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章回体读书笔记

原醉
2009-08-31 看过

第 一 回 景阳冈武松打虎 潘金莲嫌夫卖风月
无话
第 二 回 西门庆帘下遇金莲 王婆子贪贿说风情
西门庆一日三次去王门那里打探潘金莲这个人。第二天则更甚,不再是溜达一圈再回来,直接在门口徘徊了。王婆那么爱财的一个人,西门庆要算茶钱,她却两次说“由他”。
西门庆、潘金莲相遇时,王婆应该不小了,儿子都十七岁了,可以跑船了,却和西门庆讲了许多色情笑话,说了许多男女生殖器的双关语,可见也是个无聊无耻的人。
第 三 回 王婆定十件挨光计 西门庆茶房戏金莲
许多妇人,说谎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以前读时没注意,这次才发现,第三回没有一笔语言描写潘金莲的心理活动。前二回中,她遇见武二和西门庆,均毫不扭捏地在心里说:“不想这段姻缘,却在他身上。”而此回,却重点写西门庆和王婆,金莲则一味娇羞。暴雨将至的瘙痒感,让人坐立不安。
第 四 回 淫妇背武大偷奸 郓哥不愤闹茶肆
“官人休要啰唣。你有心,奴亦有意,你真个勾搭我?”金莲倒是一句废话都没有。一些直截了当的女人,绝对会让浪漫派大跌眼镜。
又一重读的乐趣:原来西门庆、潘金莲是当着王婆的面接吻互摸的。真是至淫至贱、天造地设的一对。
“小的”(小伙子)、“紧揪揪”(紧实)这些词苏北至今仍在使用。苏北话和山东话属同一体系?
第 五 回 郓哥帮捉骂王婆 淫妇药鸩武大郎
郓哥并非一个喜欢伸张正义的小青年。他因吃了王婆的亏,才挑拨武大去和王婆、西门庆闹仗。
第 六 回 西门庆买嘱何九 王婆打酒遇大雨
《金瓶梅》的诗词都很浅显敷衍。《红楼梦》中,曹雪芹有意显露诗才,且把谈论诗艺当成了故事情节。这并不能说明《金》不如《红》,《金》中多为世俗人物,嘴里吐不出什么高雅的诗来。即便是自己的创作,兰陵笑笑生也是胡乱做些,能供说书人唱一段就是。小说最要紧的是说事,诗好小说不好的多了去了,小说好但不会作诗的也不少。
这一回算是“小团圆”,淫男和荡女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从此以后,大部分内容都是兰陵笑笑生的个人创作了。
第 七 回 薛嫂儿说娶孟玉楼 杨姑娘气骂张四舅
薛嫂、孟玉楼的性格铺陈出来了。
第 八 回 潘金莲永夜盼西门庆 烧夫灵和尚听淫声
这一回的前半部分诗词无数。倚门望眼欲穿的潘金莲倒有点像林黛玉了。
第 九 回 西门庆计娶潘金莲 武都头误打李外传
无话
第 十 回 武二充配孟州道 妻妾宴赏芙蓉亭
“妇人叫西门庆上下多使些钱,务要结果了他,修要放他出来。”歹毒凶狠初现。如何对待武大和迎儿姑且不论,先前可是狂热地喜欢过武松。
第十一回 潘金莲激打孙雪娥 西门庆梳笼李桂姐
搬弄是非,须先把丈夫给弄舒服了。
不知李贵姐其时多大岁数,六年没见西门庆,开门第一句话就有让西门庆梳笼她的意思。从小耳濡目染,对自家的营生再熟练不过了。我小学时,一些同学就会开着自家的六轮拖拉机拉麦子了。
第十二回 潘金莲私仆受辱 刘理星魇胜贪财
西门庆竟这般没主见?从小在勾栏里流连,见过的妇人也算多,长至三十来岁了,妇人两面三刀的话也还相信?
