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之鞭——草原上的征服者

樽弦
2009-08-26 看过
       “上帝之鞭”,传说中是成吉思汗在征服花刺子模帝国途中对不花刺城里民众的宣称,后来演化成了来自草原的世界征服者们的代名词。

    而《草原帝国》,以一名欧洲历史学家的笔触,谈及亚欧大陆上自上古时代开始的贯穿3000多年的历史,引用了中外大量史料并一一作出辨析,加之自己的较为公正的评价,讲述出草原民族对整个世界的巨大影响,视野开阔,气势雄浑,尽力描绘出接近真实的草原全景。作为一名普通读者,也许开始时兴趣不大,但坚持读下去,对历史知识的丰富大有裨益。

    700多年前,亚欧大陆陷入了文明与野蛮大冲撞的时代,成吉思汗领导下的蒙古帝国给如此一片广袤的地域带来了不安。战火遍地,举目即是狼烟,文明面临着空前的灾难。在那个冷兵器的时代,我们不得不承认,蒙古骑兵确实是最厉害。他们可谓那一时期战争中的天才。他们从游牧、捕猎的生活里学习打仗的方法,可以说,他们在面对要攻打的军队时,早已在头脑里将其想象为自己要捕杀的猎物,所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对于成长在马背上的民族,战争犹如生活,战争是另一种形式上的捕猎。我想这和他们在胜利之后不带一丝犹疑的屠城之举多少是有些关联的。捕猎时积累的大量经验,都被他们化作战场上的兵法,那般的灵活多变,制造出“无处不在”的假象,把对手折磨得精疲力竭,再出其不意克敌制胜。他们继承了匈奴人对汉战争中“诱敌深入”的策略,并将其发挥得近乎完美,导致多少英勇无畏的铁血男儿折戟戈壁;他们是聪明的,在持续的战争中学会了利用“第一阶段”胜利后得到的俘虏,这些人被他们用刀、箭逼迫着与自己人拼命,而蒙古骑兵们则在不受折损的情况下等待着城门大开的那一刻。

    他们有独特的智慧,同时也是无知的。他们没有属于自己的语言文字,在这方面只能借助于汉化的契丹人和回鹘人;他们,包括成吉思汗在内,对农业文明一片茫然,既不了解它的价值,也不知道征服过后该对其如何利用;他们打下一个地方就要毁灭一座城市及一切建筑,因为无知、因为不理解、因为他们不能做到以胜利者的身份来管理文明程度高的城市居民。屠杀,是由于手足无策,没有文明、不能管理,一个地方就算攻下也迟早要不属于自己。正如匈奴人把敌人的头盖骨制成饮器,蒙古人的大肆屠城,都让我们对草原民族产生了不好的印象。但我们应该看到,成吉思汗是成功的,也是幸运的,在各部落的相互交战中有多少不为我们所知的首领、勇士成为刀下亡魂。游牧民族艰苦恶劣的生存环境造就了他们的血性;另一方面,一个长期受人欺凌、艰难度日的人一旦成为征服者,一旦开始杀戮,也许杀伐将逐渐成为习惯,面对血腥欲罢不能。

    成吉思汗是一个适合做统治者的人。不懂的,可以学习,这不容易。他来自野蛮,最终接受了文明。他的札撒为自己的军民定下了严格的纪律,他的统一平息了蒙古内部无休止的内战,为来往的商旅提供了一个安全的环境。野蛮人可以征服文明者的国家,他们也终将被文明所征服。

    想到了全球化。其实世界一直处于联系之中,草原民族就是其中的纽带,因此他们的艺术,在自发形成的基础上,既有中国文明的色彩,又带有西欧文明的痕迹。因此有这样的说法:汉武帝打退了匈奴,间接造成了东罗马帝国的灭亡。这种观点有些夸张,不过匈奴人的后裔阿提拉确实又在他们祖先衰退的数百年后重新成为一代霸主。

    草原民族的历史大多是由文明大国记载下的。他们中的大多数虽说连自己的语言文字都没有,但其影响之巨大,已到了令诸多文明大国所无法忽视的程度。冷兵器的时代,野蛮确实可以影响文明。

    我们常说以史为鉴。历史常常能引发我们深层次的思考,给予我们启发。游牧民的历史,又如何不是如此呢?

    后记:其实这本书我并没有看完,一是由于对西亚、东欧的千年间的历史的积攒几乎为零,尤其是上古史(除历史课程要求的内容和一些太有名的人及其事迹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二是游牧民族各部族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我在读的时候一直做些相关的笔记,还要配合不同时代的地图加以对照(很多古地名的译音就十分绕口,读过一遍不一定能记得住),才能理清这些事件之间的脉络。我把读书的重点放在了第二编,即成吉思汗和蒙古人,在了解部分史实和传说的基础上,读起来不会有太大障碍(上古时期的一部分由于没找到适合的地图,画了脉络图后依然迷茫),理解上也基本不会有问题。
5 有用
0 没用
草原帝国 草原帝国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草原帝国的更多书评

推荐草原帝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