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先生

光阴咖啡馆。
2009-08-29 看过
霍先生的《权力场》在国内终于再版面世了,我为之兴奋;
  
  先生的这本书在台湾韩国已经再版多次,这次国内再版已近酝酿很久了,2007年6月我们毕业的时候大家就都等着这本书的出版,多次问起过先生,其也不知具体日期,7月我们毕业了;一年后的今天才得以见面,好生等待呀。
  
  霍先生是我研究生期间的导师,我毕业论文的指导老师,国内中法制史研究大家,讼词研究国内一二,对先生的学识海峡两岸都有认同;霍先生在我本科的时候是我的院长,在任一届后由于多方原因身退而专心教学、研究。霍先生的身体很差,心脏做过搭桥手术,人也虚弱,但烟酒都还坚持着,尤以烟为甚,每次大课都要吸差不多一包中华或芙蓉王,并且只带烟不爱带打火机在身上,常常和颜悦色地命令我班的一个同学满走廊的为他借火应急,这成了我们课堂一景。我现在都能想起那些坐在经信E区教室内,伴着霍先生特有的低沉声音,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看书的日子,看的什么书是忘记了,反正多和课程无关,现在想起都还惭愧。对先生的惭愧和距离感来源于我对先生的怕,怕是因为尊敬。研究生2年我和先生的交流和对话是有数的, 十个指头应该可以数过来,我想我是他这么多年带过的学生里他最容易忘记的,幸好毕业论文答辩时他作为我的导师回避了,不然他不仅会忘记甚至是不愿意想起我这个学生的,那简直不是答辩,简直可以堪称大便的答辩。在毕业离校前的谢师宴上,我借着酒劲真诚的带着我们全班的小弟弟妹妹们为先生鞠躬,鞠躬是因为2年为师,是因为身为他学生而感到自豪,是因为在先生处学会做人。霍先生并没有在生活上或学习上对我有过指导,但两年里对先生的耳染目睹以及那些拗口的文字枯燥的内容在先生口中以特有的声音与节奏娓娓道来时,霍先生在严冬的夜幕中蹬着自行车从我车窗前骑过时,我忽然觉得先生的高远与博大,更看到了一位传统学者的风范。霍先生会做为我的道德楷模出现在我日后的生活工作当中,更会出现在我彷徨左右道德挣扎时,我想这是我2年中最大的收益。
  
  霍先生的老版《权力场》我是读过的,泛读过一两遍,霍先生并没有要求过我们都读这本书,也没有对我们夸大过这本书的意义,但我们大家都是知道的,这本书除了学术意义以外,在台湾政界以及学术界很被推崇的,台湾的一位王姓大学者谈起大陆对传统文化研究日渐薄弱时,谈起了在叹息之外的惊喜就是读了先生和这本书,并这位台晚老哥在多年后来大陆时拜访过先生并要求签字留念,可见先生之深度;我也曾请先生在我买的那本书上签字,读过之后,那书被我送给了吉林省司法厅律师处的王处长,送出之后就再没有买到过。我觉得我如果能在先生身上学到些皮毛,都可以给易中天,于丹之流作师傅了;可惜我皮毛都没有学到,但我还是不读易和于的东西。用我们班长佑伟小老弟的评价就是“霍爷,那大了去了。”
  
3 有用
0 没用
权力场 权力场 评价人数不足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推荐权力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