第十三回 李瓶儿隔墙密约 迎春女窥隙偷光
先前侧写了一点儿,此回李瓶儿正式出场。已婚妇女搞起婚外情来,总是那么地急切而直白。
第十四回 花子虚因气丧身 李瓶儿送奸赴会
西门庆比花子虚好在哪里呢?一同嫖,一同吃喝。难道对西门庆的性功能已有所耳闻?花子虚没脑子倒是真的。西门庆又强他几何?因为他为人凶狠,结交官员,家里老婆多?李瓶儿想要抛弃花子虚转嫁西门庆之心已经有点急不可耐了。潘金莲过生日她都想过来,还打算把宫里的东西送给前头几个老婆,晚上还留下来,专等西门庆回来见一面。
第十五回 佳人笑赏玩月楼 狎客帮嫖丽春院
过节,无话。
第十六回 西门庆谋财娶妇 应伯爵庆喜追欢
李瓶儿好急啊,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第十七回 宇给事劾倒杨提督 李瓶儿招赘蒋竹山
女方给男方口交,是真心相爱的意思。
第十八回 来保上东京干事 陈经济花园管工
吴月娘也并非什么宽厚的大奶奶。前几回还和李瓶儿好得不得了,如今却也在背后什么样儿的话都说出来。
“他也知道些香臭儿。”西门庆女儿张口说的第一句话。兰陵笑笑生设定人物性格的功力实在是强。
第十九回 草里蛇逻打蒋竹山 李瓶儿情感西门庆
故事中插点小故事,也就是八卦。
古代男人喜欢拿马鞭打老婆?抑或这是作者有意设计的情趣道具?
第二十回 孟玉楼义劝吴月娘 西门庆大闹丽春院
李瓶儿和潘金莲同样没心没肺。抛弃花子虚、蒋竹山不谈,就连自己孤苦时唯一的依靠冯妈妈,也称之为“老行货子”。
应伯爵实在是个做老二的天才,每次都把西门庆弄得舒舒服服、晕头转向。
第二十一回 吴月娘扫雪烹茶 应伯爵替花勾使
李瓶儿傻傻的,别人说什么她就信什么。又缺乏安全感和决断力,以为西门庆不要她了就跟蒋竹山,见蒋竹山无能又想吃回头草,进了西门庆家,就丢了老妈子。如此一无所能之人,当涉及重大利益,如何能经得起潘金莲的手段。
第二十二回 西门庆私淫来旺妇 春梅正色骂李铭
宋惠莲与西门庆私通,完全是一桩生意。问了西门庆月娘、玉楼和金莲会不会生气,才肯答应。一般为爱或欲做在一处的男女,哪顾得了这许多。
第二十三回 玉箫观风赛月房 金莲窃听藏春坞
孙雪娥在西门庆家过得非常不爽,虽戴着髻,但小姐早死了,没一个人看顾自己,与大丫环无异。有些需要老婆出面的场合也不要她,谁把她当个正经老婆看待?大概要有门路,早就换个环境了。难怪落后跟着下人跑了。
偷听这事儿多了去了。女人喜欢偷听,男人也喜欢偷听。在农村,过去有院子的人家少,有些女人或男人就喜欢轻手轻脚地来到一家窗户下或门口,偷听了消息之后还现身。平白惹人烦,自己却不知得意个什么劲儿。
第二十四回 经济元夜戏娇姿 惠祥怒詈来旺妇
潘金莲勾搭男人,都是自己主动。而不是丢个signal,让对方上前。
家主睡厨娘,搁古代也算司空见惯。上灶的厨娘能逐日和玉楼、西门大姐一起玩耍,想必大家都知道底细了,唯独潘金莲想取人家的性命。
第二十五回 雪娥透露蝶蜂情 来旺醉谤西门庆
其他人就在不远处,但潘金莲和陈经济照样挑逗,这样才够刺激。
“就是我罢了,俺春梅那个小肉儿,他也不会容他。”前二十五回,正面写春梅的没几处,但其性格却渐渐显露出来了。春梅刚正名声在外,连潘金莲都拿她作挡箭牌。春梅自己也常常刻意行事与其他下人不同,以鹤立鸡群聊以自慰。
第二十六回 来旺儿递解徐州 宋惠莲含羞自缢
宋惠莲还是顾着自己的老公。“不受威逼利诱”一般用来形容革命烈士,但又有几个人受得住威逼利诱?
