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巴别塔

[已注销]
2009-08-31 看过
好像关于这本书的评论特别多,似乎每个人都有话想说,虽然,我们明明都知道这本书说的是理解的不可能性,可是,我们就是忍不住有话要说,所谓人类的劣根性,大致如此。

我们一直都说得太多,听得太少,每个人似乎都有太多的话想倾诉,可是却没有人喜欢倾听,我们总是希望告诉别人些什么,总是希望被人理解,可是,却从来没有试图去理解过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人。而我们所说的所做的,同样也没有可以寄托的地方,只能无根地随风飘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意识到这一点让我觉得很厌恶,因为,我自己,也是这样一个令自己厌恶的对象。我总是在说,或许,我希望有人可以听,可是我似乎并没有真的在意是否有人听得到,我偶尔倾听,可是,大部分时候,别人的话在我脑中稍纵即逝,这个世界上能在我心中留下痕迹的人与事物,寥寥无几。我并不真的关心这个世界以及附着于其上的一切存在。这样的念头让我觉得孤独而寂寞,不是一个人独处时的那种寂寞,是无所依从、无法慰藉的宇宙式的孤独。我说话,并不是因为喜欢说,只是,我害怕孤单。我并没有多少秘密可以泄露、也没有多少故事可以讲述,我不知道我都在说些什么:无聊的笑话?老掉牙的典故?垃圾资讯?我想或许我是个令人觉得喋喋不休的讨厌的对象吧。不过,有什么关系的,反正,大家也不会认真去听,也没有人会真的在意吧。只是,我所做的一切,对自己,对他人,都毫无意义。我依然与每个人一样,这么孤独着。

《心是孤独的猎手》中的每个人,似乎都在心中努力建造着一座可以通往天国的巴别塔。每个人都孤独,都渴望被理解。而所谓的天国,我想,也无非是一个可以安心的地方吧。上帝,被假设成,可以倾听一切的对象。在作者笔下的四个人以及作者一笔带过的小镇中许许多多人的眼里,哑巴辛格在不知不觉中,成了这样一个被神化的对象。他不讲话,这样的残疾,反而成了倾听每个人诉说的优势,他彬彬有礼,他微笑,他有耐心,每个人都以为他们心中的巴别塔终于抵达了天堂,辛格就是这座小镇中的上帝。可是,作者一方面刻画这群孤独的灵魂欣喜若狂的场面,一面却残忍的把冷冰冰的事实呈现到读者面前。辛格其实并不能了解人和人,不能开口说话的他,也和其他人一样在心中建造着属于自己的渴望被理解的巴别塔。他的终点在安东尼帕罗思身上,在他那个天真无知的同伴身上。这是多脆弱的一条多米诺骨牌啊,读书的我,知道这群孤独的人迟早会失望,知道无论作者描写的是他们的孤独还是他们寄托在辛格身上的希望,都只是稍纵即逝的瞬间。所有人都会受伤,理解与被理解这样的东西,在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上是不存在的,上帝不允许任何一座巴别塔的建成。读书的时候,我只能绝望地祈求奇迹出现,我想书中的每个人物,对自己的状况,其实也怀有这样绝望的祈求,我不敢直接翻到结局,可是,我又被书中巨大的魔力吸引着,矛盾的、一页页翻下去,越来越绝望,越来越孤独。直到,不得已地一步步抵达预料的终点。心是那样脆弱的、孤独的、不堪一击的存在,可是,怀着这样的心灵的我们,又在孜孜不倦地追求着什么呢?

或许,只有孤独才是这个世界上无法分享,不可消除的东西吧。虽然这本书中谈到了很多其他,谈到马克思主义,谈到黑人,谈到音乐谈到沉思,可是,无论对作者还是对读者而言,生命中这一切所谓的意义,其实都是孤独的心灵寻找依托的途径而已。只是,无论我们做些什么,想些什么,孤独都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胎记。上帝耐心的等待人们努力营造的巴别塔一点点长高,再毫不犹豫地一个个依次摧毁掉。所谓人生,就是这样一次次重复的过程。不同的是,对于有些灵魂而言,一次挫败,就足以让他放弃所有希望,而另外一些灵魂,则永远百折不挠。就算我们遇到的其实只是一无所知的辛格,谁又能保证,在这个宇宙中,那样一个可以与自己相契合的对象是绝对不存在的呢?上帝最大的成功(或者说是失败)就是把“希望”这样的东西留在了世间。

每当我绝望到无地自容的时候,总会想起《基督山伯爵》上那句,人类的一切智慧,都包含在“等待”与“希望”这两个词中。我,还在等待,满怀希望……你知道吗?
34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4条

查看全部14条回复·打开App

心是孤独的猎手的更多书评

推荐心是孤独的猎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