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蛇郎君俏,许褚裸衣斗马超

郭发财
2009-08-24 看过




《碧血剑》借来在手上已经很久,却花了许多时间去看完,时间长的感觉都要遭人嘲笑了。(不要笑我!不要笑我!笑我的把他送去切洋葱!跟郭某人作伴!)


书的版本只能是问坤坤同学借来的广州花城版,稍了解金庸作品的都肯定知道这一版简直和三联版得不能比不能比……(啊,让我也充一回内行吧,不要拆穿我不要拆穿我!)

但是纸质书实在是比电子书要良家妇女一点,我放着电脑里的三联版没看,捧着广州花城深化了我小时候港版武侠剧带来的故事印象。自然有了一点点新的心得体会,作为读书笔记,还是要记下来。



关于港版电视剧,原来觉得电视剧里的袁承志(林家栋饰)真是不好看,黑不溜秋愣头愣脑的傻小子一个,没有一点主角应该有的气质,倒是金蛇郎君夏雪宜(江华饰)那双略带邪气的桃花眼把我电个半死,抢尽了主角的风头。


还有的就是,演袁承志小时候的小演员和《倚天屠龙记》里演张无忌小时候的小演员是同一个人。(我的天哪!为什么一个长大了是刘家栋,一个长大了是吴启华啊~~~ 就像《半支烟》里面冯德伦老了变成曾志伟,《拳神》里面郑伊健老了变洪金宝一样…岁月不饶人,美少年如果都要变矮冬瓜得话,让我痛痛快快捶胸顿足哭一场!)


港版电视剧的特点就是演来演去就那么几个演员几个固定的跑龙套,想想也会有点悲怆吧,怎么都红不了跑龙套一做十几年,但却让我总滋生出一种熟悉的亲切感。



看了书才知道,不是林家栋这个演员没找好没演好,而是袁承志这个角色林家栋演就恰恰刚好了。袁承志这个人物除了机缘巧合练了一手好武艺之外这一点符合武侠世界主角的要求之外,是一个个性半点不鲜明的人物,不英俊,不潇洒,不邪气,不豪气,不聪明,不机智,没有文韬,没有大志,写字也不好看,读的书也少的可怜,顶着个袁督师之子的身份,又有金蛇郎君后人的名号,师出华山名门正派,却见到美貌公主便移情变心,打个仗也全军皆伤。最后远走浡泥国都懦弱的狼狈,无奈的拖沓,逃避的小气。



总而言之,于我而言,没有一点可爱的地方,平庸至极的一个角色。金庸老先生也承认,袁承志的确是一个个性模糊的人,老先生又曾说过,实际上碧血剑写的主角其实是未曾正式登场的夏雪宜和袁崇焕。正是因为这样,这本书才不那么乏味。




又有一说,说是金老先生给花城修订《碧血剑》的时候还改了改,给袁承志和阿九姑娘加了点吻戏之类的云云。这让我觉得就像是琼瑶阿姨让《一帘幽梦》里的紫菱摇身一变成为美女作家还玩MSN一样画蛇添足。

两位武侠界和言情界的大师本意都是好的,莫不是要跟紧时代的步伐,相应dang的号召,与时俱进。但其实真的不必,如果是经典,从来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失去它本有光彩,而这种于故事深意无虞的改动,能简则简能无则无。因为一个好的作家从来不用去迎合大众的口味而改变自己创作的初衷。





金蛇郎君长相俊俏为人怪邪孤癖,但在温仪这一江南女子面前天真的像个孩子。虽然作者只用了简略的语言从几近疯狂的美妇人口中描述那一段让夏雪宜快乐的忘记全家灭门仇恨的日子,但我却很容易得在脑海中勾画出一个坠入情网的大男孩形象。这让我觉得温暖,可能是出于对那种无忧无虑多巴胺分泌旺盛的状态的向往。但在何红药眼中,夏雪宜是个让人又爱又恨得负心罪人,她恨不得将他抽筋扒骨挫骨扬灰又恨不得和他死在一起的人。