孟玉楼把宋惠莲透露出的西门庆要娶她的意思告诉潘金莲,不知是拉家长还是要借潘金莲之力毁了这桩事。但我觉得孟玉楼并不是个简单的人。除了院中人李娇儿根本不管西门家的事,其他几个妻妾,都和潘金莲发生过矛盾,唯独孟玉楼和潘家的日日在一处,却相安无事。
第二十七回 李瓶儿私语翡翠轩 潘金莲醉闹葡萄架
“只恐西风又惊秋,不觉暗中流年换。”王旻斐的ID“我把流年暗中换”不知是否出自这里。
经典桥段大战葡萄架来啦。全书共删去四千多字,此处就删了一百三十九字和二百一十字。动作描写删了,更情色的投肉壶却保留着。检查家经常顾头不顾腚,难堪得很呀。
第二十八回 陈经济因鞋戏金莲 西门庆怒打铁棍儿
大概夏天到了,原本就心狠手辣的潘金莲更暴躁了。鞋子找到了,还把自己的丫环秋菊打了一顿。小铁棍才十二三岁,潘金莲也唆使西门庆去打。宋惠莲留下的一只鞋子,都要剁成几截子。
这一回专表潘金莲的无良至极了。
第二十九回 吴神仙贵贱相人 潘金莲兰汤午战
算命了,铺垫一下人物命运。
第三十回 来保押送生辰担 西门庆生子喜加官
如意儿出场。奶娘时常需要裸露身体,想必自古也是家主的口中肉。
第三十一回 琴童藏壶觑玉箫 西门庆开宴吃喜酒
混吃混喝也要有知识。应二把西门庆的一条带子夸得天花乱坠,西门庆得知自己的东西竟有如此来历,竟然如此珍贵,心里肯定是爽得不行。
法律机关(提刑)、军队(千户、总兵)、国家机关(内相)、官员亲属(吴大舅)和朋友(应伯爵)一同吃酒,好和谐啊。
品钦、阿特伍德会玩多文体、故事嵌套,咱中国人也会啊。诗词自不必说,加一段戏剧也浑然天成,趣味横生。
中央官员(内相)不懂文艺,点的几套曲子,俗而又俗,且不应景。
第三十二回 李桂姐拜娘认女 应伯爵打诨趋时
西门庆连日请军方、中央和地方官员吃酒,正经了好几日,今日请的都是亲朋。加官又生子,能不胡闹一天?应伯爵为人considerate,带头调戏妓女,炒热气氛,给西门庆解闷。
第三十三回 陈经济失钥罚唱 韩道国纵妇争锋
潘金莲人事方面一时落了下风,内心既空落又充满失败感,于是又想起了小伙儿陈经济。
第三十四回 书童儿因宠揽事 平安儿含恨戳舌
沈万三是明朝人,宋朝的潘金莲怎么认得他?且书中宋明两朝的官职名都有。作者明白地告诉咱们,他写的是明朝的那些事儿。
两边人都找应伯爵说情,应二赚翻了。应伯爵跟在西门庆后面,想必挣了不少钱。但应二虽然为人精明圆滑,但也好吃好玩,有点钱就花了,最终也未能通过抱大腿富起来。人情世故能做到应二这份上,也算是术业有专攻。但术业中也有屠龙之技,有些玩意儿,断不能作立身之根本。
第三十五回 西门庆挟恨责平安 书童儿妆旦劝狎客
不能说西门庆是双性恋,皆因性资源太丰富了。妻妾、丫环、妓女、仆妇,哪一个费一点事了?老玩女人腻味,搞个美少男换换口味罢了。追逐时尚,太憋,或者玩得太多,都会产生假同志。
第三十六回 翟谦寄书寻女子 西门庆结交蔡状元
古代文人好恶心,说了一堆文言文,客气老半天,还不是要住在人家,喝酒、看戏、听歌,临走时还刮一点钱去。
第三十七回 冯妈妈说嫁韩氏女 西门庆包占王六儿
古代人寿命短,人生几桩大事都要提早办。十五婚嫁,三十岁就能成为爷爷。
第三十八回 西门庆夹打二捣鬼 潘金莲雪夜弄琵琶
这一回中,西门庆和李瓶儿倒成了小康之家的一对恩爱夫妻。雪夜归家,孩儿已睡,丫环摆上简单酒菜,夫妻俩把酒话家常。
第三十九回 西门庆玉皇庙打醮 吴月娘听尼僧说经
《巴黎圣母院》中,雨果对巴黎的建筑不吝笔墨。中国古代小说家对寺庙、园林也很感兴趣,只是写得没那么详尽无遗罢了。
第四十回 抱孩童瓶儿希宠 妆丫鬟金莲市爱
潘金莲虽穿着丫环的衣服,却一下也没表现出丫环的动作和语言,可见内心是多么地高傲和痛苦。
第四十一回 西门庆与乔大户结亲 潘金莲共李瓶儿斗气
