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biology today

蔡鸟
2009-08-24 看过
即使是21世纪的今天,我们还是如此忠诚地严守着17世纪传承的科学之道。所以把17世纪前后这段时期中的科学的发展称上“革命”。在对这场革命的“批判性”综合中,其实我们更能感受的是科学精神的产生和延续。科学是从观察开始的,不带过多主观的记录,抽象到一个具体问题设计一个好实验,验证结果,再归纳总结成一个“规律”。这个过程在我们的马哲教材里很简单的称作为“认识过程”。17世纪盛行的是“机械论”,自然过程的有因有果也并不和上帝的存在矛盾呢,至今我们也很乐于认为大自然,生物体是个有效率的机器,我们把核糖体称作蛋白质制造的工厂,把高尔基体成为加工厂,这样的微粒机械论在今天更深入了,直到细胞的内部。

前几天巧遇一个计算生物学背景的朋友,和他聊天,我很深刻感受到玻意尔谨慎的纯粹实验科学和牛顿运用大量数学工具的工作的对比,就是今天实验分子生物学和计算生物学的对比。在我们的lab work之余,我们很喜欢讨论系统,计算生物学在我们工作中的运用,能将数学写到我们的paper中是件值得骄傲和令人羡慕的事情。这就是数学的魅力吧,作者做出的总结很经典:“前者注重自然的各种具体特征,后者则追求普适的理想化;前者怀着事实收集者的谨慎,后者则抱着抽象哲学家的骄傲。”当然今天的研究不论是计算还是实验都是从一个很小的角落出发,并不会大胃口到得出一个“普适规律”。正如每个实验室贡献的都是零碎的信息,计算生物学更在行于把这些信息整理起来。生命如此复杂,细胞,组织,系统,如何都是不能让数学家或者物理学家如愿以偿的用最优化的公式概括。

“作为宗教婢女的科学”这个小标题很有意思,当现在正式为美国NIH主席的Francis Collins还是候选人的时候Science上就有篇文章,标题大意是略带嘲讽的说他来证明上帝的存在了。即使我们普遍没有信仰,普遍是忠实的达尔文主义者,但理解科学和宗教完全没有冲突也不是很难的。至今仍然“缺席”的上帝是谨小慎微的机械师,还是个归隐田园的制造师?我们的研究结果可以同时证明他的存在与不存在。我觉得自达尔文以来,自然或者上帝的神威更显得平易近人了一些,因为进化的目的不是让生物完美,而仅仅是生存。智慧有限,能理解的事物更有限。换个角度想,通过经济和政治的因素让宗教成为科学的婢女也不是不可行的。

在书最后的参考书目和注释中也有提到,在生理,医学里的“科学革命”的认识很难达成共识,也是,即使是在技术上的飞跃引起的认识飞跃,但对人类思想和社会的影响实在不能和17世纪的这场“物理”革命相提并论。我们仍在这次革命的影响之中,既然“革命”这个词与生俱来带有的周期性,我很想知道下次科学革命是怎样的,也许要等到上帝真的出现或者……外星人出现。
4 有用
1 没用
科学革命 科学革命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推荐科学革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