果地向它前进。中学时我们每天面对的都是要高考的课本、习题之类,甚至还有老师会趁做广播体操期间,检查学生的抽屉,没收偷偷看的闲书。我偶尔看过的一次闲书,忘了是啥书了,虽侥幸躲过了老师的检查,但也把我吓得够呛,从此也不太敢看闲书。

    教育至少应该让人感受到些真正思维的乐趣,而不是如掘井工般的乐趣而已,读王小波的书确实有这种乐趣。
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王小波全集(第一卷 杂文)的更多书评

推荐王小波全集(第一卷 杂文)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