西门庆对这门亲事是十分地不满意啊。
李瓶儿的丫环成不了帮手。
第四十二回 豪家拦门玩烟火 贵客高楼醉赏灯
吴银儿现在才认李瓶儿做干娘。其实也没多大用处,双方地位悬殊,认个干亲方便来往送礼罢了。
第四十三回 为失金西门庆骂金莲 因结亲月娘会乔太太
李瓶儿、西门庆和吴月娘都是见过钱的,都没怎么在乎金子,唯独潘金莲添油加醋,拿金子说事,结果差点被打。
话说潘金莲虽然聪明毒辣,但除了和宋惠莲、孙雪娥PK时得了胜,其他战役都败了。被西门庆吆喝过、打过,被吴月娘严肃批评过,因孙雪娥告发而被扫地出门,被武松拒绝过,并最终死在武松手上。
古装电视剧喜好捧妾,常描写妾如何有手腕,把家主忽悠得团团转,把正室逼得寻死觅活。实际上,身份地位的差别已成制度,岂是一人之力能撼动的。
第四十四回 吴月娘留宿李桂姐 西门庆醉拶夏花儿
李贵姐倒把李娇儿数落了一顿。可惜已经是居家卖淫户,身份难以调动,不然李贵姐也有精彩的人生。
第四十五回 桂姐央留夏花儿 月娘含怒骂玳安
都说《儒林外史》中吃食多,其实《金瓶梅》里更多。读着读着,口水都能滴到书上。
第四十六回 元夜游行遇雪雨 妻妾笑卜龟儿卦
吴月娘不整治人,就喜欢骂人。骂玳安骂了将近一页。
玳安和小玉居然有一腿。他们的关系不会给彼此造成负担。不打情骂俏,也不幽会,情话只有小玉的一句:“壶里有酒,筛盏子你吃?”无人时立刻接吻,省去捏捏掐掐等赘余动作。
作者怕看官等结局等得不耐烦,这里又安排算命情节,却又不给潘金莲算。安抚一下,再撩拨一下。
第四十七回 王六儿说事图财 西门庆受赃枉法
这苗天秀的故事倒写得比前头流畅些,有《三言二拍》之风。
从苗天秀案可见在中国走关系办事要经历多少层。
第四十八回 曾御史参劾提刑官 蔡太师奏行七件事
蔡京奏行的七件事,大概与王安石变法有关。但这废科举、举孝廉的第一条实在是太弱智了。蔡京与当代的一些专家或官家相似,平时吃得脑满肠肥,偶尔抛些弱智的理论出来,以证明自己并非尸位素餐,顺便也再捞些好处。
第四十九回 西门庆迎请宋巡按 永福寺饯行遇胡僧
董娇儿的号“薇仙”确实比韩金钏的号“玉卿”更小清新一些,所以得文学出生的蔡状元喜欢。
西门庆实在是个爱性交的人。刚敷衍完蔡状元,为个人前途努力了一番,却又拉了个胡僧来研究房中术。
第五十回 琴童潜听燕莺欢 玳安嬉游蝴蝶巷
这一回也删得多。
玳安是个有智谋、有胆识的仆人,伶俐如书童,都吃不住他戏弄。
第五十一回 月娘听演金刚科 桂姐躲在西门宅
潘金莲污蔑李瓶儿,后来两人又一起在后边吃酒。不论如何,作者也该提一提两人心中的疙瘩。结果只走个过场,就写西门庆进了潘的房,潘在后面坐立难安了。
第五十二回 应伯爵山洞戏春娇 潘金莲花园看蘑菇
“你不知,你达心里好的是这桩儿,管情放到里头去,我就过了。”果然是一般玩法都玩腻了。只是古代可能并不太在意卫生和技巧(书中没写到润滑措施),所以承受方(也就是属于弱势群体的侧室潘金莲和小厮书童)大概苦不堪言。
应二倒来数落昔日的结拜兄弟祝麻子等。祝麻子错就错在只知喝酒嫖妓,不会奉承西门庆,揽事挣钱。说到底,都是帮闲一路。
应伯爵知道西门庆今天无事,请他和谢希大吃一口整猪。所以他极尽耍宝之能事,逗西门庆开心。
第五十三回 吴月娘承欢求子息 李瓶儿酬愿保儿童
官哥儿命运多舛,让人觉得这个小孩儿必定活不长久。
第五十四回 应伯爵郊园会诸友 任医官豪家看病症
西门庆夜晚伴李瓶儿睡。书中肉麻但不浪漫的情话都在床头性交时说,倒是平时的一些动作和语言显得情深意重。
第五十五回 西门庆东京庆寿旦 苗员外扬州送歌童
扬州姓苗的恁多?又来了个苗员外。即使真有其人,也该换个姓氏。
如今也有几十岁的男人认别人做干爸爸的。想起来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第五十六回 西门庆周济常时节 应伯爵举荐水秀才
