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以不永伤

上官薇薇
2009-08-26 看过
看《挪威的森林》的过程中,脑海中反复的浮现这句话,在豆瓣上这似乎是本热读的书,我没有读过,但是莫名其妙的记住了书名。

《挪威的森林》看过三遍,前后间隔有几年的时间,每次都没能完整的一气看完,总是断断续续翻开读上几章又放下,但是下一次再打开书,仍然能够清晰的记得停住的章节,与书中人物并行的情绪也丝毫没有减少,可以很快进入故事的中心,仿佛旅行的人很快的寻找到标记,力气十足的沿着即定的路线前行。

这就是村上春树的语言魅力,可以随时与你亲切相容。

一直都是这位日本作家的忠实读者,他的大部分小说都读过,散文杂记也读过两本,印象最深刻是与《寻羊冒险记》故事相关联的《舞,舞,舞》,在读的整个过程中感觉语言流畅,故事精彩,仿佛坐在过山车的最前排享受风驰电掣的感觉,又好像处处都暗藏转机,随时都在等待峰回路转。

然而这本《挪威的森林》却另我看到头痛十足不得不放手,但是又欲罢不能不得不反复思考,反复去感受书中主人公渡边君的内心。

第一次读的时候,我的确不赞同这本书在周边四起的好评。自以为不过是一段青春往事,一个少年成长路上的情感经历,在那些日子年少的我们不谈死亡,不接触性,以为爱情就是单纯的拉手拥抱,怎能从渡边那些略混乱的私生活和周边的爱人友人相继死亡的阴影中感受到他对爱情纯真的执着,对生命的珍惜,厌恶都还来不及,哪能体会到村上春树想要营造的让全国少男少女流尽眼泪的纯情。

日本人对爱情和肉欲的明确界限,对死亡的执迷和敬重简直让我们尴尬到手足无措。

大概是成长了,大概是开始明白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也不可或缺,开始了解肉体的纠缠不一定就是道德败坏的堕落,也会在拥抱中感受到一丝寂寞的温暖,开始发现死亡时时潜伏在生活的另一面如影随形,人性的复杂无从分析无从简化,在过去年轻的那段日子,原来是我们最原始的纯真。

于是可以沉下心来重新去审视村上想要创造的这个世界,在沿路风景中,被那一抹淡淡的忧伤,那一层薄薄的迷雾,还有深藏其中的迷茫和无奈缠住手脚,不由得蓦然记起,自己在二十岁的时候也曾经如此激烈又消极的看待过这个世界。

渡边对直子的爱活在他独有的内心世界中,那里的他是为外人所不了解的,在爱直子帮助直子的过程中他仿佛可以得到自我的救赎,如果直子脱离了爱人木月死亡的阴影重新获得阳光那么渡边他本身的生命也就有了重新开始的机会。而他对绿子的爱又来自现实的世界,绿子就仿佛一束顽强的透过迷雾照进渡边内心的阳光刺痛了他紧闭的双眼,让他开始发现生活与众不同的一面,绿子在重重困境和打击下的那份自信和快乐,又不自觉的给了渡边治愈的希望。

直子同绿子两个人仿佛两只来自非现实和现实世界的手,分别紧紧的拉着渡边的胳膊,支撑起他无从左右的生活,直到直子的突然撒手人寰,渡边的世界也彻底的沉沦了。书中没有过多他如何悲痛的描写,他只是拖着一具空乏的躯体如孤魂野鬼一样游荡过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城市村庄,风餐露宿,既没有方向亦没有目的地,在尝试着接近死亡的边缘。但是他又靠自己的力气生生的从这泥潭中挣扎起身,发出必须要将那些已亡者甚至直子忘却才能够生活下去的感叹。

他剥落了自我的一部分随直子奔向死亡的世界,又让新生的自我顽强的存活下来。一如他曾经对直子感叹过,我们在面对黑暗,噩梦,死人的时候太缺乏勇气。他终于鼓足勇气从死亡的阴影中走出。

渡边38岁的时候在机场听到那首《挪威的森林》想起直子想起他的青春不由的潸然泪下,他重新感受到了年轻时候那种不知身在何处的迷茫,但是如今已经不是那般沉重难耐,剩下的只有淡淡的忧伤围绕。

我开始为村上春树在书中描写死亡时所持有的口气所折服,那样的平常和淡然,仿佛死亡就像平日里选择餐馆就餐,选择图书馆的某本图书,或者回忆某场电影一样,只是偶尔某刻回想起来,对死亡的白描只会让活着的人们犹如被巨石撞击胸口般,被悲凉的感觉所袭击,唯有无法倾诉的迷茫。而我也终于从书中感受到对死亡徒有恐惧是没有用处的,我们必须学会同死亡并行着生存下去。正如渡边所说,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存在着。

然而这位作者却怎么都是那样一位积极生活,热爱生命的人。

说到底在如今经济高度发达,热闹拥挤的社会里,不管是像永泽一样沉醉而冷静的活着,还是像渡边一样清醒而敏感的徘徊着,或者是像木月一样毫无征兆的死去,我们的心灵始终太过孤单。

维以不永伤,无论如何,想到的也只有这句话了。


                                                 0 9年8月25日
7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挪威的森林的更多书评

推荐挪威的森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