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新世界――《新的企业模式:创造没有贫困的世界》

稻草人
2009-08-31 看过
阅读《穷人的诚信-第二代格莱珉银行的故事》时,他们人性化的、丰富多样的贷款方式让我大开眼界。他们根据实际情况,在改进和完善原有小额贷款的机制的基础上,灵活而有创意地开发出更多的服务来拓展小额贷款,让我颇受启发。
而在这本书中,我又见到格莱珉的活力和创造力:除了针对个人的银行小额贷款服务,他们还将贷款服务领域拓展到了为农业、渔业、手工艺、能源、教育、纺织、IT、商业、电器、医疗健康等其他行业。

但不论格莱珉集团(我觉得已经不是一般意义的上银行了)做什么,目的只有一个:帮助贫困人群。
而这些,都是围绕着尤努斯教授在《新的企业模式:创造没有贫困的世界》书中提到的工作理念:社会企业。

尤努斯教冷静地分析了政府和NGO在消除贫困中的作用,尽管政府和NGO作用巨大,这个世界需要政府和NGO,但光靠他们还是不行(特别是NGO自己也高度依赖外界,这点我后面再谈),需要商业这一块的介入。
商业介入方面尤努斯谈到了现在很热的企业社会责任,他分析并指出,对于有的企业来说,履行所谓的企业社会责任不过是用来美化自己的借口,实际上有的公司不过利用这个来为自己赚更多的钱;有的企业主是想认真履行企业社会责任,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传统观念中一个企业的宗旨就是为投资商、股民去赢得更多的利润。这是底线。而当有时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创造利润发生冲突时,企业社会责任自然要被抛弃掉。所以,在现有的企业宗旨前提下,不能指望实现企业社会责任来解决贫困问题,因为企业存在的根本目的不是为了解决社会问题。

走笔至此,尤努斯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传统的资本主义并不完整。分析了传统的资本主义的弊端后,为了让市场能发挥更好的作用,尤努斯提出了社会企业这样一个概念以补充和完善市场经济。

他提出社会企业有两种:
一种是不赢利的企业,这类企业是现在存在的,即专门为有的人提供一些服务,而不是为了赢利。这类企业主创建这类企业的目的就是为了实现社会功效,得到精神社会回报而不是利润。如我认识的一个人,他说他的老板专门设立了个培训保姆的机构。
还有一种就是在追求利润追大的化的同时,为贫困人口提供适合他们的产品和服务,而且这类企业是由贫困或边缘人群拥有的。这类企业的最终目的就是帮助贫困中边缘人群改善生活。

尤努斯在致力于第一种社会企业的同时,也开始了第二种。第一个与他合作的机构是达能公司,第一个产品就是书中提到的针对穷人开发的酸奶:从定价(物美价廉),到产品的品质(帮助贫困的孩子增加营养),到销售(组织穷人进行培训并由穷人,尤其是妇女来销售),到生产(生产产房座落在穷人区,不但可以解决就业,而且采购当地人养殖的奶),到环境保护。

而在我看我朋友购买最新版的书后有附言中,尤努斯说此书第一版后,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JP摩根指定其员工阅读此书;不但有的学校,特别是商业学院在考虑专门开设社会企业的课,而且越来越多的大机构都在与他接洽,包括英特尔、沙特的医疗机构等。

看到这,我想到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话。我和尤努斯一样,对于社会发展充满了希望――在希望中经历挫折、打击、失败后,依然前进。

无论黑暗有多深多沉,一点微小的烛光就可以轻易打破它。

此外在书中,尤努斯鼓励大家行动起来,大家形成小组,就一个小而实际的社会问题,如居住区的垃圾,帮助一个乞丐找到工作等进行讨论,并制订行动计划。
现在我们在强调企业的社会责任,但是我觉得我们也要强调作为个人的公民社会责任,其实这个并不复杂,而且我深信我们每个人完全能为让这个世界变好而做点什么,如果做不到尤努斯说的解决自己周围的一个小问题,但顺手把一个垃圾拣起扔到垃圾桶时,少用一个塑料袋,自己带杯子等也是可以的。

    
我的感想
虽然我欣赏社会企业,但是我对于社会企业在中国发展并不乐观――我觉得关键是缺乏这样一个社会准备与气氛。社会企业需要社会的支持,但就目前中国而言,公民社会还没有形成,人们的公益意识还停留在慈善上,说白了,人们更热衷于捐款,而不是通过道德消费、公平贸易等来支持公益事业。而说到捐款,很多人要不认为是有钱人的事;要不就认为是一次性的,有点完成任务的感觉。但公益与慈善是有区别的:公益事业强调是一种意识,一种参与,一种行为和态度,甚至可以与钱没有关系。而慈善侧重于在物质上的帮助和布施。公益事业是具有一种公民意识与公众意识,一个水涨船高的理念,一种责任与义务;而慈善只是一种积善行德的表现;公益事业更强调我与社会的互利关系;而慈善更强调我与受者的互动关系。社会企业需要的是公益意识;慈善事业需要的是一颗爱心。二者并不冲突,但可以互补。但从社会发展看来,我们中国应该从慈善提升到公益。从企业社会责任提升到社会企业。

此外尤努斯书进一步引发我对NGO的思考:我们很多发展机构在帮助别人去发展,去改善经济和生活,实现自立。可是很多NGO自己却是高度依赖外界的帮助,这是很吊诡的地方。一方面NGO强调可持续性发展,而另一方面自己却又不具备可持续性发展的能力。特别这次金融危机从侧面验证了尤努斯的话:如果经济情况不好,很多NGO根本无法开展工作。在这样的情况,自己生存都困难,甚至是包袱,惶论去帮助别人。
所以我觉得NGO自己也应该认真考虑一下:如果条件具备或允许,NGO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培养自己的经济来源,实现经济自立,从而能更好地帮助别人?我们有能力帮助别人发展,推广社会企业,我们NGO自身是不是也可以从事一点经济活动,实现帮助别人同时也帮助自己自立的目的?比如承接一些企业和政府的培训,自己开发一点产品和服务?这样一方面可以确保自己有稳定的经济来源,实现机构的可持续性发展;另一方面,可以避免在中国有的机构为了生存去争取项目而最后违背了自己机构设立和发展的宗旨?
我知道提这些问题是简单的,要做到很难,但至少我觉得如果有的机构有兴趣和意识,可以着手探讨向这方面发展的可行性,甚至是长远的计划。
中国人说未雨绸缪,我想中国的NGO如何实现自我可持续性发展是必然的趋势,通过这次金融危机,我觉得这是NGO一个无法回避事实和问题。不管你愿不愿,我们应该有所思考和准备。
1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8条

查看全部28条回复·打开App

新的企业模式的更多书评

推荐新的企业模式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