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观生活

云翳
2009-08-29 看过
        再翻《庄子一百句》,觉得自己不可能想得如此细致,感知的不过是个大概罢了。
接受不同——逍遥游
读完扪心自问,你是不是一个世俗之人呢?
能力——不会“转扶摇而上者九万里”。
心态——虽不会“蜩与学鸠笑之”,但未必就不会像肩吾一样“吾是以狂而
不信也”。在我看来,这未免有点不近人情。
心的大小决定了舞台的大小。无用之物换一个角度或过一段时间看,其实都
是一种境界。只是我们总以实用主义的眼光去看,觉得所有供过于求的夸张都不可理喻,该有的情绪过了头就是矫揉做作,该有的热情过了头就不那么真诚。怀疑其实没有错,因为疯狂的人疯狂,除了真的有才以外,还有可能是在表演。
        但谁又知道,在我们的想象之外,可能有更大的舞台呢?宏大不足以成为嘲笑渺小的理由,但井底之蛙却更可能讥讽鸿鹄之志。追求没有误解,让世界团结到可以建造通天塔,不正是应该有宽广一点的心态吗?
        万千世界无奇不有,高尚乖僻和平凡粗俗的人我们往往不能接受,这不怎么和谐。
        抄一段季羡林的《忆章用》:
        “在一般人眼中,他毫无疑问的是一个怪人,而且他和一般人,或者也可以说,一般人和他合不来的原因也就在这里面……
        我们谈哲学、谈数学,仍然同以前一样,转来转去,总转到中国旧诗上去。”
        对这种人,我们会想当然地认为他大而无用,将书生穷酸气及孤傲等一系列词一下子扣在他头上。
        同时,我们也蔑视俗人。这往往是不时尚、不自尊、不高雅,为生活而生活的代名词。我个人觉得他们活得快乐的话,那比所谓的精英要强——除非是财大气粗装老爷。
        太平洋对岸的那个售货员,因为机械劳作,开始数自己要收多少次钱,说多少次谢谢光临,心力交瘁之余还莫名地听到妈妈教育小孩拿她说事:“不好好读书,以后就和她一样呀。”
        章用和那个售货员,有什么错呢?但人们总是划分出异样地带,拒绝换一种思维模式思考,于是吵起来都说:“我有什么不对?”“那好吧,你全对我全错!”怪不得《白天不懂夜的黑》这么感人,让人在装深沉的同时慰籍了孤寂;怪不得《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水星》这么红,气急败坏间给人以“道不同不相为谋”的假豁达。
        同样,国与国,民族与民族也是这样。怨不得全世界人们都对美国的大老哥作风不满,枪炮和舆论双管齐下,人权报告蓝皮书年年把自己当标兵,把中国还有其它第三世界国度当反面教材,需要它拯救似的。没有一个国家可以说,只有它采取的方法是对的,世界上哪里有完全对的东西。
        还是这一句话,道不同,不相为谋。
        我们吵架,正是因为我们喜欢用一种先入为主的观念,然后过程中只是为了印证这个观点罢了。大辩不言,其实我们争辩的时候,高明已经被踩在脚下了。
        甚至秉持庄子不追名逐利,俗人可笑的观点都不是完全的好心态,如是俗人的根子,那岂不是活得很累。
        没偏见就是好心态,好心态才能逍遥游。
        世俗之人,就是因为带的习俗和惯例才飞不高吧。心比大海宽广,于是没有什么能让我们愤慨,让我们对其他人不公平。
        
