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浮光》

苏晏起
2009-08-31 看过
回忆起一本小说,我先记起来的是看完那本小说当时的感觉。

那时候,一宿舍的人都在各自忙着,没有人在意,你因为一本小说而伤感或快乐,甚至,坐在床沿就这么看着她们各自弄着电脑的背影,我有一种刚刚从别处穿越到此的惶然陌生的感觉。突然觉得这个世上,没有可以依靠和归依的地方和人,满目荒凉,内心怆然。悲凉。我想笑,可是笑不出来,想哭,却没有哭点。我想做点什么,可是不知道要做什么。

看完《浮光》,我突然失了方向。茫然无措。

真真是,现在想来,莫名其妙。

这是四个月前,今天,我看了《浮光》的番外,近五万字。

我一向喜欢看番外,看番外没有压力。不是有一句歌词这么唱麽,让他们共享甜蜜番外篇。

想来也是我浅薄了。每个作者对待番外都是不同的,因而,番外不一定是甜蜜的。

《浮光》的番外,一部分是以言采和谢明朗“走”以后的旁人视角写的,没有多余感情的旁人。一部分是续车祸以后的事情写的。

看完,用作者的话来说,对这文的感情不复当初,我想,我也是一样的。我现在脑海里与番外交织的记忆,属于《奢侈品男人》和《小明星》。一向引以为傲的记文功力,在我把这三篇文搞混的当下,极大的讽刺了我。我把言采想象成了坐在电视机前面不停看着自己年轻时作品的落魄明星,还穿越的把谢明朗和他搬到闪光灯下一起手挽手的走红地毯,我想我是错乱了。

我丝毫不喜欢言采的落魄,就像谢明朗无法想象言采成为落魄流浪汉的样子;但同时,我也希望看到他们两个人正如我错乱的那样,堂堂正正的走在红地毯上,不遮不掩。想来言采是无所谓的,只是明朗脸皮薄了点。

看完番外里小璐视角的这个部分,我突然就想到了段奕宏在接受采访时回答的一个问题:你认为最浅程度的伤害是什么?遭人八卦。最浅程度的伤害也是伤害吧,人们总是通过八卦来拉近与明星的距离,不管这个“拉近”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但是,除了当事人,还有谁会知道事实到底是什么呢?

最后小璐问意明,没有人知道他们的事了?

意明答得很好,他说,他们知道。

是了,套句高连长的名言那论吨装的谣言它还是谣言。真正是怎么回事又与我们何干呢?他们知道就好,无需讳言。
2 有用
1 没用
浮光 浮光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浮光的更多书评

推荐浮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