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之外,又有”西游”(转)

[已注销]
2009-08-31 看过
——李冉

佛祖拈花,唯有迦叶微笑。佛祖便将金色菠萝花交给他,并说,我有正法,可用以心印心之法传授于你。今日穆先生著书,也恰似这番境界,若无这一点灵机妙悟,怕也无此一番文字了。

说起四大名著,各个笔头生辉,仿佛只有《西游记》黯然见拙。红学的研究,自是不必赘言,早已赫赫扬扬,枝繁叶茂,百载有余;为一部《水浒》击节叹赏的人,也大有人在,从那个砍头的金圣叹始,到后来流浪的奇女子三毛。几百年的光景,大大小小的才子佳人,皆对之宠爱有加;而《三国》智计百出,神鬼莫测,早就一扫万千,众人皆心悦诚服。

唯有的猴子寂寞。盖因神鬼故事,常流行于童稚幼子,成年人心智早开,或常不留恋于此。虽有“吴作”,“非吴作“的争论,又有“朱本”“杨本”的考据,但慧心慧眼独辟境界者,并不多见。幸好,此番,穆先生独破藩篱,另创一番天地,在繁冗的篇章里,抽丝剥茧,找出那一番大阴谋的蛛丝马迹来给人看。这番寻觅,确有使人意想不到的好。

第一好,便是好在它的妙思——“四案一史” 。

“猴逆案”、“泾河龙案” 、“僧肉案”,“乌巢诗案”并不大惹人注意,但确是原书中的文眼。猴子不怕天不怕地,那种对一切都反叛的精神,常常寄托了世人的理想。世人常常只顾着忙着为猴子喝彩,对背后的深意,反倒忘却。所以,东天教主和太上老君阴谋计划,统统瞒过世人,被一个“须菩提祖师”一忽悠,便统统须不提了。然后,又有斩龙一案。世间众神千千万万,水里的龙王是万万千千,谁还注意一条非著名河流里的小龙?可怜,那条龙是被众神算计了;又说唐僧肉好,惹得妖怪们群情激奋,一时纷扰;乌巢禅师是什么来头?为什么对前方的路了若指掌?他口中的偈子,又为何戛然而止?四大迷案纠缠联结,仿佛真是藏着某种惊天阴谋。

取经十四年,九九八十一难,做成一部西游编年史,也煞是好看。每一年,每一难,又细到每个妖怪的来历出身和花招伎俩,颇见作者的一番苦心。当初,我们曾天真的以为,师徒四人的旅程日日都是惊险刺激。谁想到,悟空也会摩拳擦掌、欢喜无限的从钢牙缝儿里蹦出一句:买卖来了。原来寂寞也是取经路上的磨难。记得86版的电视连续剧《西游记》,不过区区25难而已。而编剧慎选的,只是惊险刺激的部分。虽然可给人深刻印象,但《西游记》这部小说的本来面目,反不真切了。小说本身的故事线索本是清晰的,但其间错漏百出,前后不一致的部分也确是不少。穆先生将之细心梳理后,九九百十一难便面目清晰,那是上天给悟空们的试练,也是带有阴谋色彩的戏弄。

“四案一史”的细密梳理,让人领略了细细领略了《西游记》的故事本身,也找出了它的问题。在《山僧庾词》中,作者细细分析了这一问题。

第二好,便是细细道来《西游记》一书的成长。

《山僧庾词》这一部分,可说是书中精华中的精华。穆氏从“乌巢诗案”为发端,反复推敲,以小说创作规律为基轴,在杂乱的故事里寻找线索。“前七回”精妙,“中六回”混乱,“后八十七回”拖沓重复,而且“后八十七回”中有很多故事好像是为了凑数而插补进去的……在四十几个故事中,有的写的文字很好,有的却文字一塌糊涂,有的故事创意很好,但有的却既拖沓又重复,甚至是将之前的几个故事拼拼凑凑而已!倘若百回本《西游记》出于一人之手,又怎会有这样的问题出现?然后,他又跳开故事,论到了版本方面的问题:

“万历间人多好改革古书,人心之邪,风气之变,自此而始。”(《日知录》十八)

最后,基于故事的特点和史实,对照多种版本后,穆氏大胆推断,《西游》的很大一部分,“定为后人伪作”。此前,每读《西游记》,常常觉得后半部分的故事,远不如前半部精彩。故事雷同不说,语言也时而高雅,时而粗鄙,让人为之蹙眉。穆先生这一论断,真让人有豁然开朗之感。

第三好,便是古典风骨。

一部作品所流露出的风骨,总是跟他的文字息息相关的。穆先生的文字,颇富古典的美妙,。诸如,“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杳杳天低鹘没处,青山一发是中原”一等佳句,俯首皆是。又比如天际远雷、子虚劫、山僧廋词,虽是回目,却也得古典三味。行文中的细小处常爱用旧式词语和对仗修辞,更是渗透出丝丝古典美的气息。

妙的是,穆氏爱用古典,却亦庄亦谐,绝不古板晦涩。岂知乘槎天女侧,独倚云机看织纱”,读者刚刚沉迷于此诗的高妙,又有对八戒的嘲弄;——“安得世间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令人为之喷饭。文中,各色诗词典故,信手拈来,交映生辉。穆氏古典文学功底,可见一斑。

第四好,便是现代式的调侃。

现在这个时代,或许是浮躁的时代。正襟危坐的论道,或是愤世嫉俗的言论,常为世人不喜,调侃常常大行其道。穆氏在长篇大论之中,将近代现代的油诗和流行歌曲,皆奉行拿来主义,大胆采用,狠命调侃。对八戒、猴子、唐僧、玉帝、佛祖,以及天庭的众神,一个不漏的调侃了一番。情感方面是:才见“姐儿生的漂漂,两个奶儿生的翘翘”挑逗,又是陈淑桦的“半冷半暖秋天”的猛抒情。身份方面:李长庚是“鸽派”,托塔天王是“鹰派”。史实的引用也不忘搞笑,如,北宋的宋太祖晚生了几百年,忘记来告诉他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大禹治水时,那根缩向海底的神针,也是让人捧腹。

看起来,此等文字,绝少深刻,但却于洋洋洒洒之中,长篇大论之外,有顿悟,有妙趣,情致妩媚,繁花似锦,与世人相亲。读穆氏之《西游》,忽然让我们早已熟悉的《西游记》变了脸孔,竟是另一副新鲜有趣,又有点诡异的面貌。

洞天之外,原来还有洞天,《西游》之外,又有“西游”。
8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妖眼看西游的更多书评

推荐妖眼看西游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