万物合一——齐物论
        今且有言与此,不知其与是类乎?
        挺喜欢这一段的,绕口令似的。他的确在不知所云,眼前于是浮现出一个很聪明又很糊涂,百无聊赖间靠在山间长椅前口吐玄论的潦倒书生,没有一堆跟随的弟子,只有浮云在他脚下飘来飘去,手上如济公扇的扇子快要破掉,嘲世人的自作多情。
        他说,有无、大小、长短还不是辩证地来看,我也不怎么高明,只是比很多人多明白自己所说是废话罢了。以星空为屋顶,以大地为地板的壮阔情怀谁有,人再聪明,聪明不过顺应自然。
        于是便像看戏似的,那悠悠清韵荡来荡去,琵琶声响起又破碎,然后魂就飘到几里外听他说书。
        告诉你什么才是境界,从我这高度看人天天为利奔忙真像蚂蚁。我不是告诉你我都是对的,只是告诉你别人是错的。所有试图露出锋芒,证明对错伦理观,理出先后秩序,将事物剥离开来,确定你我它的界限的竭尽全力,真像是硬要在浑浊身上琢出眉目一样。万物其实是一致的,生死也是统一的。我只追求神人万物不关心的超然,免得白白地浪费心神!
        离开,一如他对楚国官员说完“将曳尾于泽”之后,潇洒和绝然。
        于是一梦醒来,开始自问自答,你是庄周,还是蝴蝶?我在梦里,还是在真实?可是,世界上有神的存在吗。他要追逐的,岂不是无根之萍?算了,万物合一,语言原本也就是糟粕,神也不过是个梦想而已。一切,也是一样的吧。
        没变得聪明,却变得糊涂,一个个过路人经过,叹气道:“疯了,真的疯了!”
        
养生主 中里巴人乐陶陶
老子描述的更多的是政治谋略,有如秀场,庄子描述的则更多是养生之道,
叫人悠着点,脱于养生而侧重于精神。
所以政客喜欢老子,文人及天性浪漫之人喜欢庄子。同为道家思想,追求道
的方式不一样。个人认为,庄子的思想应该是更为平和的,可以养心。
        当看到养生主时,不禁觉得这种想法实在可以跨越时空直入现代人心灵。权术不停在变,对健全身心的追求却不会过时。现在大家的脚步越来越快,更渴望用甘露滋养心肺,去天然氧吧清理一下尘埃。
        所以中里巴人的书很火,如何照理身体的书可以说是正和人们想对自己好一点之意。写书人乐得其所,买书人也乐于实践,少几个在书前潸然落泪,苦思冥想的人,多一些对着书认真记忆,轻松微笑的人,这样乐陶陶的事,还真是何乐而不为。
        对自己好一点再好一点,不要自作孽不可活。三毛的书和范玮琪的歌可以一并归入疗伤系,喜剧则突然大行其道,滑稽的,做作的,一起来逗你开心。
        不是以自我为出发点,用西医的方法对症下药,就是忘我,融入欢笑也忘了痛苦。
        有人说,旅行归来也没有长进。那是因为你在经历的过程中,忘记把自己扔在家里。旅行中的自己,一样充满了烦恼。
        那是忘我好喽?但遗忘可以是逃避现实,自闭并不能减少伤害。正视也可以是一种目光狭隘的自怨自怜,自爱自恋。如果你并不想解决问题的话。
        养心,在庄子看来是把自身悲喜融到自然之中。
        自我成为了一种蝉脱,苦乐有尽而天地无绝。
        做一个容器,容纳世界上大大小小事情,不是你的天性。
        做一个聪明人,做事游刃有余,才是你应该做的。
        安于时命,知足常乐,追求自由。
        丢弃名利束缚,不怕别人不认可。
        这种精神上的养生,养的是心平气和,得的是客观眼光。
        客观一点,才能看清全局而不陷于泥沼,该喜则喜该悲则悲,不无谓紧张,不人为增加原来就变幻莫测的自然的变数。也是,如果边读中里巴人的书,学如何养生,边以精英分子的忧患意识而非中里巴人的平民意识去计较“割不正不吃,席不正不坐”的事,怎么可能从身体到心灵真正获得健康。
        庄周一梦虽然浩大,但却平易。只是告诉你,如何以防为攻,坦然处事。
1 有用
0 没用
庄子 庄子 9.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庄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庄子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