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的局限

胡天翼
2009-08-29 看过
http://hutianyi.net/?p=1302
不管你觉得星相占卜如何精巧准确,科学界都永远不可能认为这东西是“科学”。这个问题我和别人讨论过很多次,不过我最后发现如果要和一个与自己的知识体系完全不同的人好好探讨问题,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在这件事上也是如此。如果我知难不退,坚持反复解释,对方只要回一句:“你凭什么这么定义‘科学’?”我就懵掉了。

在我懵的过程中,脑子里会闪过很多念头,简单来说就是五个字“科学的局限”。

如何判断一个理论是否科学,这也许是一个永远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这在很多人听起来可能有点可笑:都说科学是一门严谨精确的学问,怎么连什么是“科学”都说不清楚?没错,关于“什么是科学”这个问题属于“科学哲学”的研究范围,既然是哲学,那就很难有最终答案。我有一天突然无知无畏地想去解决这个问题,“艰苦地”思索了半个小时,就放弃了。后来看到拉卡托斯的《科学研究纲领方法论》,原以为这本近30万字的著作能解决所有问题,可是刚看完导言和第一章后就崩溃了——我坚信这个问题不可能有精确又公认的答案。

所以,我建议那些始终认为星相占卜是你们所认为的“科学”的朋友们,不妨去看看这本《科学研究纲领方法论》的导言和第一章,放心,这两部分不难懂,基本上是叙述历史,比后面的东西简单多了,之后你就可以挥舞着这本书去尽情嘲笑那些嘲笑你们信仰的“相信科学”的人了。如果对方“煮熟的鸭子——还嘴硬”,依旧站在一个很原始的层面上和你反复唠叨那些类似于证伪啊,可反复验证啊的名词的话,你大可那这本砖头书拍死他。

我倒是不太担心被人家拍死,因为我相信,认为星相占卜是“科学”的人不太可能有兴趣去看那么费神费力的书,有这功夫他们不会多学习一些星象八卦知识吗?如果你硬要问:如果你真的碰到这种要拍死你的人你怎么回答?我有两种回答。第一种是简单的回答:“你放心,随便科学哲学理论发展到一个什么境界,都不可能允许把星相学定义成科学的!”第二种是复杂的回答:我低下头,沉吟良久,然后缓缓地承认科学的局限,接着把各种判定科学的常见方法一二三四五六七地成熟一遍,然后把它们各自的局限性再一一列出,东拉西扯,直到对方听得眼神迷离,盘算着自己和对面这个人是不是今天星座相克?

第二种方法之所以能成功是基于我吃定了相信星相学的人没恒星去听我那么细致的讲述,不过这个方法也对我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要拥有足够多的“淡”供我来扯。毕竟,要记住这么拉卡托斯那么多枯燥复杂的理论对我这么个完全没有哲学天赋的人来说是不可能的——这本书我看到50%之后基本上是“一目一页”扫过去的,看着太累了……

于是,为了补充“淡药”,我最近又去买了本关于科学哲学的书:《还原论的局限——来自活细胞的训诫》,作者是一位非常著名的生物学家斯蒂芬·罗斯曼。

这本书相对于拉卡托斯那本砖头书的好处在于,它是一本薄书。而且,如果你对生物学比较熟悉,对于线粒体、高尔基体、内质网等等名词还有印象的话,那么这本书还可以算一本通俗易懂的科普书。

注意到“还原论”这个问题,还是因为我参加上一次《读品》沙龙。那次活动从人类行为学开始谈起,后来因为要探讨影响人类行为的因素而不可避免地涉及到了“还原论”的思想。简单说,“还原论”就是把万事万物内在率则的最终原因归结为一些最基本的物质上:比如说人胃疼是因为胃出毛病了,胃出毛病是因为胃粘膜出毛病了,胃粘膜出毛病是因为粘膜上的XX出毛病了,XX出毛病是以为XX出毛病了……过去我们的科学研究——很大程度上现在也是如此,就是依照这个思路进行的,“还原论”几乎就等同于“科学”,想想,我们不断发现更小的微粒子不就是如此吗?物理上研究“弦论”不就是希望依靠这个“弦”来解释万事万物,创造“万有理论”的吗?

不过作者斯蒂芬·罗斯曼在书中提醒我们,这种“还原论”思维并不是完美无缺的,最终可能会陷入误区。具体的内容,我建议读者还是自己看书吧!

谈到这里,我倒是想到了第三种给“星象大师”们的解答了:科学,就像以上所讲的那样,是大家承认有局限性的。但是星相学却不会,那些相信星相学是科学的人总是强调它如何“准”,认为只要“准”就是“科学”,这也恰恰反映了他们对“科学的局限性”认识的不足。
2 有用
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2条

查看全部12条回复·打开App

还原论的局限的更多书评

推荐还原论的局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