常时节倒是个忠厚人。难怪西门庆烦了其他穷朋友,却仍愿意看顾他。只是常时节可能也沾染了子弟习气,不爱下苦挣钱,养家活口。
第五十七回 道长老募修永福寺 薛姑子劝舍陀罗经
这一回的标题虽然是捐钱修庙,但也写到了潘金莲诟骂李瓶儿母子,与陈经济在卷棚下就亲起嘴来。这个家族似乎快要有大变故了。
第五十八回 怀妒忌金莲打秋菊 乞腊肉磨镜叟诉冤
作者在后面让春梅过一段好日子,只是为了方便安排结尾内容,并不是因为认同春梅的人品。春梅算什么好人,三番五次撺掇潘金莲打秋菊。
第五十九回 西门庆摔死雪狮子 李瓶儿痛哭官哥儿
养猫吓唬人是个很哥特的桥段啊。潘金莲这样的妇人,口齿伶俐,不管是做了什么样的坏事,都能把自己说得很无辜。女人说不过她,一般男人经不起她的笼络,只有武松这样的好汉才能治服她。武松只认一些基本的价值观,谁也没办法让他的人生复杂起来。
第六十回 李瓶儿因暗气惹病 西门庆立段铺开张
前面已经说过,李瓶儿是个缺乏安全感的人。因丧子而生的悲痛和恐惧(来自花子虚和潘金莲)令她疾病产生,不久于人世。
第六十一回 韩道国筵请西门庆 李瓶儿苦痛宴重阳
别人见着西门庆,都提一提官哥儿去世。唯独潘金莲,一见西门庆就谈男女之事。
第六十二回 潘道士解禳祭灯法 西门庆大哭李瓶儿
分散李瓶儿财物一段很感人。作者势必要往因果报应上走,只能把李瓶儿写死。但李瓶儿这个死人,和活人无异,下面还要出来。
西门庆的几个老婆中,吴月娘是个姐姐一样的人物,李娇儿是院中人,娶孟玉楼主要是为了挣钱,孙雪娥不提也罢,只有李瓶儿和潘金莲是自由恋爱之后娶回来的。前面几个老婆,都是安分守己过日子的主。李瓶儿、潘金莲容貌好,又有风情。可潘金莲虽然在房事上和西门庆配合得好,奈何性格太坏,西门庆经常被气得要动手。所以,李瓶儿应该是一众妇女里最合西门庆心意的吧,况且生前又生了个儿子。所以在这个女人病殁前后,西门庆痛苦得好像失去了今生唯一的爱。
第六十三回 亲朋祭奠开筵宴 西门庆观戏感李瓶
李瓶儿的葬礼浓重啊。铭旌写法、一味要好看等情节,后次曹雪芹在写秦可卿的葬礼时致敬了。
第六十四回 玉箫跪央潘金莲 合卫官祭富室娘
内相大概受教育程度不高,行事又乖张,所以看不起酸子,也不喜欢听南曲。又没什么眼力见,西门庆与蔡京交好谁人不知,却在西门庆面前直呼蔡京为老贼。
第六十五回 吴道官迎殡颁真容 宋御史结豪请六黄
啊,今天才知道,假装亡人仍在眼前,有时也并非因为情深意重,而是“祭如在”之礼。
第六十六回 翟管家寄书致赙 黄真人炼度荐亡
炼度荐亡的流程、景象和所用文字,不知是作者本人写的,还是亲身考察所得。作者不惜笔墨事无巨细地都写出来,不管是想表明自己佛道皆通,还是因为当时的读者爱看,但没有这些东西,《金》也成不了所谓的风俗长卷。
第六十七回 西门庆书房赏雪 李瓶儿梦诉幽情
莫说丧事办得再漂亮,也与死者无关,西门庆再费心,也不如人在时多关心。在《金瓶梅》或其他任何古代小说的世界中,阴间、仙界是存在的。用何棺木,如何荐亡都关系到死者在另外一个世界的生活状况。
这一回中,你就能看到,西门庆在阳间费钱,让阴间的李瓶儿省了不少麻烦。下文中,潘金莲的肉身被扔在街上,阴间的潘金莲就过得很凄惨,只好托梦春梅,口称姐姐,拜托帮忙收尸。
第六十八回 郑月儿卖俏透密意 玳安殷勤寻文嫂
李瓶儿生了个儿子,潘金莲可以养猫加害。吴月娘怀孕了,她就不能再用类似的方法了,只得如法炮制,也要了一副男衣胞。
郑爱月、吴银儿、李贵姐几个,自小在院里长大,学弹唱,看姐姐接客,耳濡目染,人情世故方面都精得不得了。
第六十九回 文嫂通情林太太 王三官中诈求奸
林太太过四十了,应该是西门庆上过的岁数最大的一个女人。古代喜嫩不喜熟,但熟女和小厮一样,都是餍足之人的调口之菜,一定要有的。
