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徨之刃》——得到与得不到的补偿

欧阳杼
2009-08-27 看过
谁之罪?

忘了在哪里看到的这句话(大意):“俄国人可以原谅德国人,因为他们攻克了柏林,强奸了德国妇女,把德国分裂了45年。”斯大林曾说:“血债要用血来偿。”很明显,俄国人做到了这一点。我并不想在书评中谈论政治和历史,用这句话最为书评的开篇,是因为在阅读此书的时候,脑子里无由来地想起这句话,久久挥之不去。
《彷徨之刃》中,长峰的女儿绘摩被两个少年强奸致死,他觉得日本的《少年法》没办法制裁那两个歹徒,于是选择自己复仇。这便是本书话题的焦点:是否可以有法外正义?长峰的情况是这样的:法律对犯人,尤其是少年犯的权利保护过多,那些人的名字不会公开,刑期也不可能很长,待到三五年之后,他们就可以重新步入社会。与此同时,法律往往忽视受害人家属的感受。自己的女儿被凌辱致死,杀人犯却毫无悔改之意,就算判刑,刑期也只是轻描淡写,这帮不思悔改的人出狱后,又会不会去凌辱其它女孩子?
这是最坏的结果吗?不是。最坏的结果是,其他蠢蠢欲动的人,看到有的少年犯杀了人而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于是误认为法律不会制裁自己,纷纷效仿,导致更多无辜的人受到伤害。
这是谁的责任?
那些少年犯本身有责任,他们不该犯下罪孽;那些少年犯的父母有责任,他们没有管教好自己的儿女;法律也有责任,处罚过轻的条文让坏人以为有可乘之机……
法律的作用,应该是惩恶扬善,不仅仅是让犯罪者得到惩戒,还应该起到以儆效尤的作用。这样受害者家属才可能心安理得。可是,现实生活中的法律,往往连其中一种作用都无法实现。所以,长峰无奈选择自己复仇的心情,我完全理解。

怎么办?

受到伤害,平衡心理的方法有两种:一是得到加害者的补偿,二是在加害者身上施加同等的伤害。比方说自己的东西被偷了,抓住小偷之后可以申请民事赔偿;但这种方式不适用于长峰。因为人死不能复生,纵然给你再多的金钱,也无法抹去心中的悲痛。更何况,两个少年犯完全不知悔改,法律居然还要保护这种人的权利,让受害者家属心里怎么平衡?
法律有第二种平衡心理的方法,但是在这个案例中,这种方法似乎无法起到应有的效果。必须承认,法律有固有缺陷,口口声声说法律是为了保护所有人权利的人,可曾想过:为了保护极少数本性恶劣、罪大恶极的人的权利,是不是可以让大多数人处在危险的环境下?日本的《少年法》或许就是这样的法律,而且这种法律或许反倒成了滋生少年犯罪的温床!
诚然,法律在不断完善,条文也在不断修改。但其中夹杂了一个悲凉而又无比清晰的事实:每一次条文的修改,都需要鲜血和人命作为祭品。或许法律条文以后会修改,但在当下,长峰没有办法获得补偿,他的生命,在他女儿死去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消逝了。
作为读者,我个人对故事结局极为不满。这种结局,并不能防止今后不再出现同样的悲剧,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悲剧还会一再重演。长峰的方式,究竟是不是在坚持正义?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只有这种方式,才能让他得到补偿,才能警醒世人,才能促使法律的修改,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没有人帮你伸张正义,正如同俄国和德国,所谓的正义只能靠自己争取,所有的补偿只能靠自己来取得,凭借自己的力量来获得话语权。宽恕可以成全自己的美德,却无法让后来的恶徒警醒。把自己放在道德制高点上,恰恰是在强奸公众的安全环境,让宵小之徒误以为有可乘之机。
难道要等悲剧一再重演,才连忙不迭地思考在根本上解决的问题的方法?
刀刃无须彷徨。
139 有用
17 没用
徬徨之刃 徬徨之刃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4条

查看全部64条回复·打开App

徬徨之刃的更多书评

推荐徬徨之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