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议

黄勃
2009-08-25 看过
半年前开始读《波德莱尔美学论文集》,我之前对他并不了解,但是一读,就顿时有“我们是一伙的”感觉,这本书无论什么时候读,惊喜比比皆是,无数次在凌晨床头颔首微笑,念念有词“真有你的”,有时恨不得高呼“於我心有戚戚焉”,就是因为看重,所以也一直没有写点心得,今天心情非常舒畅,有幸福感,于是试着写写他。

把波德莱尔仅仅看做一位诗人,是明显的委屈了他,当然,这里所说的诗人,是一般意义上“写诗的人”,而并非他文章里所说的涵盖一切艺术家的那个概念。他是诗人,但写诗只是他的工作,是他磅礴思维中的一项,而他那别的神经,所涉及的深度,无论是向他灵魂深处的挖掘,还是刺透别人作品的解读,都是令人吃惊的——他是一个完全的人,高超的心智,伟岸的灵魂,这一切是他洞悉艺术本质的资本,接近纯然的善的资本。

俗人总是将感性和理性对立,似乎注重感性,就必然浮浅,但倘若纠结于理性的分析,我们的感知就会退化,厚此必然薄彼。在真正的艺术家那里,事实绝非如此,理性是感性的基座,基座厚实,则感性的触角越发锐利,二者越到后来是越浑然融合的,所得的结果会呈现坚固的质感,看上去文字会是绝对果断和瞬间的,但却坚实而不可辩驳——波德莱尔的评论,很好的诠释了这种融合的升华。

“……今天,所有的作家都致力于形成一种气质,结果他们只得到了一个矫饰的灵魂。”很难想像这样的话出自24岁的年龄,即使在150年后的今天,我们也能感觉到这话语能作用于当下。

“诗人(我们是在最广泛的意义上使用这个词,包括各类艺术家),是些容易激动的人,这是显而易见的;但是,我觉得其原因并未得到广泛的理解。艺术家之为艺术家,全在于他对美的精微感觉,这种感觉带给他醉人的快乐,但同时也意味着,包含着对一切畸形和不相称的同样精微的感觉。因此,在一般人看来,加诸于一位真正的诗人身上的误解和不公正使他恼怒的程度,与他身受的不公正是完全不相称的。诗人从来不会在没有不公正的地方看到不公正,但他经常在非诗的眼睛看不到不公正的的地方看到不公正。因此,诗的这种有名的易激动性与庸俗意义上的气质无关,而与一种对于虚假和不公正的超出寻常的洞察力有关。这种洞察力不是别的东西,正是一种对于真实、公正、比例,一句话,对于美的强烈感觉的必然结果,有一件事是很清楚的,如果一个人不是容易激动的,就根本不是一位诗人。”

鼓掌!他的精妙的论述,实在太多,不能一一引用。

浪漫主义时代的文字,是载体,充沛的情绪蕴含在密集的比喻之中,高低扬抑的去体现主题,在今天看来,那更像演讲,或者演化成电影蒙太奇。波德莱尔是把浪漫主义文字的魅力发挥到极致的一位,靠的是对绝对美感的敏锐,和捕捉表达的精确。所以,再华丽的辞章也不觉得过火。而是散发出浓郁的诗意。我相信在他同时代有很多词不达意的矫饰分子(浪漫主义时代的庸才是极为可悲的),而20世纪后的评论文字,和100年前的这种华丽而又厚重的文字相比,简直是便秘般干涩,甚至置文字于自我宣扬之地。

波德莱尔精力充沛,评论范围从文学到造型艺术,但我觉得,他最伟大之处还是他对于文学本质的理解,比如“(诗歌)不以真实为对象,它只以自身为目的”,在那个追求资产阶级自由的革命的时代,信仰是一件不常被艺术家提及的东西,但我却觉得,波德莱尔的很多观念里,最终能体现出神性——浑然的,不自觉的,他本意却并未向上寻找。这读完全书之后令我有这种强烈的感觉。他对艺术的把握足够本质,但始终缺一点点劲,达到全然的透析。这一点,我尚不敢断定,但他对于造型艺术的见解,和他对文学的本体论述,并未融会贯通。

假如说他的文学观念句句都令我高举双手赞同的话,他对绘画的理解显然就不太得要领。

局限性:文字上表现浪漫主义的精神,是任波德莱尔自在畅游的大海,而绘画,本身的具象描写,就是一个实在的空间,则文字紧随其后的阐述,很容易堕入附会和纠结于琐碎细节的泥潭。相比文学上的高瞻远瞩,这方面实在太过平庸。这并非他个人,而是整个时代的局限性——直到贡布里希的图像学出现之前,绘画对于自身历史进程的思索,一直是身在此山中。事实上,浪漫主义乃至象征主义,在今天看来,这类风格在绘画领域所能达到的高度都无法与文学、音乐相比,这也是具象艺术的局限性。波德莱尔不可能先知先觉的看到这些,他只是出自本能的觉得能够征服所有艺术领域——这种试图给世界一个诠释的心态,是具有高度的人很难突破的盲点。比如哲学家们。

所以,波德莱尔是浑然的,锐利的,但他对于充沛的精力,没有分配到最佳,他没有向上一步,去寻得更高的精神,而是拉长了战线,试图见招拆招的诠释更广泛的领域——在我看来,他最终没有完全看清楚自己的特质,其实他是一个纯粹的、具有神性的人。

所以,入微,他是无比巧妙和令人赞叹的,本质,他是厚重和至善的。他突破了很大的局限性,比如,在那个时代,要将“美”与道德分开所需要的勇气,是对美的本质体会的结果,这种敏锐是完全超出同时代任何人的。他的美学思想,将会在人类审美的历史上一直起作用。老生常谈的,比如他的美学思想启发象征主义以及表现主义等等,尚在其次。

而我们今天,在经历现代主义的自我膨胀、后现代的消解和颓丧之后,追溯19世纪的波德莱尔,能得到一些更接近艺术本质的启发,或者说,那一条追求纯然的美即善、美即道德的艺术本质的道路,是一直不会断绝的。

以上只是即时的一些想法,未臻完善,今后还会不断的补充。
30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4条

查看全部14条回复·打开App

推荐波德莱尔美学论文选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