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一般的父母

张喂
2009-08-28 看过
张喂

“人对人是狼”,霍布斯说。当然,这里也包括你的父母。


1651年,年迈的霍布斯冷静地释放了一头噩梦般的巨兽——利维坦。《圣经•约伯记》中提到过这种动物。它鼻子里喷着火焰,口中冒着黑烟,锋利的牙齿能划破大海的巨浪。他生性暴戾,残忍无情,其强大的力量能与魔王撒旦匹敌。当末日审判来临,它将把所有人吞噬,卷入冰冷的海底。在基督教的历史中它被描绘为“嫉妒”的化身,用狞厉的大口,撕裂、吞咽人们的灵魂。

霍布斯在书中写道:“人们不断处于暴力死亡的恐惧和危险中,人的生活孤独、贫困、卑污、残忍而短寿。……人性竟然会使人们如此彼此互相离异、易于互相侵犯摧毁”。人们掀起征服的战争,并建立起城邦来保护自己,践踏他人。一旦胜利,他便与失败者签订契约,树立自己暴虐的统治权,战争于是停止。这是和平的起因,也是国家的起因——征服者或被征服者的统治权。

然而,还有第三种形式的统治权:“一个大家族如果不成为某个国家的一部分,其本身就主权的权利而言便是一个小王国;不论这家族是由一个人及其子女组成的,还是由一个人及其臣仆组成的,抑或是由一个人及其子女与臣仆组成的都是一样;其中父亲或家长就是主权者。”一个初生的孩子,他的生命权完全的交予父母。没有家长、没有母亲,孩子无论如何也无法生存下去。他本能地表现自己的意愿只能通过需要、叫喊和恐惧。他只能服从父母,服从家长,完全的按照他们所说的去做,因为只有依赖他们,他的生命才能继续下去。于是,父母在孩子身上行使着国王式的绝对统治。霍布斯说,孩子的这种生存状况与战争失败的被统治者之间没有任何本质的区别。当一个好的君主(父母)降临时,被统治者自然感恩戴德;当一个恶劣的君主(父母)诞生后,被统治者除了用死来解除他们之间的“契约”外,几乎没有另外的办法“改善”这种状况。

这只是17世纪的情况,今天的危险还不止于此。假科学之名的“神圣力量”将给予家长更多的统治手段。孩子需要被评估、被分类,被定义为是否具有某种“罪恶”的“疾病”。正如在网瘾治疗中我们看到的那样,孩子需要在被电击的强迫下承认“自己是有罪的”、“自己有病”,然后对着统治者,他的父母、老师下跪,用痛哭流涕来满足统治者们高傲的“尊严”。下跪,即是对肉体征服关系的确认。在坚硬地双膝与大地的磨砺中,感受统治者的威严与被征服地痛楚。低下象征着尊严的头颅,放弃自己所有被隐喻为“反抗”的动作。用哭泣将外部的肉体感受与心灵的颤抖联结起来,使统治者的权力不仅撕裂着他的肉体,还要渗透入心,乃至在孩子的灵魂上,打上征服者钢红的烙印。甚至,更无耻的是,他们还要让孩子“感恩”——让孩子不但享受着他们狂虐地摧残,还要在这痛苦中找到自己的“幸福”。

这便是“伪科学”的进步带给人们最直接的感官享受——欣赏一个如性奴般的孩子对“主人”的颂歌。

“这都是为了你好”——统治者如是说。

罗素认为这一切都起源于“嫉妒”。年老的人知道他的生命无多,只能嫉妒的看着年轻的人拥有更多的机会来改造他们的人生。于是,那些如恶灵般的父母将自己的幽魂附着在孩子身上,让他们走上自己欲求而不得的痴枉与幻想,妄图这样,他们便能从孩子的身上看到自己早已消逝的辉光,并在孩子们挣扎的灵魂痛哭中满足的微笑着,却不知道自己的灵魂早已被那头暴虐的利维坦吞噬,仅仅留下了一个腐朽的空壳。

这无疑是末世审判的隐喻。当权力的残忍与无耻侵入到每个人的灵魂时,一个利维坦便会在他们的身后悄悄地游荡。
37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3条

查看全部13条回复·打开App

让孩子告别网瘾的更多书评

推荐让孩子告别网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