应伯爵和西门庆的关系真是好。西门庆死之前,几乎每回书里都有他。宽解奉承,或炒热酒席气氛,反正是凭一张嘴赚吃喝用度。
第七十回 西门庆工完升级 群僚庭参朱太尉
夏提刑对当京官很不满意。东京机构庞大,一个不大的闲职,怎如地方上的一个公安局长。
京官外官互有需求。总体来说,外官仰仗京官多一些。
谁说中华文化断层了,看明清小说你就知道,一些东西已经在我们的血液里了。
第七十一回 李瓶儿何千户家托梦 提刑官引奏朝仪
我靠,京官就是有钱。当天买房子,当天做合同,当天付款。
兰陵笑笑生也能写大场面,只是爱开玩笑,把皇帝都嘲笑了一番,故而文字看起来没有曹雪芹写贾氏妇女见元妃那一部分端肃齐整,实则更胜一筹。
第七十二回 王三官拜西门为义父 应伯爵替李铭释冤
潘金莲能一口气说一页多的话。先是讲借棒槌是奶子如意儿不对,再说奶子如何勾引家主,再论家主如何没规矩。条分缕析,但都是歪理。
第七十三回 潘金莲不愤忆吹箫 郁大姐夜唱闹五更
吴月娘请应二娘,来的却是应伯爵。可能是衣着、外貌、谈吐上不了台面。但更有可能的是,应二虽有老婆孩子,但只图自己过得滋润,所以不管什么酒席都自己去吃。
知道吴月娘几个对怀念李瓶儿的《忆吹箫》都不爽,潘金莲才敢恁般嘲笑西门庆。西门庆也不能真的打她,物伤其类呢。
潘金莲一让春梅打秋菊,春梅就说怕脏了自己的手。并非是可怜秋菊,也并非是想独善其身,只是想表明自己与其他下人不同。
第七十四回 宋御史索求八仙鼎 吴月娘听宣黄氏卷
吴月娘是这样一种富人:听经卷,得永生。吴应该见过一些坏了事的大家,明白富贵无常。她一个女人家,不能及时行乐,故而整日听经,以求一生平安。成仙得道,永世自由她应该没想过,因为要实现那样高的目标,得放弃当前的生活。
经卷说,黄氏女前生为女,今世为男,遇见了尚在人间的丈夫。这个佛法故事,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男男之爱啊。
第七十五回 春梅毁骂申二姐 玉箫想言潘金莲
我日。春梅火气还真大,把个申二姐从头到脚骂了一遍。春梅一向觉得自己与其他下人不同,行事高傲,看不起人。须知你也只是个奴仆,西门庆要上你,你不是也从了?
好了,潘金莲把孟玉楼也得罪了。从前只有八面玲珑的孟玉楼和你玩,其他人都和大老婆一条心,如今看你如何处。
霸占汉子好多天,可偏偏这么凑巧,你要怀孕这天,汉子却往别人房里去了。时刻想赢过别人的潘金莲,心里该有多苦啊。
第七十六回 孟玉楼解愠吴月娘 西门庆斥逐温葵轩
春梅和潘金莲真是一对好姐妹,有事就赖在床上,不吃饭不梳理。这种女人,我们老家也有一些。装模作样的多,真正受屈的少。
兰陵笑笑生的身份、地位应该和温奎轩差不多,但能写《金瓶梅》,以他的想法和视野,肯定看不起温辈。所以他在书中,把温奎轩着实作践了一番。
第七十七回 西门庆踏雪访爱月 贲四嫂倚牖盼佳期
西门庆有时呆呆的,见妓女接客也想不开——因为李贵姐接别的客人闹了好几场——妓女要只接一个客人,那和二奶有什么分别。对老婆有时要打要骂,有时却有求必应。智商忽高忽低,识人也几乎没准过。
第七十八回 西门庆两战林太太 吴月娘玩灯请蓝氏
落后成为西门小官人的玳安,从小跟随西门庆,也是个好吃好玩的,只是比西门庆聪明些。和潘金莲对阵,玳安都悠游自如。
西门庆腰疼了,一家人都说是痰火。这些人,一点都不注重保养啊。
潘金莲仍为上次的事生她亲娘的气,竟让孟玉楼出轿子钱,越发惹大家讨厌了。
第七十九回 西门庆贪欲得病 吴月娘墓生产子
关于西门庆的文字已经够了,再写就是重复,所以作者定要让他死在这回。吴月娘不知道潘金莲的为人,让西门庆住那屋?久惯风月的西门庆,能不知道自己病症的根源,任潘金莲深夜里强奸他?
