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回百度不到了

马三
2009-08-28 看过
“我知道我终将老去,没有人能阻止这件事的发生,你的爱情也不能,我将从现在起衰老下去,开始是悄无声息的,然后是大张旗鼓的,直到有一天你看到我会感到惊讶——你爱的人也会变成另一个模样。”

——[悲观主义的花朵]


书是在丽江旅行的时候从家极小资的咖啡店二搂的书架上拿的

长春是先有图纸才兴建的城市,而我们是傲慢的北方人,天生认为道路放在地图上应该和现实中看起来一样完整通畅、只朝着一个方向爽快地伸出去,永远应该用东南西北来标识路的走向。而南方的道路让我懊恼,它们甚至不应该被称做道路,它们是窄巷、死胡同儿、鸡肠子或者别的什么拗口的东西

那天我和妈在光亮的石子路上晃悠,彻底放弃了对方位的认知,看到岔路就随便指一条晃进去,如果回到眼熟的店铺,就往不眼熟的一边去。走到咖啡馆前是下午两点零一刻,太阳正大,还没尝过云南小粒的味道

店里坐着两个女人,每人指间一根烟,端着咖啡耳语大笑。她们拥有相似的笑容和举止,眉目间传送的细微表情都有一致的波动,才想至少过去的某段时间里她们生之铰链嵌入了对方,才能干涉彼此的纹理至心心相印的如今

手里没书自安不得,顺着陡峭的窄楼梯摸上二搂,回












...
显示全文
“我知道我终将老去,没有人能阻止这件事的发生,你的爱情也不能,我将从现在起衰老下去,开始是悄无声息的,然后是大张旗鼓的,直到有一天你看到我会感到惊讶——你爱的人也会变成另一个模样。”

——[悲观主义的花朵]


书是在丽江旅行的时候从家极小资的咖啡店二搂的书架上拿的

长春是先有图纸才兴建的城市,而我们是傲慢的北方人,天生认为道路放在地图上应该和现实中看起来一样完整通畅、只朝着一个方向爽快地伸出去,永远应该用东南西北来标识路的走向。而南方的道路让我懊恼,它们甚至不应该被称做道路,它们是窄巷、死胡同儿、鸡肠子或者别的什么拗口的东西

那天我和妈在光亮的石子路上晃悠,彻底放弃了对方位的认知,看到岔路就随便指一条晃进去,如果回到眼熟的店铺,就往不眼熟的一边去。走到咖啡馆前是下午两点零一刻,太阳正大,还没尝过云南小粒的味道

店里坐着两个女人,每人指间一根烟,端着咖啡耳语大笑。她们拥有相似的笑容和举止,眉目间传送的细微表情都有一致的波动,才想至少过去的某段时间里她们生之铰链嵌入了对方,才能干涉彼此的纹理至心心相印的如今

手里没书自安不得,顺着陡峭的窄楼梯摸上二搂,回头一望险些跌回去。身后谷底之深,哪怕正午阳光灼伤了皮肉,经络也传不出暖意点不化心寒

右手边棚顶的纸鱼随着风呼呼拉拉,一阵墨香也营散出来。我看目录颇丰,王小波林白加谬的文集都在架上,许是知识分子见过世面瞧了花花世界,藏在丽江连外乡人也不那么惦念漂泊,躲着歇着,逃了杂世寻一时清净

我喝着杯浓得像汤药一样的云南小粒,妈在桌子那头摆弄着相机,说我看书的样子像民国时期的进步女青年,虽然还没除掉小资本主义那套做作虚佞的矫情,但脸上挥之不去忧国忧民的忧愁却不是假相。当然,她说的简易直白,这些扩句一样的辞藻都是经过我一手加工而成。赧颜,赧颜,国忧民患未抱,空论忧愁

想了想,他日来归还吧,姑且给自己一条必行的退路

可怜了我家娘亲,之后几日的闲游,每次闻见咖啡的郁香就双腿发抖迈不出大步,看到那巷子的入口就支吾不前,怪我不该举动如此害她忐忑。其实她不明白,这些出门时小小的怦然心动,也是心动

临了夜关不掉栈口的红灯笼,照在电话的屏幕上,投在心上模糊得没有形状

忽而想起咖啡店里的那两个女人。好在我们还能说,即便各自萧条,也还有同波之叶的互嘲,总归不算寂寞




路灯暗下去,天色亮起来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广告

悲观主义的花朵的更多书评

推荐悲观主义的花朵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