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上谈兵】演义中的说客之最(四)张松

[已注销]
2009-08-26 看过
最谋私:张松

说客使者留给人的印象通常还不错,有如唐雎不辱使命的,有如苏秦张仪凭三寸舌改变时局形势的,即便只是三国演义中的说客,也多是急难救国,挺身而出,不避斧钺出使敌方友方敌友不明方,忠心为主唯恐辱了使命丧了尊严。但其中有一位例外,那便是我们的张松张别驾。

永年兄的出场还是颇具国士风范的:“主公放心。某虽不才,凭三寸不烂之舌,使张鲁不敢正眼来觑西川”“某闻许都曹操,扫荡中原,吕布、二袁皆为所灭,近又破马超,天下无敌矣。主公可备进献之物,松亲往许都,说曹操兴兵取汉中,以图张鲁。则鲁拒敌不暇,何敢复窥蜀中耶?”一番话有义有谋,既表现了自己不避辛劳,急主之所急,又展现了自己的智谋,引曹操攻张鲁,上好的引友杀敌、围魏救赵之计啊。可是且慢,看我们的张别驾是怎么出川的呢?“松乃暗画西川地理图本藏之,带从人数骑,取路赴许都”,话说他说曹操攻张鲁,带西川地图为何?

暂且不论此等行迹,先看看张松说曹操的结果。明显,张松自恃才学,又荷西川之重,很是想和曹操眉来眼去一番的。可曹操早已不是昔时阿瞒,灭了吕布、二袁,又新破了马超,自是傲睨得志,观天下如在股掌间时,西川都未必入眼,何况一小小西川别驾,你张永年还指望倒履相迎的待遇吗?先等着吧。如此等了三天,待遇是叱骂——将杀。然后便灰溜溜的连夜出城,收拾回川了。

至此,我们刚刚的疑问有了解答,张松所暗画西川地图为何?且看:“松自思曰:‘吾本欲献西川州郡与曹操,谁想如此慢人!我来时于刘璋之前,开了大口;今日怏怏空回。须被蜀中人所笑。吾闻荆州刘玄德仁义远播久矣,不如径由那条路回。试看此人如何,我自有主见。’”

可见,张松出川的目的非为刘璋也非为西川,乃为谋私也。通常谋私者,多为私名私利,细计较张松其人,恰恰是两者皆要。

先说私名。张松言语,颇为傲然自得,不惜开罪曹操,而与杨修言论之时,现才学抖机智,寸步不让的表现自己。并且易见,其对曹操的轻慢顶撞也是因为曹操“傲贤慢士”。通俗点说,张别驾是很当自己是回事儿的,他要的是礼让、看重。不如此是不会拿出那张袖里地图的,即使他的本意就是献川。如此,我们的刘备便有了可乘之机。
要说诸葛这人,放在现在绝对是心理学大师、公关高手。击敌时专打七寸,联友时绝对投其所好。这边张松小心思里想着“吾闻荆州刘玄德仁义远播久矣,不如径由那条路回。试看此人如何,我自有主见”。那边诸葛已是布置妥当,且看这一步步递进式的马屁:“赵云:‘某奉主公刘玄德之命,为大夫远涉路途,鞍马驱驰,特命赵云聊奉酒食’”,“关羽:‘奉兄长将令,为大夫远涉风尘,令关某洒扫驿庭,以待歇宿’”,最后“乃是玄德引着伏龙、凤雏,亲自来接。遥见张松,早先下马等候”。重将们鞍前马后,主人下马相迎,如此这般倾国礼遇,再加上刘大临别时的“潸然泪下”,早把这张松笼络得眉开眼笑,恨不得剖肝沥胆了吧。不但主动献出地图,还殷殷许下内应。
如此可见,张松不止好名,这“名”之一字就是他的七寸。掐准了,大可用也。

再说私利。
张松出蜀,明者求援救川,暗者呢?注意:他是“暗画”西川地理图本藏之。也就是说,他还没确定把西川献给谁之时,便打定主意要献川了,其对刘备言“某非卖主求荣”,可是怎么看这厮就是个卖主求荣。来看为何?张别驾自言出“刘季玉虽有益州之地,禀性暗弱,不能任贤用能;加之张鲁在北,时思侵犯;人心离散”,白话文翻译一下就是:刘璋这棵树随时可倒,猢狲之一张松想换株靠得住的大树,当然对不起,你刘璋的领地便先作为投诚礼物吧。刘大和曹操不同,西川对于他这仅有荆州还是赖着的“汉朝宗亲”来说可是至关重要,于是一面推脱一面许下:“他日事成,必将厚报”。
如此,在刘备这名利双收的张松欣然回蜀,内应去也!

值得一提的是张松的结局。张松回蜀,说动刘璋迎刘备入蜀,且联合了法正孟达为内应,若无差错,便只等着刘备的“厚报”,做他的开国功臣了,当然张松自恃才学,自封贤名,肱骨重臣也是要当的。可这一切都终止在其兄的“不可不首”上。我曾试图想张肃告发张松只是为对刘璋的忠心,可是,但凡有一点兄弟之义,见此谋反之事,不说不劝,而是“连夜将书见刘璋,具言其弟张松与刘备同谋,欲献西川”,如此可见其私心自顾不亚于其弟,张松一家尽斩于市,想来张肃一家便可以保全,可谓一母生子皆谋私,以谋私杀谋私,可谓死得其所。
最后刘备占得西川,张松未及得“厚报”便“先向成都血染衣”了,但三国演义里说客最谋私之名张松是绝对当之无愧的。
4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三国演义(全二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三国演义(全二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