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还在这里

[已注销]
2009-08-31 看过
如果这是一个连人类都无法生存的世界,那上帝又能怎么样呢?
可不管怎么样,不管有多糟糕,我们还在这里,还在这里。
是的,还在这里。

斑点鲑背上迂回的图案记录着世界即将变成的样子。地图迷宫,不能挽回的事不能重新做好的事,一切都比人类更为古老。末日的路途,死神的潜伏,正像曾经幻想过的那样,这幅不堪的景象定是来源于人类的欲望以及对未知的恐慌,是自然收回了馈赠,或者只是人类发动的核战争,是怎么样都无所谓。正如《偷书贼》里的死神那般,静静的关注,深深的震彻。能说什么呢?不断的高估人类又不断的低估人类,从来就没有正确的评价。为什么他们即可如此残暴,又可如此美好,为什么即可这么具有毁灭性,又可这么熠熠生辉?

阅读过程中我一直在想,为什么父子二人不能找一处安全的地方躲藏起来自力更生的生存下去呢,也许另是一番景象。也许不能,因为在末日中已不存在安全的一处,同类的残杀,信任的缺失,希望的灭绝,如果不能前行,那必然只能等待死亡。所以去南方,去海边,不管那将是一副怎么样的景象,可心中残存的希望,是他们身体全部的营养。女人决裂的赴死,男人无法挽留,这一路,他也不曾一次的羡慕过那些已经逝去的人。为什么不再谈论死亡,因为死亡已在眼前。信仰的上帝呢?他在哪里?他赋予每个人的天命早已在一次次的历练中丧失殆尽。活着是欲望,是本能,是最后一件可以去做的事。在人类做过一切无法挽回的事后,也只有这么最后一件事可以去证明上帝的旨意,证明他造物的价值。

男孩是男人用以隔绝死亡的屏障。是父爱,也是所有意志的寄托。男孩生来就见证了末日的景象,他想天空该是蓝色的,海洋该是蓝色的,一定还有什么人在某个地方行走着,好人定时存在的,死亡即在眼前,却又远离自身。男人沉淀出的世故与残忍,男孩天然的善良和纯真,彼此相对,彼此融合。烧焦的被人类蚕食的婴儿尸体,男孩哭了,男人搂住他一遍遍的说着“对不起”。男孩在男人心中就似那抵达不了的南方,是可以抵抗一切残忍的美好。要活着,要去保护,是使命也是得以继续前进的希冀。

一直觉得麦卡锡在写这本书的时候内心一定充斥着矛盾。他在对人类的绝情中总是忍不住的氤氲出一丝纯粹的善,可他在为人类留下火种的同时,却也不忘描述种种的绝望。他自己也无法估量人类的力量,那力量包含了太多的毁灭性和创造性。他也许极力的保持内心的清澈,得以抵抗文字中强大的孤寂,可正因为那些清澈,他不得不一次次的给予希望。他是那个男人,他心里也有一个那样的男孩,他的心便是自己的肉身与这世界之间的屏障。也许正是这样的矛盾,《路》才会给我一种又残酷又美好,又脆弱又坚毅的感觉。

如果人类是上帝手中滚动着的骰子一次意外的创造物,那上帝一定又后悔又欣慰。这创造物的不可预测是他始料未及的,他以为掌控了一切,却一定猜不透人类的思想和行为。当他放手时人类强大的野心和欲望足以摧毁他的世界,而当他想收回一切时也会被那些渺小而葱葱郁郁的人类所感动。因为一切正如那男人所说——我们还在这里,还在这里。

是啊,多么的不堪,多么的蹒跚,我们还在这里,还在前行,抱着一点点的希望。
17 有用
0 没用
路 8.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路的更多书评

推荐路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