第八十回 陈经济窃玉偷香 李娇儿盗财归院
古书上写多少妓女有情有义又有才华,但“婊子无情”才是更加准确的论断。吴银儿、李贵姐和郑爱月互不通信息,这是生意需要。明里只有西门庆一个客人,暗中又接其他客人,这也是生意需要。但李娇儿盗财归院就是无情无义了。不做良家妇女,一定要做居家卖淫户,说明这是个渴望富有的事业型女人。卖淫是她生财的事业,和客户发生感情,会损害这项事业,这是不允许的。
让李娇儿盗财归院,让西门庆死于疾病,这些都是作者的有意安排。兰陵笑笑生的目的很明确,一定要击破一些固定的文学形象和文学套路,让读者看到真正的现实:妓女都是无情的,傻逼才认为妓女想和客户谈论文学,想要嫁给客户;坏人未必死得很惨。
应伯爵对西门庆说的那些话言犹在耳,可西门庆一死,他立刻调头帮衬他人了。写应伯爵出卖朋友,更显出作者决绝的极端现实主义态度。
第八十一回 韩道国拐财倚势 汤来保欺主背恩
王六儿当时以SM、肛交来向西门庆表衷情,如今拐了主家银子跑路的也是她。这一回写奴才欺主背恩,定要把人弄得彻底绝望。
第八十二回 潘金莲月夜偷期 陈经济画楼双美
我不知道为潘金莲正名的一些人依据的是什么文本。就算承认她是个不断追求爱情(做爱?)的真性情女子,但在丈夫葬礼上和女婿做爱,这是否符合古今中外任何一地、一时的道德标准?丈夫病入膏肓,却仍然索欢,这是当前新女性会干的事儿?为潘金莲正名的学者作家的老婆,是否会隔着窗子为女婿口交?以今天的道德标准来衡量潘金莲,她还是个淫妇。
第八十三回 秋菊含恨泄幽情 春梅寄柬谐佳会
秋菊确实是笨丫头一个。重大秘密不和大家长讲,却和丫环讲。平时看不出春梅在众丫环中的地位吗?而且第一次泄露之后,又对同一个丫环讲了同样的秘密!
第八十四回 吴月娘大闹碧霞宫 宋公明义释清风寨
《金瓶梅》里的梁山好汉,都是凶狠、豪迈到极点的。连宋江都如此豪气。
第八十五回 月娘识破金莲奸情 薛嫂月夜卖春梅
“人生在世,且风流了一日是一日。”这就是春梅。于是也不和其他下人争什么蝇头小利,但因为不在乎明天会怎样,所以又敢和别人争得你死我活,家主、家主女婿来者不拒。被扫地出门也不难过,落后享受官太太生活时,还要把旧情人及下人找来偷情,因为她不是个以诰命和口碑为目标的人。
潘金莲和庞春梅两人的性格,有不少重复之处。
第八十六回 雪娥唆打陈经济 王婆售利嫁金莲
凭你潘金莲巧舌如簧,心肠歹毒,又会使计谋,又会拢汉子的心,但你终究是个妾。西门庆一死,你不就被人给卖了?