人的一辈子有多长?夏雪宜用来爱温仪,温仪用来念夏雪宜,何红药用来恨夏雪宜。负,这是一个什么字?这是一个想不开的字,从来没有谁负谁,只有谁不能忘怀谁。


在何铁手给袁承志出各种主意让他避开青青去西藏找阿九得时候,铁手说了这么一句话给承志,表明的是自己为什么不会做袁承志得四姨太的原因。

何惕守道:“……男人如果不把我爱得要死要活,发疯发癫。嫁了他有什么味道?不管做大老婆小老婆都一样。”


在登场的众女中,因这句话我更加欣赏这位心狠手辣千娇百媚的断手女。她不像青青,喜欢袁承志便处处耍性子天天喝陈醋眼里看不得任何一个女人;也不像阿九,喜欢袁承志便秋波暗送之香吻献上之年年月月又是思慕又是画画像;她更为潇洒的选择拜袁承志为师,学习对自己更有裨益的武学秘术。当然,她其实不喜欢袁承志。应该不喜欢。欣赏的是她这个态度。但是要知道的是,多数人是不喜欢太容易得到的东西的,因此像这种爱女人爱的要死要活的男人大多只能永远的做裙下之臣。(电视剧里面改编的那个铁手喜欢上那个额头高凸抬头纹巨深的女扮男装的青青的时候,我着实的寒了一下!)




但,如果谁都能和铁手姑娘一般,那世界太平很多,也无趣很多啦。




这并不能算是一部不可多得的经典,我只把它视为一般的小说。而这本书让我获益最深的地方在于后面所附上的金庸先生所写的《袁崇焕评传》,让我感受到了历史上那些英雄人物穿越千年仍然不朽的人格魅力。

《袁崇焕评传》占了下册的三分之一篇幅。其中系统的概述了明清两朝的几个皇帝,万历,崇祯,努尔哈赤,皇太极。总结出的一句话事,中国历史上从来不缺千奇百怪得事情,没有最奇怪,只有更不靠谱。


写成白话文题材的这种评传,比《史记》更能激起我兴趣一点,也更容易让我靠近深明大义民族主义一点点。我很想说,历史就是要读着有趣才好玩,但我实在不敢这么说。因为历史太多沉重、太多悲怆、太多青山忠骨、太多黎民百姓,其中的荒诞不羁、宫闱秘事、弱智当上皇帝、太监婚配乳娘以及一切让我觉得有意思的事情着实有些弱弱无声。只是小小希望能够用一种较为轻松不那么沉重的方式去回望历史了解过去。


还有许多心得没有总结,也许就会忘掉了。但能记下这些也很好了。恩,很好很好,我要表扬自己,没玩游戏没聊天在这总结一本武侠小说的心得!


最后,说:我想要我想要三联版得金庸全集!纸质的!正版的!绝版的!










附上我觉得书里一些值得记下的语句,片段。

[一对痴心人,两条泼胆汉。]

这是元素好友用来形容二人惺惺相惜的感情的一句话。我只觉洒脱无比,豪迈无比。

[万里霜烟回原鬓,十年兵甲误苍生。]

这是《碧血剑》用来收尾得一句诗词,我虽感觉《碧血剑》收尾收的仓皇,收的不漂亮。但有这句诗,我可以暂时忽略袁承志那逃避社会大任情感孽债得孙子了。

[英雄寂寞,壮士悲歌。]

金庸形容袁崇焕。


[西路这一仗,称为“萨尔浒之役”,明军有火器钢炮,军火锐利的多。但杜松有勇无谋,他是统兵六万的兵团司令,都打了赤膊,露出全身伤疤,一马当先得冲锋。大概他是《三国演义》的读者,很羡慕“虎痴”许褚的勇猛。在“许褚裸衣斗马超”这回书中,描写许褚“卸了盔甲,浑身筋突,赤体提刀,翻身上马,来与马超决战。”果然威风的紧。但不知他记不记得许褚这场狠斗,结果是“操兵大乱,许褚背中两箭”?有趣的是,小说的评注者评道:“谁叫汝赤膊?”
……结果杜松的遭遇比许褚惨得多,身重十八箭而死,当真是“谁叫汝赤膊?”总兵官阵亡,明军大乱,六万兵全军覆没。]


好有喜感的事例!(我也向假惺惺六万官兵哀悼,谁叫汝总兵赤膊!)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碧血剑(全二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碧血剑(全二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