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餐后吃水果”之研究方法

我非衣
2009-08-31 看过
http://hi.baidu.com/书评天下


中国论文不少,文抄公也不少。学年论文、毕业论文、每期中心期刊的文章,乃至一部门、一系统之政研参考,都可称得上论文。然而从现实看来,写得好的不多,写得出彩的更少,同样是这些内容,开始时谦虚点或者心虚点,叫“浅谈”、叫“初探”,过了一段时间再拿出来结合结合时事动态,便叫“刍议”、叫“再议”。刍者,咽下去再吐出来,貌似连炒冷饭都不如。当然,这也怨不得写者,当论文被绩效化时,写不写也就成了态度问题,写得好写得不好才算能力问题。笔者自问,态度很好,文抄也不少。于是乎为进一步加强论文能力之锻炼,笔者便将《论法学研究方法》作为了自己的“敲门砖”。
《论法学研究方法》的作者陈瑞华是北大法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领域本在刑事诉讼,此时跳出三界外来讲法学研究方法这一方法论问题多半也是为人师者传道授业的本性,按陈的自述是希望“那些有志于法学研究的人士,可以吸取经验、总结教训、避开笔者走过的弯路,从而发挥自己学术上的后发优势”,而换种说法就是“请你踩在我的肩膀上”。多少还是令人钦佩的。虽然作者在文中所取的案例多半是刑事诉讼的内容,然而剥离法学二字,研究方法也大抵放诸四海而皆准。
国人行文讲究有破有立,破而后立。在书中开头,作者就先破了两种简单的研究方法,其一是教科书体例的研究、其二是规范法学。什么是教科书体例的研究?为免看官掉入法学专业研究之书袋,也为了证明笔者所说“放诸四海而皆准”的言论,以下举例,均以“餐后吃水果”为研究对象来进行转述了。按教科书体例的研究方式,本人对“餐后吃水果”进行如下论述:一是有人认为应该餐前吃水果,因为这样会如何如何好,二是有人认为应该餐后吃水果,因为这样会如何如何有益,三是有人认为餐前餐后吃水果无所谓,因为吃到胃里总会有个消化时间,四是总结,综上所述,本人认为以上观点均有可取之处。完了。真的完了。一个事物总有左中右、上中下多个面,当我们习惯于把现有的理论、概念、制度总结出来再稍加分析的时候,我们已经失去了对前沿理论问题的关注。
而所谓规范法学,则可细分为对策法学和法解释学,前者“研究法律制度的制定、修改和完善,从而为立法或司法改革作出贡献”,后者则是“对法律规则的立法原意和立法宗旨进行解释,以保证法律制度得到较好的实施”。简而言之,前者关心的是餐后吃水果应该怎么吃,而后者则关心餐后为什么要吃水果。餐后吃水果,最好是削皮吃,而餐后为什么要吃水果呢,因为这样有助于补充维生素。然而规范法学却存在这样的问题,它总是“关注于法律条文的制定、改进、实施,忽略了法律作为一种社会现象的复杂性,它过分强调解决法制问题,却忽略了对社会科学的核心问题——因果关系的分析”。换言之,“餐后吃水果”这一命题至少涉及到个人、用餐以及水果三个方面,而当我们聚焦于水果时,却很容易忽略到人为什么要补充维生素、人需要多少维生素,以及受到用餐影响,我们什么时候吃水果、吃什么水果等问题。当然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对以上两种范式论文并不是全然否定的,每种方法都各有可取之处,正如谁又敢说告诉人们怎么吃水果不是件有意义的事情呢?
破而后立。那什么方法才是作者心目中理想的研究方法呢?“法学不是孤立存在的,它处于社会有机体之中……涉及整个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以及其他一系列社会因素”,因此,作者提出“引入社会科学研究方法”来研究法学问题。于是乎我们似乎将陷入另一个书袋当中。然而当我们对作者引入社会科学研究方法的判断前提进行细究时,我们就不难发现,所谓的社会科学方法的引入可以用“建模”二字来概括。
存在就是合理的吗?作者关于黑格尔这一经典语句的解读恰好可以成为“建模”的最佳诠释:“存在的东西都有它发生的原因和存在的背景,它能一直存在,就说明它能够发挥某种特定的社会功能,而如果一个制度或一种现象存在的根据和理由没有了,它本身也就失去存在的依据了。”正如我们常说小岗村的农民进行土地承包到户的改革,不是哪个政治家一拍脑袋就能决定的,恰恰相反,政治家们最大的贡献就在于顺应这种历史潮流。因此,要想论证一个观点、理论是否正确时,我们应该将其所处的环境进行概括和抽象,形成理想模型,而通过对变量的分析来进行阐述。让我们最后一次论述关于“餐后吃水果”这一命题吧。用建模的方式,我们大致可以提取人、水果、用餐三个变量,对于人与水果而言,人需要补充维生素,而水果富含维生素,但是人们需要多少维生素、维生素的补充是否有其他途径?而对于水果和用餐而言,它们同样盘踞着我们的胃,它们的辩证关系又是什么?——至少显而易见,午餐吃得太饱,是吃不下水果的。以此来分析,餐后吃水果所得出的理论或许已经不再是吃或者不吃,吃多少或者怎么吃,而更为宏观的是,“人,该怎样合理搭配自己的饮食”。这就是理论的升华。
好吧,让我们忘掉该死的“餐后吃水果”的研究方法吧。当我们痛心于现实的学术腐败时,在这本号称研究方法论的书里,某种方法论的优劣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因为这本书里最重要的观念,陈老师已经告诉你了,当你决定真真正正写一篇好论文时,请记住:问题虽然是一切科学研究的逻辑起点,但更重要的是从经验事实中提炼出理论。当我们怀着 “在从经验到理论的道路上,完成那惊心动魄的跳跃”的理想时,论文也不再只是牛胃里的草。
12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论法学研究方法的更多书评

推荐论法学研究方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