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闲话

[已注销]
2009-08-29 看过
斗胆同某德高望重学究讨论《石头记》,先生在某杂志看到我胡乱写的《杯酒品红楼》,他大半生沉迷此书,看到少年人大言不惭的论调,来了兴致,故此慷慨赐教。

老先生笑说:“少不读水浒,老不读三国。”

我跟着解释:“梁山上多是血气方刚的汉子,少时读了,难免愤世嫉俗。三国里多是才气纵横的枭雄,老时读了,惭愧一生平庸。”

先生大笑,连声称是。

读书是不分年纪的,很多人禁止子女读红楼西厢,显然过虑了,将《石头记》当成爱情小说读的人,其实不懂读书。

《庄子》也不例外,都说老庄的思想很消极,一味地讲“出世”,其实是物极必反的道理,过分的消极是积极的体现,置于死地而后生,浮生如梦,梦里不知身是蝶,一晌贪欢。

如果生命就像一场梦境,为什么不做快乐的梦呢,为什么不化成翩翩蝴蝶飞于百花丛中呢?反正蝴蝶看不到红尘中斑斓色彩,不会受伤。

出世不是逃避,是退一步海阔天空的胸襟,成大事者,要懂得出世。

读《石头记》,要趁着年轻的时候,凡心正炽,贪慕功名利禄,难舍温柔富贵,才能看出好处来。

家祖父说,人到中年读红楼,只觉得荒谬,为着一场空欢喜,葬送半生好时光。

先生对妙玉感兴趣,故此发问:“你说妙玉难成正果,你觉得正果是什么?”

我是红尘痴人,当然我不知道答案,只得强词夺理:“正果是求仁得仁。”

好一个求仁得仁,竟然令博学的他无从反驳。

“你凭什么认为宝玉不爱妙玉?”

“宝玉所作红梅诗里,将妙玉比作蓬莱、大士、嫦娥——中国男人都热爱嫦娥,爱与爱不一样。”

然而妙玉是爱宝玉的,他是她在情窦初开之际遇到的第一个青年男子,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早一步尚未开窍,晚一步已臻化境,偏偏在她最年轻、凡心最炽的时刻——这是我心疼妙玉的原因,爱上不能爱的。

先生咄咄逼人:“你说妙玉道行浅,看不破,你认为空是什么?”

“空是舍得、放手、遗忘。”哗!我不行,要我舍得美酒放弃美食遗忘美男,那是不可能的。

所谓四大皆空,只是低境界的悟道,真正的悟道是禅宗六祖的话: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无所谓空,无所谓不空,浑然通明,要心中无芥蒂,才能拈花微笑。

“老李,你会不会猜拳?你同我喜爱的湘云很有一比。”十个男人有九个都喜欢史湘云,娇憨豪放的她注定了要做红颜知己,成为男人苦闷生涯里的安慰。

“众小姐里爱探春,众丫头里爱小红。”

二十岁之前,我喜欢湘云这个人,吃鹿肉醉酩酊穿男装,风流倜傥才思敏捷,后来才发现,一个女子太爽朗了,会很吃亏,况且,总要有点心机,以免叫人担心。

偏爱穿男装的女子,祝英台上男校,冯素贞考状元,花木兰出征,穆桂英挂帅,不爱红装爱武装的女子,是对容貌有十二分自信的,有些女子恨不得在脚掌心抹胭脂,风流妩媚是天生的,胭脂水彩岂能粉饰。

史湘云是例外,虽磊落飒爽,到底辜负了这一身英气,默然接受命运安排,《好了歌》里有一句: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脂砚斋批注此句并指宝钗湘云,可见湘云是活到老的,孤独至死,命薄如斯!

湘云自夸真名士自风流,其实是真名士皆悲凉。

先生冷哼:“生女莫若贾探春!”

“才自精明志自高!”

“有何用?终归难掩骨子里天生的自卑,妾生的到底上不了台面。”

我惊讶于先生如此厌恶探丫头,大约是因着她不孝顺的缘故罢,老人们都有那样的夙愿——生子当如孙仲谋,养女堪比大小乔。

但是我爱探春,因为她虚荣,虚荣的人容易成功,她写的一手好字,住着视野开阔的秋爽斋,挂着米襄阳的图,贴着颜鲁公的对联,摆着大鼎,她有问鼎天下的野心,鸿鹄之志,笔墨伺候。

倘若入住大观园,我愿意去秋爽斋做一个小丫头,为探春磨墨添香。去年敏思众才女选红楼梦中人,有幸当选探春,然而过了一阵子,痞子旧病复发,公然以宝二爷自居,以便调戏众女。

古本上有两句话:万紫千红能治国,裙钗一二可齐家。无疑是探春的判词,她是当之无愧的帅才,奈何时命不济,她的铿锵才智,她的骄傲自负,她的郁郁不得志,聪明的女子值得同情,聪明且自负的女子更值得怜惜。

“红楼诗词里最好的句子是那一句?”

“淡极始知花更艳。”

这一句写活了宝钗,只有真正有底气的美女才敢夸这种海口,是一种心机,更是一种境界,有一年春天回老家,果园里百花齐放,唯有梨花似一堆雪,竟压住了万紫千红。

到底她丰满了些,总叫人觉得热,其实她是一个冷人,扑蝶时那种急智叫人心惊。

“你说黛玉风流,作何解释?”

“风流这个词,必须跟才气相连,才高八斗才足够风流,可卿人品风流,凤姐体态风流,多姑娘生性风流,黛玉是个精神生活的女王,思想风流。”

“你喜欢凤姐?小小年纪,尽喜欢曹阿瞒一流。”

“没有凤姐,《石头记》多寂寞,恨凤姐,骂凤姐,不见凤姐想凤姐。”

一个女子雄才大略了,难免歹毒,谁不歹毒?武媚娘更毒,无毒不丈夫。

“那么,也应当喜欢晴雯鸳鸯一类,怎么会喜欢小红?这人急功近利,不择手段。”

“小红有风尘慧眼,懂得投资感情,且后来‘狱神庙慰玉’、‘仗义探庵’,仁至义尽。”

清末的红学家一致认为晴为黛影、袭是钗副,通过相互映射证实一个成语——殊途同归,黛玉情深不寿,晴雯强极则辱。

只是晴雯这蹄子叫人心疼,模样好十指巧,这样自负要强,又不肯低调,岂能不吃亏!

李清照有一篇著名的《词论》,年少轻狂,小女子品评天下大家,一句“词别是一家,知之者少”,将北宋词坛全盘否定,可见她有多自负,无论才女美女财女,太骄傲了注定要吃苦。

“你说说看,怎样才能出人头地?”

“袭人的隐忍、小红的机智、麝月的藏拙,方能成功。”

“你学到多少?”

“惭愧,痞子不务正业一事无成。”

“这是藏拙?”

“在您老巨眼之下,藏着掖着有什么用?”

出来混的,忽悠是第一门课,连更年期的上司都能应付,还有什么人不能应付?初次拜访男友父母,同伯父下棋,逢棋必输,哄得他出了多年来在小区里当长败将军的恶气,只要输的漂亮,何乐而不为?

人与人交往,总要有妥协,越是亲厚的人,越要周旋迁就,不看佛面看金面。
13 有用
2 没用
红楼梦 红楼梦 9.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红楼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楼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