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世界

小十三
2009-08-23 看过
看过你的《2010》的最后一行字,仿佛生命被终结。我此生体验到的一切荒诞,也在此时达到了顶峰。

现在是2009年,据你描述的未来世界还有一年之久,但是事态已经不可挽回地朝着你所想象的方向发展,当数盲患者和傍肩越来越多越来越猖狂,艺术家和技术人员越来越少越来越消沉,我意识到你对未来的一切预测都有一种荒诞的真实性。

此刻我正在北京师范大学的自习教室里,为了迎接中考而奋战。你说知识分子是社会的精英,而待遇却远不如数盲患者。我斜视着旁边正在用笔记本逛博客的女大学生,再看看自己面前的变态几何题目,感觉似乎一切都有点不对头。因为她上大学混日子的目的,与我上中学考大学的目的一样,那就是早日成为数盲。

作为一个年龄十六岁降级两次的学生,我对这个世界有着与常人不太一样的认识。这种认识无疑是悲观的,也是老师们家长们不喜欢听的那种。这些年我一直努力地做一个快乐的悲观者,但发现我的快乐仅来源于对这个世界的嘲笑,而悲伤则可以来源于一切。

我旁边这位静同学就与我完全不同,静是个有些小忧伤情调的乐观者。她曾告诉我,不要正儿八经地忧伤,偶尔忧伤只不过是为了陶冶情操罢了。我给她读你的文章,直到她听睡着,我说“静,你不觉得他写得很好吗?”她翻了一白眼说,看不懂,没办法,咱太肤浅了。当我为了这个七零八碎的结局叹息时,她很不理解,说“你至于么!不过是个小说而已。”

但我觉得那个王二一定是你,躺在医院里考虑这个世界像个虚构的乌托邦,脊背上是从各种角度抽来的鞭痕。你没有说出虚伪的认识,也没有变成数盲,你只是觉得很荒唐。当我站在操场上听大人们长篇大论地讲报告时,我也深感这种荒唐。但这只是轻微的,不足以让我偏离我的轨道。当我被迫在训练日志中写下类似于“形势一片大好”的句子时,我觉得这种荒唐提高了一级,但也只是忍着。而当我看许多老实本分的人被送去“砸碱”而奸诈狡猾的人被送去当“数盲”时,我觉得我似乎也被绑在X型架上挨了发人深省的一鞭。

我抚摸着你用愁苦写出的幽默语言,试图理解你的遭遇你的心情。当老大哥、被数盲列入危险品、去砸碱、开party、受鞭刑、谈认识、作为一个非数盲死去。这就是你的一生吗?

有时臆想,如果你还存在,如果你能看到当今2009年的世界,或许我们会认识甚至成为忘年交。我们或许一起谈数盲们不喜欢听的认识,然后犯了错误去砸碱。如果你还在,现在一定知天命了。而我这个十六岁的初中生也须会虔诚地出现在你的签售现场,一直仰望你。不知那时你会不会变呢?

世界上分两种人,一种是吃酸菜的,另一种是吃牛肉的。前者是王二,后者是数盲。我无法想象如果你还活着你从前者转化为后者,那我就太伤心了。如果有一天你变得非常发达,那就不是你了。


总之,你的小说很幽默,但是我笑不出来。因为我知道那不是虚构,是你真实生活以一种荒诞的形式体现。因为联系到了实际,我每次看都觉得特别悲哀以及疼痛。此刻我觉得我的理想世界受到了威胁:轻度的疼痛使威胁的开始,中度的是威胁严重,等到要命的疼时,已经无路可逃了。

没错,你的每一篇小说都让我对未来的梦幻灭一次。我曾以为世界是多彩的,不只是有棕黄色的天空、被污染的空气和苯含量过高的水。我以为会有更丰富的人,不仅是数盲、傍肩、艺术家和王二。但在这种情况下,我对王二有着无奈的期待,我以为他是能够冲破一切荒谬的革命者,可他还是死了。

桃子和我说,我总是在和我相当或者略高的人群中寻找知己,因此会产生孤独感。由于太重视自己的看法,所以会忽略客观。当我发现已经很少有人听懂我说话时,我本能地想到了你。于是我去百度了一下你的资料,发现你的存在只是曾经。

可是我一直有种感觉你是存在于我身边的,可能是因为我幼稚地觉得,你说的话,我能听懂。你曾说过你想留给后人一些费解的东西,不然就白活了。而我却千方百计想要让人理解我的费解,每次都是徒劳。

静同学说我是走火入魔了,也不知智商是高出她的理解范围还是低得让她难以忍受。她不敢相信我会为了一个未曾谋面的死人落泪,甚至我作为一个性冷淡的人居然迫切地想要成为一个比我大四十岁的人的妻子。她觉得把一切能用的贬义词都穷尽在我身上也不足表达她的排斥,最后告诉我,“你是个令人费解的疯子。”我想我确实变得越来越费解了吧。

或许是因为迷恋你,我十分排斥李银河。我觉得她是个尚在搞学术有着数盲倾向的人。我对她的了解很少,也无兴趣更多地了解,只是看了她的一本《酷儿理论》,那是我用来催眠的读物。而从她为你的小说写的后序中可以看出,她只是迷醉于你的人格魅力,她并不理解你的作品,并不能听懂你的话。

或许此刻你能在地下闻到一股浓烈的醋酸味儿,没办法,吃醋乃人之常情。

如我所说,我尚且还是个嘛事不懂的初中生,对这个世界没有太多的见解,偶尔一点点感慨也全是出于自私。我还不能如你那样深刻地针砭荒谬的事,只是觉得骂人骂事很过瘾很潇洒而已。

我没有很大的抱负,就在今天下午还在为一件鸡毛蒜皮的朋友间的矛盾而烦恼。我的一切苦恼或许都像个笑话——只有幼稚的人才把它当回事儿。当我无端悲伤时我翻开你的《2010》,看到这个惨淡的结尾,愁绪便找到了出口释放。所以说我对你的作品并没有多么深刻的体会,只是在忧伤我自己的事情之余顺带稍微忧伤了一下你的大忧伤。今天我突发奇想写这篇你看不见的东西给你,也只是为了梳理一下我的愁绪,似乎任何忧伤只要与时代、与伟人建立联系,就立刻显得高尚许多。

不过有一件事不会假,我确确实实爱你。你的作品和你本人。

但在我完全看懂你之前,我还会忍着虚伪,继续存在于这个又冷又荒谬的世界。

也愿你若有灵知,保佑我不会变成数盲,但也不至于被抽死于X型架上。

 
 

By小十三

2009-8-22 晚10点
首发百度
15 有用
2 没用
黑铁时代 黑铁时代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黑铁时代的更多书评

推荐黑铁时代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