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生豪的另一面

David Rover
2009-08-28 看过

人们眼中的朱生豪往往“只是”一个伟大的莎士比亚的翻译者。或许他的这项攻击过于伟大过于耀眼,人们忽略了他其他的身份和在他短暂的生命里做过的其他事情。
朱生豪自1939年9月起的两年多时间里,一直在上海的《中美日报》社,这份报纸其实是国民党在“孤岛”上海的一份直属报纸,在当时主要宣扬抗日思想,在这期间,朱生豪写了多大1141篇小言,总字数达到了39万6千余字。“小言”,一指一般篇幅比较短小,数百字甚至有时是几十个字,最短的一篇只有37个字,二来指这不过是作者的“小家”之言,仅供读者参考之意。
但正是这些“小言”,却展现了一个不一样的朱生豪,一个和文弱书生不相符的精悍形象,文笔和他的莎翁译作有太大的不同,退却了唯美和婉约,从头到尾都是铿锵有力的呼喊和对敌人的嘲讽和蔑视。
时值二次世界大战全面打响之际,朱生豪的小言作品几乎完全都是针对这场战争做的战情最新通报。作为一个记者,精通英文,这点对他获得最新的欧洲战况,美国对战争的反应都是很重要的,他站在一个立场上,一直批判者法西斯纳粹,轴心国和嘲讽一些“飘摇” 的国家。
最有意思的要数两个国家了,一个是泰国。
泰国在二战中的态度颇为不定,甚至泰国总理对新闻记者说“泰国有加入三国同盟之可能”。惹的朱生豪先生嘲讽了一番:可是在地球的另一面,却有一个无足轻重的蕞尔小国,看着东西两方极权国家的横行一世,不禁眼红,居然会作起“登龙”的美梦来~~她不想她在德意的眼中,不啻渺沧海之一粟~~迟早是囊中之物。身在危巢之上,尤做非分之想,实在是不自量力到了极点。
还有一个就是爱尔兰,爱尔兰自然是英国为眼中钉肉中刺,所以当德国轰炸英国的时候,他甚至是暗地里高兴偷着乐的,并且一直宣称着“中立”。而爱尔兰眼中的中立在德国看来是一文不值的:如果我能拿下英国,你爱尔兰算是个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来中立?
弱国确实是没有外交的,甚至是没有渔翁得利的机会的,无论是德国还是英国最后赢了,所谓宣称“中立”的爱尔兰到最后也不会捞到什么好处,德国最后宣称如果有美国船只停入爱尔兰港口,将立即将其炸沉。爱尔兰当然连个屁都不能放。所以中立也是要有保障的,比如瑞士一直保持着中立,但他一直保持着一支高素质的军队,连教廷梵蒂冈的安全保卫任务也是由瑞士负责。
所以朱生豪先生说了:伐勒拉总理是一个狂热的民族主义者,也许憎恶英国的成见使他固执不化,但他必须明白在希特勒的词汇上,“中立”两个字是根本没有的。
朱生豪的观点是非常明确的:抗战,反纳粹。
他在《中美日报》上的专栏小言可以看作是对二战战况的及时播报,也可以认为是他自己思想的个性迸发,很多地方可以看出他自身思绪的痕迹:
我们对日本人民毫无恶感,更没有必欲使他们一尝中国人民所尝受过的痛苦以为快的心理~~~(注意,这是在战争期间所说的话,和我们现在所评论的风凉话是不一样的。)
他还至少两次提到了阿Q精神,日军因为被华军奋力攻打,不得已撤退,但在电讯中却称这是达到预期目的时候的“悠悠而撤退”,朱生豪评论到:在华军威力下狼狈坤推,而自谓“悠悠撤退”,不意阿Q精神乃见于此。
在当时上海街头很多怪标语(可能是宣传日本“东亚共荣圈”之类的招贴),很多小学生看不下去,成群结队的去撕毁,他引用了耶稣的一句话:人若不变赤子,将永不得救。
事实如此。
2009-8-28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推荐朱生豪小言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