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妖眼看西游》

周真人
2009-09-01 看过
       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看见了穆仙人那张熟悉的脸,除了让我请吃宵夜以外,他还自称他看西游记看出门道来了,于是我一边看着他把羊肉串塞到嘴里一边听着他谈西游记。如果不算上粘在他嘴边孜然的影响,我当时很欣赏他的见解,确确实实是与众不同。不知道是大快朵颐后的舒适感还是找到知音般喜悦,得意兴奋之情溢于他的言表。
    这时我提出你可以出一本书,专门讲你眼中的西游记,他说一是忙,二是他觉得结构还不完整。那个时候他还在南方的某知名广告公司当策划和设计,和所有傲世的年轻人一样他觉得自己的才能和努力与所得不成正比。也正因为工作的繁忙,他也没有时间把对西游记的观念付诸于稿纸。而我也只是每每在一年难得的几次相聚中听他高谈阔论他的新观点,哪怕有时我也不想听。
    当我拿到生平第一份工资的时候得知了穆仙人去了北京的消息,我很感慨于他的魄力,但心中也暗暗在想难道他在原来的地方得罪什么重要的人或者闯了什么大祸混不下去了?因为我总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摩他的。听说新工作很轻松,还有不要钱的好茶喝,于是自然有时间去考虑书的事情。他是一个掖不住的人,也许是需要朋友们的鼓励,他写过的初稿总是最快地发到了我的电脑硬盘里。他所谓的西游体系我是不关心的,我只想看看个案,看看他到底有多少光怪陆离的想法。
    我没有失望,他每一篇都有新意,都打破了常规思维,从猪八戒被同性恋包养的不堪过往到西海龙王才是“唐僧肉谣言”的制造者,这些看似荒诞不经的怪论却被他心细如发地一一推理出来了,而且还是那么的“证据确凿”。一年以后,他进入了文艺界(就当他进入了),书稿的雏形慢慢也出来了,终于有一天我拿到了最初稿,如果说最后的成书是王志文,那么最初稿就是刘欢,他恣意纵情于他自以为是的比喻和调侃,全然不顾受众的忍耐力。我跟很多最初读者一样,提出了文字有点拖沓,他怀着一颗爸爸打儿子的不忍的心开始了删改。但书中的配图我认为绝对会成为亮点,不愧为多年从画的人,他的手工和绘图是很有些趣味的,也许他说得确实很绕,还是图片来得直观些。
   《西游记》这本书想写出点什么新意来是很不容易的,几乎全国人民都知道西游的故事,这就要感谢各种影视作品和小人书,但也正因为此大多数人并没有去看《西游记》的原书。没看过三国,不敢说自己懂三国;没看过红楼梦,不敢说自己懂红楼;但没看过西游记却说自己懂西游的却大有人在,小孩子都知道唱“猴哥猴哥你真了不得”,看过西游记的人也常把该书当成闲书,妖魔鬼怪哈哈一笑之后再没花心思去思考这本书。诚如所有的文学经典被搬上荧屏一样,西游记的很多故事和大量细节被忽略了,以至于穆仙人提出一些论点的证据时多数人都柔石般前额亮亮的,瞪大了眼睛抗议道:“会这样么?——不至于此罢”,当然,把原书拿出来一翻就不得不承认了。穆仙人的书解答了西游中诸多难题,且不管你同意不同意他的观点,这本书都肯定会让你把西游记从书架上拿下来当字典一般地翻来看。
    穆仙人感慨《西游记》是一本被低估的阴谋论小说,但我更担心他的《妖眼看西游》被低估。由于论点和文字有趣得近似于恶搞,一些长着“法眼”的人自然是要嗤之以鼻的,再加上他所论证的故事是虚构的,难免有人会说他推理出的东西荒唐。但不管怎么说这是一本让我们眼前一亮的书,带给我们的是“大胆推理,小心求证”,是从蛛丝马迹中找到事情的真相,是广泛联系演绎推理。与市面上大多数“煮酒论XX”、“大话XXX”、“XX那些事儿”之类的再开发不同,《妖眼看西游》所有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没有离开《西游记》,这可以说是久违地对经典的真正敬礼。
    说穆是仙人,时日已然颇长了,这在开始并不是什么褒奖的称呼,因为他总是时不时搞一个动作,引你不得不侧目。不想随着他日益地闯出了点名堂,“仙人”也跟着快转正了,但从目前来看,他还不过是一个近于妖人的散仙,吃个米粉也会被辣椒呛得直打喷嚏。出版社取的这个名字是真好,但要注意的是这个“妖眼”不是《西游记》中妖怪的眼睛,而是书作者的。
5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妖眼看西游的更多书评

推荐妖眼看西游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