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精神伤缅 用肌肤欢好

sakina.wu
2009-08-27 看过
那還是06年,寫這篇字的時候,我還沒收到這本書。
是在網上在線看的。
後來,我和妳從南到北走了很多地方,我們在陽朔騎單車去附近的小鎮,你坐在我後面說:橘陶,我會忘記生命里的很多男人,但我不會忘記你。在西安的書院青旅,我覺得那紅燈籠讓人想起古時妓院。在蘭州我們一起詛咒那個不合格的青旅。在寧夏騰格裡沙漠我們一起騎了幾小時的駱駝……很多很多的記憶。

今天突然看見這篇文,那些記憶又一下蹦出來。

我突然想著這個冬天,我們又要見面了。就很歡喜。

只是不知道還有多少人會在你的故事里感動。





用精神伤缅 用肌肤欢好
     
        文/橘陶


她说,用精神伤缅,用肌肤欢好。

2006年,1月18这日的13:54,我打开文件夹看你最后的《荼心记》,并打开WORD,开始给你写信。我想紧紧跟随自己的思维,记录这篇小说最后给我的絮末感动。

然后我看见你写:在沼泽里翻寻挖掘经年荼靡的花朵她不敢说无悔,真正云淡风轻又哪会不悔。是,真正的云淡风清根本不会提到无悔,在云淡风清之后悔与不悔都已不再重要。心死,或心老,也只是一个主谓结结构,后面不能给跟宾语。它是终结。

你知道么,在看这篇长达七万字的小说间,我一直压抑着自己给你写信。我想起一个狐女子曾经对被子说过,我想告诉你,再世为人不容易,我不要在你的字里看见自己的影子。

共鸣,其实无处不在。

“世间感情总是有不同方式突现出来,或炽热,或淡然,或外露,或深沉,却是同一深度。只是方式的差异感受到厚此彼薄,其实内容都一样。就像夏日热烈的蔷薇与冬日凄清的梅花,谁能说谁不是一季的绝唱。”

可是,你的这些字句还是在这个暖洋洋的午后不动声色地向我潜来,那么温柔的咄咄逼人。于是,我不禁要假想,也许那人对我亦是爱的,且与我是同一深度,只不过他的爱是冬日凄清的梅花,而我的,是夏日热烈的蔷薇。他的爱无法逾越绵长的冬季盛放在我的烈日晴天。于是,我的爱便只能这般无辜地被牺牲掉,勿怪任何,只愿花期不同,体会不了那样的热烈。

我绝对不会学着别人那样带着一副又是敬爱又是好奇地问,你到底是怎样的女子,你怎么写得一手这么冷艳又绝望的字。

“你永不明绝望是怎样的一种心情,是骨子里刻着毒,刮不下,洗不着,撬不开,一生伴随。它把它看的世界带给你,你永远按照它的角度去观望这世间,并不可以改变。”

绝望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倾国倾城,其实并无几人能真正地懂它,我坚信。
 
“人生就是这些疼痛像周期性的疾病让人防不胜防,我们注定没有医治的良药。我们遇见某个人,不过是场绝望地病症,即便医治好这一场,还有下一场。生生不息的就是这些病症,它不会像幸福一样会迟钝停止,它只会一场又一场地巡回着。

能清楚地说出这种病症的疼痛时,已经不是痛的内容。于是,为了证实这次是痛,我将深深沉默。“来喜。我竭力地杜绝其他人可以给我痛的方式,于是,无人可将你比。如果有人比你令到我疼痛,我也只是深水里沉溺的鱼,消失任何声响。”

和你说话的时候,你说,我和她很像。裴胭嫫。但我知道你在写裴胭嫫的时候,更多时候是以你自己的思维和观念来勾勒的。字典里对嫫的解释,说嫫母是传说中的一个丑女。而大禹治水的典故那么著名,尧,舜,这些人的名字,每个人本身已是一个经典。你把它们串联在一起,用心何等良苦。

想和你写一封长长的信,不只是想想。是不想被触动。我亲爱的,香水。
  
“你知道我有多勇敢吗?舜,从小我都在抵挡“它”,“它”变着方式偷袭我的人生。即便是那些陌生的人群,一些与我无关的人,“它”照样来去无阻地偷袭我。我居然不能用任何形容词来讲诉“它”。在我启口的时候“它”就逃离,而我沉默时,“它”就卷土重来,一次次地凶猛而来。”

可是,香水,你又知道我有多勇敢吗。我的勇敢不是我对“它”三缄其口。而是我对生活的态度,或许这话说得有些过,我明明过着在别人眼里痛心疾首的生活,还敢夸下这样的海口,说我对生活的态度这样的大标题。但,你要相信,我绝对可以在前一秒哭得半死,下一秒就在阳光下对着别人绽放灿烂得如同向日葵般的笑,我可以,我绝对可以。并且,不露痕迹。

念高中的时候,我每天都会和一个白羊座的女孩子讨论我们要写什么样的小说。我勾勒那些人物的性格,对白,关系等等,我们并不动笔,这个过程就会让我快乐起来。有时候我们还会想要给他们怎样的结局才是最悲惨的,并不是离别,不是死亡,不是俗套的明明相爱却不能在一起。而是看着彼此反复折磨,却停不了手。所以胭嫫的死,并不让我痛。是的,你本可以让我更痛,或让更多人痛。就像胭嫫最后遇见的那个男人,怎么可以那么完美。你可以把他写得再猥琐一点,但他们依然纠缠。然后直到厌倦,胭嫫离开,踏上另外一段旅程,就这样生生相克,生生相息。永无尽止。

这样才是你说的骨子里刻着毒,刮不下,洗不着,撬不开,一生伴随。
  
死亡太美好,我们终于会获得,但极早获得,却是另一种悲凉。悲凉不及绝望来得彻底,就算绝望亦是一岁一枯荣,春风吹又生的。
 
4 有用
2 没用
荼心记 荼心记 评价人数不足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荼心记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