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行云│事关《读库0904》

马国兴
2009-08-25 看过
引言
 
“流水行云”原是我几年前出差时给爱人小牛所寄明信片的总称,不过是自嘲“流水账似的边走边说”,是汇报,也是自白。2008年7月整理访书翻书日志时,想着这题目挺适合的,便拿来一用。现在挑出有关《读库》的文字,按各辑出版时间重新排序(原来是随翻随写),写作时间附于其后。诚如网友所言,“现代信息繁多,不可能每个人擅长每件事,书籍不再是‘我宣扬你接受’的单方模式,网络提供更方便快捷的交流可能,大家共同进步便是!”我将有关《读库》的文字整理发布于此,便是意在与同好互动。今后若有新篇,将陆续增加。

《读库0904》(张立宪主编,新星出版社2009年8月版)

“人类对自己处境的每一种发现,其实都不过是历史的重演。”对于李树波的《大地上的恬美与危机》,我并不感兴趣,不过他这句结语,却道出了自己阅读《读库0904》某些文章的感受。
比如张宏杰的《乾隆皇帝与鸦片战争》。“如果用暴虐、压迫和不公来描绘所谓的统治者慈父般的关心和热爱,用畏惧、欺瞒和忤逆来描绘统治者的子女般的孝顺和敬畏,恐怕更接近事实。”巴罗的话揭露了历史的真相,一定程度上,也是现实的描摹。顺着张宏杰梳理的历史脉络,比照当下的社会万象,不禁让人感叹政治意识进化的艰难:“敏感词”丛生,论坛发帖犹如过雷区;“绿坝-花季护航”横行,似乎网民都是儿童和奴隶;电影分级制度如镜花水月,公映的电影删了又减……“父权统治”阴魂不散啊。
又比如肖逢的《私人编年史:我的一九七八》。肖逢的文字平实,隐忍的叙述中,间或有冷幽默。学生打闹导致眼睛受伤,失手者逃走,肖逢说:“买单肯定是厂里了,不要说学校有责任,就凭社会主义优越性也该企业负责。”回忆成都古籍书店的背后街上的图书自由市场,肖逢庆幸:“还要感谢那时没有城管,否则成不了气候。”看到那条街上源源不断的旧书,他又感慨:“要想人为革掉一种文化的命,实在是太难了。”当然,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舅舅挨整几十年,后来要求组织落实政策,却被告知其档案里没有任何属于政治污点的材料,故落实政策无从谈起。想想几十年后,没有“下岗证”的失业人员,为相关统计部门所忽略,是享受不到帮扶政策的,可谓“太阳底下无新事”。
马宏杰的《西部招妻》,和《耍猴人江湖行》一脉相承,用两只脚丈量出真实的民间,用手中的笔和相机记录世态人心,正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书斋里的想象明显是单薄的。熊菂的《直至群星在你脚下》,无疑是“又贱又疯又简单”的产物,“人无癖不可交”的“癖”,或许就是指作者这种程度的。我被“哈儿”那节深深打动,并在Google搜索里输入“answer to life, th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出来的答案果真是42——这大约是Google在向《银河系漫游指南》致敬吧。
挑点刺儿:P13第一段,“绵纺机”应为“棉纺机”;P13第一段第二行,P38第二段第六行,P96倒数第五行,均多了一个空格,也许应该换行的;P48第四段,“从1993年开始”应为“从1998年开始”——P50上图说明提及“这是1997年,老三和母亲到河南叶县去相亲的路上”,恐为作者笔误,疑似1998年,也有可能是正文错了,应为“从1997年开始”吧;P161第三段,“满脸胀得通红”应为“满脸涨得通红”;P167第六段,“全盛时间的李昌镐”应为“全盛时期的李昌镐”。此外,《“我不属于运动的一部分”》一文中,“Blowin' In The Wind”的译名一会儿是《在风中飘荡》,一会儿又是《飘荡在空中》,最后又成了《飘荡在风中》,应统一为好。【090823】
 

 
3 有用
0 没用
读库0904 读库0904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读库0904的更多书评

推荐读库0904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