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水心
2009-08-26 看过
       最近一直和朋友讨论这本小说,讨论人物、笔法、细节、情节和想象力。我最赞的是想象力,最感触的人物,他们的情爱。
    读过这五卷,莫名的陷入其中,被拉进了另一个世界,每天都有断断续续的思绪飘过,就像春天冰河必然消融,枝头必然红绿。所以我想断然是不会来写书评的吧,当局者迷啊,我已是当局者。我已无法像朋友去评论功过是非,虽然我都懂。
    但,现在,还是止不住想写点什么,因为这是七夕的前一晚,很快就跨入七夕,这样的夜晚,忍不住让我想起过往,看些文字,听些音乐,想些心事。也想起木槿和段月容。
    想我在这几天看了这本书,也算是合上时令了,就是这本书让我更加了解了我们的传统七夕,了解原来我们古人如此重视七夕,那一天对他们来说如此美好。
    木槿和段段就是在一年七夕第一次相见,尽管木槿并不知道那是段段,也没有看见面具后的那张脸。但对段段来说,真的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吧,段段从小到大虽万人瞩目要啥有啥,可却因张一双紫眼睛霉遭他人的谈论,而第一次他听到有人说愿意为他张一双紫眼睛,即使真的是紫眼睛的妖孽,心里也总归有最柔软的那一角,木槿那双陌生的手却给他手心的冰凉带来温暖。
    是,也许你会说是我一厢情愿,是段段一厢情愿,那个时候木槿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或许这就是冥冥之中,是注定吧。注定今后的再次相遇,有些荒诞的第一次,一起逃亡,一起八年夫妻之实,乃至我还未知的结局。
    也是在七夕,君家寨的男人们结伴去夜市,给自己的妻买礼物。莫问买给朝珠一支凤簪,回家后唱了无数现代情歌给朝珠听。那凤簪该算是给朝珠的定情信物吧,以致段段重振后依旧带着那只簪,伴了八年的朝珠,一起过了八个美好的七夕。
    不知道接下来的七夕,海大还会不会让两人一起度过,哪怕只是一年一度的鹊桥相见。
    小说中的木槿是不真实的,是个承载各种类型爱情的容器,然而每段感情却都再真真实实不过。与非珏之间那种单纯美好的初恋,总像樱花树下落英缤纷,粉红的雨滴般,树下的红发少年,拿着一本诗集,念着“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木丫头,原来你就是我要寻找的那个人,木丫头,我总能找到你的,其实你就在我身边。”屠城前的那段日子,我多么醉心与那样的时光,和木槿一样坚定的认为“我爱非珏。”
     后来木槿移情别恋了,我也移情别恋了。其实也不是,那个红发少年依然在心中,只是我们都知道那只能是属于过去,只能锁定成一个画面,留在梦中。屠城是残忍的,但也让我明白,正是屠城后磨难中历练出来的感情才是可以一辈子真实守候的爱情,无论是非白还是段段。不知木槿会做出何种选择,或者说根本无法抉择吧。我更爱段段的那份爱。
    因为,我不知道什么叫天造地设?两个人绝配吗?这世上该没有两个人真的可以和谐到没有冲突吧,就像《小玩意》里的盛国香和施君,所谓完美和谐的"模范夫妻",每个读者都不敢苟同吧,否则也不会有这本小说的故事了。两个人在一起不可避免的会有观念、价值、性格上的种种差异,而又因太爱对方或者说太爱自己而过于苛求冲突不断。过了激情有人说是磨合期,过了便修成正果,很多人没过得了一拍两散,满身伤痕。而所谓正果修成,其实无非是要“改变”,认识到男女必然有别,认识到你我必然有别,心中有数,慢慢去适应,慢慢尝试为对方改变,所谓正果,是最后彼此适应了,习惯了,甚至不可或缺了。在我看来,段段这个生来就享受荣华富贵,骄奢淫逸,甚至紫浮附体般的凶神恶煞,八年中却一直在为木槿,为这份感情改变。即使也会有争吵,也会为她的冷淡敷衍暴跳如雷,但他知道只有他最了解木槿,他也或许没意识到,他在默默为这个女子改变。然而他是欣然的,因为在改变的过程中他重新认识了自己,让自己更加有血有肉,让自己对人生有了新的看法,一切都值得。
    这是段段最为可贵之处。所以每每看到段段和木槿的细节,都忍不住落泪。在爱情里,每个人都该去改变一点,为了这“金风玉露一相逢”(或许相逢的时候我们并不自知,是多年后的蓦然回首),是值得的。毕竟,如莉香说过的,人不是总能遇见让你觉得可以过一辈子的人的。

    
     
     
34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9条

查看更多回应(39)

木槿花西月锦绣1的更多书评

推荐木槿花西月锦绣1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