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安国——不该为将的名臣

瀚海蓝波
2009-08-24 看过
韩安国,可能是一个稍显陌生的名字。他的一生中没有什么亮眼的地方,有的只是成熟稳重的性格和惨淡的战绩。因此,这让他看起来更象一个好的文臣,而不是一个好的武将。而这,也就成了他悲剧人生的主因。
韩安国的优点,在于他忠厚大度,不睚眦必报。当初他犯法抵罪坐牢时,被一个叫田甲的狱吏羞辱。韩安国说:“你就不怕我死灰复燃?”田甲此人很幽默:“你复燃,我当洒尿灭之。”后来韩安国被免罪拜为梁内史,田甲知道后准备逃走。韩安国更幽默地说:“不逃走就不杀,如果逃走,就灭其九族。”田甲不敢走,向韩安国认罪。韩安国笑着说:“现在你可以撒尿了!”最终还是还善待了他。这就是韩安国大人不计小人过的气度。与之相比,李广、卫青两家冤冤相报,就显得过于气量狭小了。
然而,韩安国有一个更加鲜明的特征,就是他的“持重”。综观他的战斗生涯,他几乎从未主动进攻,而一直是以防守为业:七国之乱时,他在梁地防守;后来提升为北地都尉,对匈奴还是防守;进京当了御史大夫,仍然主张防守为主;到最后迁往上谷、渔阳,仍然是对匈奴防守。而若要说到他对朝政的看法,一段史料可供佐证:魏其侯和武安侯在武帝面前争执,互相告发对方谋反。当武帝征求群臣的意见时,韩安国居然说,魏其侯说的是,武安侯说的也是,就看您怎么裁决了。这,几乎等于装聋作哑。
可以说,韩安国的这种“持重”的性格,决定了他不可能成为一个好的将领。为将需有锐气,需要当机立断的果敢,可像他这样三思而行,或者说首鼠两端,决定了他不可能打胜仗,只能最多不败。果不其然,在渔阳驻守时,卫青出关大破匈奴,他就捕获了一些散兵邀功,接着就松弛武备,放士兵回去屯田了。孰料,一个月后匈奴大举进犯,汉军匆忙迎战,不胜,就回去固守。匈奴于是就抢走了1000多人,和不计其数的牛羊。韩安国犯下大错,从此不被武帝信用,抑郁不乐,最终呕血而死。
韩安国的悲剧,就在于他的性格与将领应有的品质格格不入。他申请让边民屯田,是为了照顾他们的日常生活,殊不知这是边疆,稍有松懈就可能遭到打击;他长于坚城防守,是为了不轻易损耗士兵,却不知这正中匈奴“打草谷”的下怀。他爱民、爱兵,却因此畏缩不前,这决定了他不可能成为名将,可他偏偏又是个武将。于是,他只能成为当时的名臣,却为卫、霍等人耻笑,永远在历史中籍籍无名。
长孺公,不亦悲夫!心怀悯民之心,却须作杀人之职;其能足以位相,而其业却为将,丧师败北,抑郁而死,其不然哉?而又何痛也!天生汝才本文臣,何必为将统重兵?宅心仁厚变瑕玷,徒然无功留庸名。党争关头作聋哑,敌寇来犯成瞽翁。惜哉仕途四十载,为相不成将无名!
19 有用
2 没用
史记 史记 9.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史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史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