金莲爱过经济?她知道陈经济一定会来看她,再续前缘,却和王婆的儿子王潮干上了。
金莲爱西门庆?西门庆身体还硬朗时,她就想和陈经济干,只是没机会罢了。就算潘金莲的一生是追求爱情的一生,也应该丢开一个,再找下一个。
怎么西门庆就可以同时爱好几个?那是古代的道德标准。要按照那时的标准那评判潘金莲,她简直应该下油锅。就按现在的标准,潘依然是个淫妇。一些学者作家为潘金莲正名,依据的是玛雅星球2046年的标准。
第八十七回 王婆子贪财受报 武都头杀嫂祭兄
让我们来总结潘金莲的一生:被员外老婆赶出来嫁与武大郎,天天与老公吵架,殴打继女,以有夫之妇的身份与西门庆通奸,与他人合力杀死亲夫,进西门庆家,与众老婆勾心斗角,勾引小厮,害死宋惠莲,勾引女婿,害死李瓶儿母子,老公奄奄一息时仍要求做爱,老公死后和女婿偷情,待售时和王婆的儿子做爱,央求陈经济买她,经济筹钱期间,又决定跟武松,结果被杀。
第八十八回 潘金莲托梦守御府 吴月娘布施募缘僧
西门庆死后这些回,写得是面面俱到。富贵颠倒,爱情、亲情、友情、主仆情分全都崩塌。
富贵颠倒尤其精彩。让春梅也变成江湖儿女就没意思了。先前身份低贱,如今让她富贵,方能显出她另外一些性格来。
潘金莲做鬼都要说假话。明明是她听说武松要娶她,自己主动从屋里出来答应。当天她根本就没想到陈经济,现在被人家给杀了,却说原本打算和陈经济“做在一处”。
第八十九回 清明节寡妇上新坟 吴月娘误入永福寺
春梅做了人上人之后,对下人、吴月娘他们倒是客气。这也是骄傲使然,为的是表明自己比一般贵妇更懂得做贵妇。
第九十回 来旺盗拐孙雪娥 雪娥官卖守备府
孙雪娥在西门庆家也真是没什么过头。自己的小姐早就死了,容貌又一般,又无子女,又没个亲戚在本地,也没结交上什么朋友,故而想出去。
第九十一回 孟玉楼爱嫁李衙内 李衙内怒打玉簪儿
孟玉楼死了两个老公,但仍然没受过一天的罪。头一个老公是商人,第二个老公又官又商,第三个老公是国子监的学生。
孟玉楼三十七了还能再嫁一回,这说明,大龄女人,只要风韵犹存,又有财产,不愁没男人。
第九十二回 陈经济被陷严州府 吴月娘大闹授官厅
孟玉楼从前没得罪过人,但也没吃过亏。如今陈经济来勒索她,作者才让她显出另一面来。虽然没伤到陈经济几何,但陈货物被拐,回家逼死西门大姐,又遭官司,弄得身无分文,也都是由此而起。
第九十三回 王杏庵仗义赒贫 任道士因财惹祸
陈经济也是个有今天没明天的人,居然两人将别人施舍的钱物吃光用尽,又两次登门所要。从前在西门庆家,有吃又有喝,所以每日干事,显不出本性来。西门庆一死,勾引潘金莲,气死老母,结交损友,恐吓孟玉楼,上街讨饭,百般都做得出来。
第九十四回 刘二醉殴陈经济 洒家店雪娥为娼
十来岁就做事的庞春梅,比如今三十多的女人都有计谋。装病,让孙雪娥做饭,寻由头打一顿卖出去,然后才把陈经济接进来。
第九十五回 平安偷盗假当物 薛嫂乔计说人情
这个吴典恩,因为在蔡京面前说自己是西门庆二舅,得了个小官当。作者写富贵无常,人心不善时用了他一下。
第九十六回 春梅游玩旧家池馆 守备使张胜寻经济
要写春梅不忘旧情,前面的内容已经够了。让她游览旧池馆,无非要表达物是人非。
书快完了,一些人的结局也交待了,才给陈经济算命。陈经济受了这么多罪,不给他算一下,读者会心急。
第九十七回 经济守御府用事 薛嫂卖花说姻亲
当了官太太的春梅依然是从前那个春梅,叫人做事,口里离不开个“打”字。
第九十八回 陈经济临清开大店 韩爱姐翠馆遇情郎
人若图轻松,不寻个长久立身之计,实在不是个事。王六儿都已经四十五六了,却仍干着卖淫的营生,好不凄凉也。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四十五六的妓女。
第九十九回 刘二醉骂王六儿 张胜忿杀陈经济
这周守备,既贪污徇私,又有报国之心,终而为国捐躯成了烈士。
第一百回 韩爱姐湖州寻父 普静师荐拔群冤
全书完。
10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0条

查看全部10条回复·打开App

金瓶梅词话(全两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金瓶梅词话(全两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