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硬的“太医粉丝

解惑蠹虫
2009-08-27 看过
坚硬的“太医粉丝”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7月22日12:51 中国新闻周刊
  坚硬的“太医粉丝”

  一份长达百页的汇款单记录,记下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求医者的膜拜,它们的主人来自某个生物研究所、环境科学信息中心、卫生监督所、县人民医院、政府人防办、水利局、日报社、公安局、财政厅

  本刊记者/严冬雪

  刘弘章的主要观点是“三分治七分养”,尤其是“七分养”的内容,正应了中国人的养生观念。面对质疑和指责,信徒们纷纷指出“养”是重要的,那些没有治好的人是因为他们没有做到“七分养”。

  信徒们不知道的是,他们信奉的养生说的主人——刘弘章,会在两个小时内抽掉六根烟。一年半以前,出现在《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面前的他头发稀少、凌乱,嘴唇乌黑发紫,胡子拉碴。与他们在书上、“太医网”上见到的那个神采奕奕的照片判若两人。

  他们同样不知道,让他们不要吃晚饭,绝对不要吃肉块,也不能吃细粮的刘弘章,会在家里请保姆包牛肉馅的白面饺子,做晚饭吃。挨着菜市场五百米的刘家会整盆整盆地往家里买大虾。而绝不能吃的肉块,却出现在他牵着的亲孙子手上——小孩子拿着一串羊肉串啃得欢快。

  他们统统都不知道,对待自己和家人,刘弘章是这样“养生”的。

  塘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办公室主任吴福根随手拿起办公桌旁的纸袋,从里面倒出了十来封邮件——自从8个月前刘弘章被依法逮捕后,天津市塘沽区的卫生部门,乃至市政府便不断收到来自信徒们的信件。

  这些邮件来自上海、北京、深圳、吉林各地,发件人各不相同,但邮件的形式却高度统一:它们一概由EMS快递发出,信件一概两页,一概为打印件,一概被订在EMS蓝色快递信封外面,就连装订的位置,都一概为距左上角一公分位置,由一颗订书钉将信和EMS信封钉在一起。

  外观如此一致的快递邮件,看上去就像从一个妈的肚子里出来的多胞胎。

  除了信件,还有书。一本名为《生命的疆界——中国太医养生自疗案例调查实录(刘太医调查)》的书于2008年10月份出版,封面是刘弘章的半身大头照。此书号称是一部刘太医“三分治七分养”实效的采访调查报告。作者采访来自全国23省市自治区的119人,涉及养生实践者逾1000人。职业则多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年龄层上至耄耋,下至婴儿。

  这本书的内容,基本上是刘弘章曾大卖的“太医养生系列”的延伸。“太医养生系列”中罗列的大量医疗案例,经担任过导演的作者赵英健之手的演绎,在《生命的疆界》中展现出来,愈发生动。

  此书出版不到两个月,刘弘章就被捕了。但来自患者的信件和这本书,则被一并寄往塘沽药监局、卫生局、市政府。

  网上的舆论攻势也如火如荼。在新浪博客、百度贴吧、天涯论坛,还有“刘太医养生论坛”,信徒们与批判者的争斗从未停息。而其中一个叫宋晓斌(网名“真牛”)的人显得尤为突出。

  从刘弘章被捕后一周,宋晓斌的博客便开始出现大量的有关刘案的文章。以“忠肝义胆刘氏家族——刘弘章受批判背后的故事”“满门忠烈刘氏家族”为标题的博文也开始出现,与此同时,刘弘章的“太医养生系列”中的大量文章开始被转载至此博客。

  作为售药宣传重要途径的“太医网”已关闭,但另一个替代品在网上出现——“健康365:刘太医养生论坛”。论坛的创建者宋晓斌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他不认识刘弘章,与刘之间的交往也仅限于电子邮件。2008年5月20日庭审那天,宋晓斌出庭作证,他说,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刘弘章,他觉得刘弘章非常强壮,“就像铁塔一般”——这一描述与《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所见相去甚远。

