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怪钟》的两件事

颜回乐
2009-08-24 看过
1、就我个人而言,是比较喜欢这一版的翻译风格的。
    书中关于人名、地名的翻译,明显有很严重的中化倾向,人名总是尽量冠以一个中国人的姓氏,如裴玛煦小姐、贺可守探长、赖穆熙太太,不过书中唯一的美丽小姐谢乐·魏玻的名字却为何没有译为“谢乐玻”呢?
    至于地名,很有“翡冷翠”风格,案件发生在“渭波寒弯月胡同”,七个字望上去就让人心头一荡,不过想来,“渭波寒”在我们常见的译文里可能就是“韦伯翰”,这一来则完全意境全无了。
    文中有说“花头蛮浓的啊”,一看到这,我也觉得,译者极可能是个上海人了,在google上搜“范白泉”,却无所获。想当年《飘》的译者傅东华青年时代也曾在上海呆过多时,虽然想来“郝思嘉”、“白瑞德”、“饿狼陀”这些译名并非上海译者所独享,但现今又看到此类风格译文,却也是让我欢喜的。只是有两点译者是需要改进的:如果能消除掉文中一些过于上海化的土语,或者就更好了;既然译文都打定主意要中化了,那就全部都取个中国名字嘛,怎么又来了些“麦克诺顿”、“沃特豪斯”呢?放在书中,实在象一件丝绒旗袍缝上几颗军装专用的扣铜子,太碍眼。也不能因为人家是配角就这么不上心吧。

2、有一阵没读阿婆的书了,再看《怪钟》,觉得风格仍旧。(哈哈,当然,阿婆都已经仙逝30多年了,风格能再变么?)
    阿婆的谋杀案,一开始总要抛给你无数的线索,所以我猜测过裴小姐和私生女谢乐联手杀掉当年抛妻弃女的老男人的可能,猜测过麦家夫妇外表老弱实则健步如飞的可能,猜测过沃特豪斯姐弟联手犯案的可能,但我一边猜一边知道,这些猜测肯定都不是阿婆最后给出的结局,因为阿婆习惯动作永远是引你入歧路。
    我当时真的关注过马婷黛小姐,想兴许和她有关,反正犯人肯定就在出场的这几个人里面。但我的头脑一向不是为推理而生的,所以也懒得再深入去思考,慢慢等着阿婆公布答案吧。
4 有用
4 没用
怪钟 怪钟 6.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怪钟的更多书评

推荐怪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