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明朝那些事兒》想到的事兒

451½°F™
2009-08-26 看过
西哲培根說,讀史使人明智;中國古代優秀的政治家李世民也認為,治理國家的一項最重要的方式就是“以史為鏡”。古人歷來將史學看得很重,可以說在古代四部書目中,經部用來修心立身,史部則是用來“吸取前人的經驗教訓,以此更好的開展工作”的。只不過中華泱泱五千年曆史長河,留下的史籍浩如煙海,然而歷史教訓一次又一次的重蹈覆轍,卻不見後人如何改弦更張,到最後就連史籍本身都漸漸落入了受人冷落,無人問津的地步了。
 
其實讀史也不能完全說是到了病危的地步,君不見如今,“歷史”這個老嫗也披上了艷麗紅妝又一次熱熱鬧鬧地在大街上敲打遊行起來--前幾年是全民“戲說”時代,這幾年則是全民“俗解”時代。 “歷史可以很好看”--這句口號具有相當的魔力,而且操作起來也是頓時傾倒了一大批平時看書不看書,讀史不讀史的文化群眾,前幾年王朔撰文抨擊文壇“四大俗”現象,如今“經典庸俗化”之風盛行,使得其本身也成為了“文化”的一部分了。

雖然在我看來,歷史與其說是“好看”,不如說是“荒誕”而已――“荒誕”之處既有明明歷史教訓擺在面前,歷史的大坑就在眼前,後人還要義無反顧的跳進去,為後人再作一次鮮活的歷史教訓,而後人說不定還會繼續重複下去,另外的則是歷史中的“測不准原理”太多,同樣的行為舉止,在今年封官拜爵,轉到明年就要滅門九族了。
 
在我手上有本《明朝那些事兒》,很不幸的是,在網絡評論界裡它已成為“那些事兒綜合症”的始作俑者,目前在各大書店力充斥的各朝各代“那些事兒”都是它的徒子徒孫,不過這樣也不能否認它在大眾心中的“通俗經典”形象。其實,當時明月的工作,就是五百年前羅貫中、馮夢龍幹的事情--將正史中晦澀難懂的經濟法律地理民生等統統拋去,只留下幾個大英雄,幾樁大事記,然後添加上編者自己的情感思想,然後再用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藝術形式表達出來,五百年前是說書人的話本,現在則是網絡時代下那些反諷、偷換概念和戲謔的祈使句。時代不同了,古人恨不得從史書中的每個字裡看出微言大義,今人卻開始做剔出史籍中所有“非故事”的部分了。
 
也許是當年明月有公務員的背景,如果放在當年也算科舉進士了,所以在他看來,無論是現實的世界還是他所描述的世界應該都是瑕不掩瑜的,我覺得他有一種“世界是比較好的,人也不壞,就算是碰到個把壞人,也是命中註定”的世界觀,因為在他的筆下,那個被古往今來無數專家和非專家定性為中國歷代最壞的王朝居然也是一派祥和的氣氛,這個王朝里那些已經被定性為中國歷史最差的皇帝,彷彿也成了一個個稚氣未脫,天真純樸的鄰家大叔,在每個皇帝謝幕之前的點評中,常常可見“他是一個好人,但是命運安排讓他登上了皇帝的寶座,於是誕生了一場悲劇”的字眼,這樣的歷史導向性令人乍舌。

大家都覺得《明朝那些事兒》的第一冊是最好看的,畢竟以現代人的歷史知識而言,明朝留下來的就三個皇帝--開國的朱元璋、永樂大帝朱棣和最後倒霉吊死的崇禎帝,因為中國歷史最吸引後人的還是王朝更替之間的亂世紛爭,用一句最俗的話就是“那是一個英雄輩出的年代”(儘管每次我在讀完這段“英雄時代”之後總有一種很深的荒誕感――為什麼“英雄”們大多都是出自和皇上的一個村子裡),在功利觀愈發深重的當今世界裡,更多人讀史其實讀的都是“成功學”,希望通過探索某一個“大帝”從無到有、白手起家的鮮活事例中,得到一勞永逸的邁向成功之路,於是在所有的開國皇帝中,最純粹的朱元璋就成了人人追捧的榜樣了。

從朱重八光桿投身農民起義,一步步把自己的“產業”做大,然後廣積糧緩稱王,最終在一批元末起義豪強中脫穎而出,建立明朝;然後是開國初期,搞廉政殺貪官,改革政府體系,廢丞相,到晚年為了子孫的基業而殺功臣,冀望後代可以依照自己制定的模式千秋萬代,不了身後不久就搞出了個“靖難”……,明朝開國半個世紀的光鮮歷史風雲,已然成為後人關於明朝的大部分記憶。而如果真正要說從朱皇帝身上學到什麼“成功學”的話,也只能說是“歷史”是個很詭異的東西,你為成功準備了一切,卻不一定獲得“命運”的青睞,就像隋末農民起義中,那隻冥冥之手抽中了李淵而不是竇建德,在這次元末農民起義中,冥冥之手選擇了朱元璋而不是陳友諒。

所以讀完歷史之後,還可以微微喘口氣,畢竟自己沒有生活在那樣的時代裡,歷史是殘酷的,而看歷史是輕鬆的。因為看客永遠都是身在局外,而且也不想擁有所謂的“波瀾壯闊”的英雄體驗,歷史中的大人物都是孤獨的,他們或者擁有了萬里江山,而我卻最喜歡在自家的陽台上,喝茶聆聽窗外的雨聲。
25 有用
1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明朝那些事儿(1-9)的更多书评

推荐明朝那些事儿(1-9)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