  自称与刘弘章素不相识的宋晓斌,在证词中说,自己于1990年查出乙肝病毒携带,2002年发病,2005年年底开始按照“太医养生系列”丛书进行养生,并配合刘弘章所售“变痊散”进行治疗,仅4个月后肝功能便正常了,到了2008年7月,他的乙肝表面抗原转阴,表面抗体也出现了,“彻底战胜了乙肝”。

  这份证词经由宋晓斌回忆发表,在他创办的论坛上传播,也被贴在了他的个人博客上,被传播至各大网站、论坛、博客。另一篇华北电力大学教授乞建勋的庭审证词,也同样贴在论坛上。

  此后,宋晓斌的ID又陆续出现在天涯论坛,百度贴吧等任一个出现刘弘章案件讨论的地方,宣扬“济世救人的刘爷”“惨遭污蔑的刘氏家族”,同时,他还肩负着审判“药监局公信力”的重任,一再发博文讲“幕后故事”。

  除了发文外,宋晓斌寄给塘沽药监局局长的《生命的疆界》及信件,也出现在药监局收到的那些多胞胎邮件中。

  但宋并不是唯一的信徒。一份长达百页的汇款单记录,记下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求医者的膜拜。这些少则两千、多则数万的汇款单,它们的主人来自某个生物研究所、环境科学信息中心、卫生监督所、县人民医院、政府人防办、水利局、日报社、公安局、财政厅⋯⋯还有某乡镇某村、县中学小卖部、老工人退休娱乐室⋯⋯

  2008年5月20日,刘弘章及赵秀敏接受庭审,宋晓斌、乞建勋等三人作为被刘弘章一手治愈的病人,出庭作证。据宋晓斌说,那天还有来自福建的病友,因为对刘弘章被捕特地远道赶来参加庭审,“非常感人”,宋说。

  在宋晓斌创建的论坛上,他在首页置顶了“刘太医受诬告案”专题,在这个专题下,名为“渭琳”的网友接连发表三篇号召网友对案件审理各部门及媒体施压的帖子,并用标题红色重点标出。而这一网友的身份,在该论坛为“超级版主”。

  由于刘弘章自被捕后已八个月仍未宣判,网上由“危重癌症病人”联署的“危急癌症病人跪求黄市长尽快释放刘弘章医生请愿函”也在四处传播。在此帖中,“联署者”们列举了一个个失去刘弘章指导从而丧命的触目惊心事例,并对天津市市长黄兴国表示“如果不是他们(塘沽检察院、法院)的劝阻,我们早就到北京去反映情况了。”

  同号召网友向有关部门施压的帖子一样,这封联署信也由网名“渭琳”的人发出。宋晓斌则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从另一个方面讲,刘弘章被关八个月也是好事,因为办理此案的检察官、看守的狱警等,在这八个月中都逐渐体会到了刘弘章的养生之道的好处,并对此案有了新的认识。

  一年半前,在刘弘章位于唐山里小区的家里,记者曾与他面对面地交谈。当时的刘弘章,一边抽着烟,一边眉飞色舞地他吹嘘自己显赫富有的家世、贩卖军火的职业、懒得卖药(因为只能赚点小钱,与卖军火相比不值一提)等,而每谈到治病上面,便转移话题。一如他当时的作风,在与记者的通话中,宋晓斌始终在强调“七分养”才是重要的,药物是否有效不好说,但“从我个人角度说是有效的”。

  关于刘弘章的“太医”身份,宋晓斌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只是“相信是真的”。宋晓斌说:“我做这些事情,完全出自自愿。没花多少钱,只是花些精力罢了。”

  自称出于自愿的宋晓斌和那些不知出于什么目的的摇旗者们,不知他们是否知道,他们拥戴的“刘太医”已经对警方亲口承认“我是个骗子,那些都是骗人的”。
16 有用
4 没用
生命的疆界 生命的疆界 评价人数不足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6条

查看全部16条回复·打开App

推荐生命的疆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