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视“愤怒”

陆漫漫
2009-08-31 看过
     武志红的《心灵的七种兵器》是一本通俗易懂的心理学读物。昨晚我花了2个小时读完后,收获颇丰。这是我今年阅读的第二本心理学读物,顺便提一下另一本,阿德勒的《自卑与超越》:由于硬件条件的缺陷,每个人都不可避免的有一些自卑的方面。人不可能因为读了一本心理学读物,就有了超越自我的感受。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本书的名字让我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不过武志红的书却不一样,虽然书名老土,但内容震撼人心,每一章都给我留下了很深的映象。尤其是第二章“愤怒”篇,让我走出了25年来的思想误区。在前一篇日志里我提到,自己最欣赏“博雅并存”的男人,何大律师指出了我这种观点的不切实际:能做到“博”已经是万里挑一了,“博雅并存”的人更是凤毛麟角,自由精神是高于“博雅”的,我心悦诚服地接受了他的观点。

    一直以来,我们所受的教育,要求我们“抑制自己的愤怒”,我也想当然的认为,无论受了什么委屈男子汉应该有“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的骨气。在我的原生家庭里,我好脾气的爸爸从来没有向妈妈发过一次火,也没有吼过妈妈一嗓子,所以我一直不知道“愤怒”为何物。

    我一直视“愤怒”“暴躁”为洪水猛兽,导致了我与活化石在处理情绪问题上产生了过无数次大的分歧。记得他第一次吼我:“你烦不烦啊!”,我当即落下两行泪,委屈的不行,转身走人。我认为他太没有风度了,怎么可以因为一点小事就吼我,这不是男人的行为。当他最后一次吼我:“你给我滚!”时,我也气的不行,克制不住情绪地把手里的饭菜都往他身上泼:我觉得我对他很好,他不该这样凶我的。直到昨晚之前,我一直认为自己是百分百正确的:既然暴躁易怒的人是他,那我离开他是英明的选择。

    但《心灵的七种兵器》让我重新认识了“愤怒”,我发现,简单地将“愤怒”视为一种负面情绪而大加打击是不对的。

  “我们惧怕愤怒,因愤怒看上去易伤害关系,让我们与别人疏远。但愤怒是必须的。

 因为,我们既需要亲密关系,也需要保持独立空间,从而保持住自己的个性和判断力。愤怒,是保护独立空间的最有力武器,甚至是唯一的武器。 首先是理解自己的愤怒。因为和其他所有的情绪一样,愤怒首先是一个信号,它告诉你有人过分地侵入了你的空间,过分地控制了你。如果你感受到了愤怒并理解了愤怒传来的这个信号,那么你就会明白,侵入你空间的那个人,无论其理由是多么美好,你都应当捍卫自己。

  最常见的入侵恰恰来自最亲密的人,如父母、配偶、亲友和同事。关系越亲密,入侵者越容易打出冠冕堂皇的借口,如“我爱你,所以才这样做”。这种借口很容易迷惑我们的理智,让我们陷入迷茫,开始相信他们的确是为了自己好才这么做。毕竟,理智很容易被欺骗。

  但是,情绪决不会被欺骗。第一时间产生的情绪,都是基于真相的最直接反应。愤怒也是如此,假若你能全然地接受第一时间产生的愤怒,那么你永远不会被欺骗,不管多么聪明的入侵者都不会得逞。或许,你不得不暂时接受一些强势人物的入侵,但你清楚地知道,这不是爱,这不是为了你好,这是入侵,这是不对的。”


    愤怒首先是一个信号,它告诉你有人过分地侵入了你的空间,过分地控制了你。活化石不止一次地说,我一直在支配他,侵占他的空间。可我从没察觉到。作者的一番话,让我恍然大悟,6月里他吼我“滚”并不是没有先兆的。在这之前,他毕业论文弄的差不多了,学校又没有其他事情了,我想当然的认为他有足够充裕的时间,就天天要他陪我吃饭逛街逛公园看电影。他多次和我提到他要看“经济学管理学方面的书”,我也没搭理他,说,这些书什么时候都可以看,干嘛非要这几天看。他对这一切敢怒不敢言,可内心的情绪骗不了他自己,他感觉到自己的自由和空间都被我挤占满了,终于最后,因为一点点小事而爆发了。

    问题是,从小没有见过“愤怒”的我,并没有意识到他此刻内心要捍卫自己空间的真实意图。他一吼我,我就怒了,我觉得他不尊重我,觉得他素质低,一定要逼着他道歉,如果他不道歉那就分手。那一刻他一定有一种:“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的豪情。然后两个人怎么都谈不拢,昔日的恩情就像从来不存在一样。

 

   自由确实是最高的价值。为了追求自由而引发的愤怒,是应该被理解的,这就是我读这一章最深刻的感触。我想,不是很多人都明白自由与愤怒之间的关系,因为那些侵犯你自由的人,往往打着爱的旗号。

   不仅是在爱情里,在家里这种情况以爱的名义强加某些观点和义务的情况,就更多了。比如,我妈会向我宣传她的爱情观,找一个“听话”的老公,她洋洋自得地觉得这样子的生活模式是最好的。我心里不屑地想:“你管的住老公就说明你厉害?你聪明?这么说,希拉里管不住克林顿,所以希拉里比你笨?笑话”。要是她说的多了,我就忍不住吼她“你烦死了!我的事情不要你管!”。显然,简单的说我吼母亲就是不孝顺不懂事不理解父母用心良苦,是不合适的。因为是母亲打着爱的旗号,将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我时,我才不得已用“愤怒”来捍卫自己的领域,让她少管少过问。当然,妈妈是不能正式我的愤怒,我在怒吼一声后,总听得到她更大的怒吼声:“小西斯,你个冒长大了,翅膀硬了,是不是!”其实当然不是我翅膀硬不硬的问题。

    我很庆幸,我在二十多岁就明白了这个道理,这意味着我在未来的岁月里,不会再过多的折磨自己爱的人。也许我今后还会被丈夫吼,被孩子吼,但我不会再发怒再生气了,我明白了,那是他们需要自由的信号。

    是的,我们眼中那个“暴躁”的人,其实只是“需要更多自由的空间”。
28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心灵的七种兵器的更多书评

推荐心灵的七种兵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