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登报追嫖资

徐强
2009-08-25 看过
小姐登报追嫖资

□/徐强

清末民初的时候,报纸在中国无疑属于“新鲜事物”。因为新鲜,所以淳朴,没有老于世故的面孔,没有虚伪圆滑的宣传技巧,也没有叠床架屋、连篇累牍的八股腔调和官样文章。人们对报纸的期望,大概也是很高的。其时,有人模仿杜牧《阿房宫赋》的格式,写了一篇《报馆赋》,其中一段是这样的:“一事出,各报举。白纸一上,面如灰土。呜呼!开报馆者,警世也,非报也。登报者,报也,非虚言也。嗟夫!使报章一秉乎公,则足以服人。人苟有一技之长,则递一条告白,数日而成名,谁得而埋没也?”这段话表明,人们在当时已经认识到,报纸追求事实真相,注重社会公益,具有强大的舆论监督作用,可以达到广泛的宣传效果。

由于人们相信“白纸一上,面如灰土”的舆论监督作用,“有困难,登报纸”就俨然成了一种时髦。陈无我《老上海三十年见闻录》中,有一辑内容的题目名为《广告奇恢》,收录了旧上海的报纸刊登的五花八门、稀奇古怪的广告:有推销外国避孕套的,有声讨、痛斥骗子的,有说某某妓女是“败柳残花”,提醒公众注意的,等等。更多的,则是债主追债的广告。姑且照抄一则如下:

“秋节开销,需用孔亟,各大少惠顾酒局洋,至今多有未付。爰特登报,务祈俯谅苦衷,自全体面,从速赐下以应急需。如十日不来,定为登报扬名,此布。王宝钗告白。”(《追讨欠账》)

“秋节”指中秋节或重阳节。债主名叫王宝钗,估计是酒楼的老板娘,或者是妓院的老鸨。“秋节”将至,需要不少花销,但很多客人平时都没有付酒钱,还赊着账,所以她就在报纸上登广告催债,给客人十天的期限,过期不来结账的,她还要登一次广告,把这些人的名字公布出来,让他们出出丑。广告的效果怎么样呢?依照我的推断,效果还是不错的。王宝钗没有再登广告公布欠债人的名单,说明讨债成功了。

通过刊登广告如愿追还债务的,远远不止王宝钗一人。比如下面这一则:

“有陕西某大少,前节在小姐处摆酒、碰和、叫局,欠账有三百八十四元之多,连下脚亦未付,至今匿不见面。如有仁人君子将该大少寻到者,送洋十元,决不食言。阿更、阿招、阿巧、阿金同启。”(《寻人》)

这是妓院里的小姐追讨客人嫖资的一则寻人启事。欠债人是“陕西某大少”,他到妓院喝花酒、打牌、玩“三陪”,消费了差不多四百块大洋,结果拍拍屁股跑掉了,连下人的小费都没给。小姐们当然很生气,于是在报纸上登广告,悬赏十块大洋,决心把这个吃白饭的家伙“挖”出来。这一招果然管用。很快,小姐们又登了一则广告:

“前登告白,以陕西某大少积欠嫖钱下脚三百八十四元,分文未付。今该大少已自己投到,自愿限期三日缴清,是以仍为隐名,以存忠厚。逾限不缴,当再登报,勿为言之不预也。阿更、阿招、阿庚、阿珠再启。”(《寻人已获》)

嫖娼狎妓虽然为当时的社会所容许,但毕竟是一种恶习,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嫖娼而又不给钱,那就更不光彩了,传出去是非常丢脸的。所以,小姐们的广告“白纸一上”,陕西某大少大概就“面如灰土”了,赶紧跑到妓院谈判,答应在三天内把账结清。依照前边的推断,我想,他的账最终是结清了的。小姐们说,“逾限不缴,当再登报”,既然没有“再登报”,那就表明陕西某大少把嫖资付清了。

报纸的公信力,当然不需要小姐来证明。不过,小姐登报追讨嫖资,而且成功了,这确实是说明报纸公信力的一个例子,虽然听起来比较荒唐,还有些“黑色幽默”的味道。无论如何,“舆论监督像广告”和“广告像舆论监督”——两者有什么分别,似乎用不着我在这里噜苏了。
2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3条

查看全部13条回复·打开App

推荐老上海三十年见闻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