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终结

mado1983
2009-09-01 看过
开始工作以后,我基本就不太写带有议论性质的文章了。从前我谈论过选择、尊重、理解、宽容等等,如果按流行的话说,大概算是关注公共领域的知识分子(?),但有趣的是,当时的我,只顶戴着一个非常非常单纯的头衔——学生;实际上并没有参与多少公共事务,对政治和国际形势也一知半解,仅仅凭借一股愤然之气——去剖析抨击。虽然不愿承认,但我确实是有过一段时间强烈认为自己足可以成为一个上进勤奋的留学生代表,渴望在日益堕落的城市和日益堕落的时代里给予旁人振聋发聩的警示的。

去年11月我找到了工作,如果你经常读我的blog,就会知道我是在一家银行工作,专门负责审查申请贷款的客户。当然,同时还有许多其他的杂务要处理,但这个部门这个位置,无疑是很容易接近一些真相的。我曾经和父母朋友们笑谈,到我老得快死已无所谓一切的时候,我要把这些都写下来,留给有兴趣的人去阅读;可现在我不想,我不知道说出些什么会得罪什么人,银行可是有保密条例的。

以上的话不是要吊起谁的好奇心,也不是要用什么晦涩隐秘的方法提示什么黑幕之类,我只是,在经过这样一段时间以后,渐渐变得懒怠而不愿讲什么大道理不愿说教了。我始终认为自己不是一个非常正直诚实的人,从很多年前开始我就学会了献献小殷勤拍拍小马屁,我会适时地说谎,巧妙地推卸责任,也不欠缺见风使舵、左右逢源的技巧,还有这些年在法国的生活,更教会了我忍耐——被怠慢要忍,被轻视要忍,被侮辱更要忍;这种种的生存之道,让我在进入社会之初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阵痛期。这真是一份很难得的生活的馈赠,我喜爱我的工作,喜欢我的同事,我觉得没有什么不满意的了。

但有时候,我还是会想到,我似乎渐从行为生活转入默观生活了呢(按照汉娜·阿伦特的哲学论述,前者以公众事务为关怀,后者则投注于私己的精神领域)。我每天都看新闻(我现在看电视基本也就是看新闻和科教节目),也总会有新闻事件感触我的心灵,那种时候会有“把它们写下来吧”这样的冲动,可是手指一搁上键盘,txt文档打开一片雪白,我的头脑也变得一片空白了。先是觉得没有立场,后来是觉得没有亮点,最后归结于没有意义。

这,有什么意义呢,屏幕上报纸上街道上那么多批评家评论家知识分子爱国青年在唇枪舌剑你来我往好不热闹,该说的话都让他们说光了,该请出来体会的小情小绪也都无一遗漏地从犄角旮旯里被挖掘出来发人深省过了,剩余下的就是被反覆咀嚼榨干精华后的懒怠疲惫。一念及此,我便倦倦地不想再说什么了。

倒不如写写自己的想法和心事。因为大脑沟回的转折与荷尔蒙分泌的不同造成独一无二的个体,永远不会和别人重合;私人经历、私人感受、私人哀伤,从被社会裹挟的层壳里剥离出透明的易脆的自己,是一种痛并快乐的感受,无限接近自我,便无限偏离自我。如你不信,可像我这样开始解读自己——从笃定坚强冷静的选择,坚信一切都是值得;到渐渐怀疑和落入哀凄;到否定和近乎偏持的记忆重现,而今天,我几乎要不认识自己了:那个写下过许多文章的人是自己么,那个经历过前十年遭遇的人是自己么,那个内心温暖又冰冷开朗又残忍的人是自己么,是么是么是么。。。。

《我执》的序言,“星辰也有忧郁的影子”,说的便是这个吧。公共知识分子梁文道左右互搏,一边写《常识》,一边写《我执》,也是觉得困惑和分裂么,也是厌弃了在某一领域日复一日的说教形象吧;来直言不讳,来自我剖析,血淋淋通透透,磨刀霍霍向自己,也未尝不是一种舍身饲鹰的涅盘之路啊。


后记:嗯哼,写着写着,竟然和《我执》联系上了。《常识》已经买了但没有看,《我执》却是看过了一遍现在在看第二遍,读《我执》常有突然恍惚的时候,某个句子或某个词,甚至某种潜伏在字里行间的语气像利剑一样长驱直入直捣黄龙,硬生生逼得我没有还手之力,可那种感动啊,却是如此难以捉摸无以言表的,就算我立刻从床上跳起来趴到电脑前也来不及,txt文档打开,话语就像雪片一样即刻消融了。而这种无力的感觉,最后总是以最深沉的疲惫为终结。
64 有用
8 没用
我执 我执 8.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1条

查看全部31条回复·打开App

我执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执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