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厚颜无耻的一知半解的废物

即梵
2009-08-21 看过
沃格林与施特劳斯是举世公认的20世纪的伟大的思想家和思想史学家。他们相互之间的交流并不多,时间也不算长久,达成的共识面也不广,但就本书及作者来说却是相当一致,即认为作者肤浅作品是浪费时间的废品。

这并不是我研究出来的论断,而是从他们两人的通信中明确表白出来的,双方还答应替对方保密,不让自己对波普尔的看法被别人知道,因为这家伙正红着呢!这个当红的家伙也压迫着他们去非看他的书不可,也是让他们着恼的原因。当大多数同事问及他们两人是否看过波普尔的大作时,他们没有办法说自己对这个如日中天的作者和作品一无所知。结果呢?换来两个共同的鄙视,而不是批判。在他们看来批判这样的人与作品是不值得的,他们还要花很多的时间去探讨理性与启示之间的关系呢。

为了表达这个观点的明确,我想摘抄一部分他们的通信,以让各位有一个参考。

通信是于1950年4月开始,是由施特劳斯首先发问的,并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您在什么时候可以告诉我您对波普尔先生的看法吗?他在这儿做讲座,是关于社会哲学的,简直不值得鄙视:这是最过时、毫无生命的实证主义试图在黑暗中吹口哨,尽管冒充“理性主义”,却完全没有“理性地”思考的能力----实在很糟。我不能想像一个这样的人能够写出什么值得一读的东西,然而熟悉他的作品好像成了教授们的一项职责似的。关于此君您能否说一些话,---如果您愿意的话,我会守秘密的。”

于是沃格林就回信,十分痛快地、迫不及待地说:

“有机会向志趣相投的人讲几句有关波普尔先生的由衷的话实在是太好了,简直一天也不能耽搁。这位波普尔先生多年来不止是一块绊脚石,而是必须从路上不断地把它踢出去的讨厌的小石子。老是有人向我提起他,认定他的《开放社会及其敌人》是我们时代社会科学的杰作之一,这迫使我勉为其难地拜读了这本著作,尽管本来的话我连碰都不会去碰一下。......我感到完全可以毫不留情地说,这本书是厚颜无耻的、一知半解的废物。每一句话都是胡扯......”

毕竟出于自己的能力和学术分析,以及在施特劳斯面前的某种“炫耀”,沃格林还是对这本书的主要观点进行了解剖。

第一,波普尔从柏格森那里借来了开放社会这个概念,却没有认真地对待它,完全扭曲了柏格林的原意不说,还造成了相当的混淆:“如果说柏格林的开放社会的理论是经得起哲学与历史的检验的(我事实上相信这一点),那么波普尔的开放社会的观念则是意识形态的垃圾。”

第二,责备波普尔对别人在他自己领域的成就视而不见,连业内公认的《黑格尔与国家》都没有读过就枉评黑格尔。

第三,认定”波普尔在哲学方面缺少基本的修养,是如此粗陋的一个意识形态的争吵者,以致于他甚至没有能力近乎准确地复核柏拉图的哪怕一页内容。......他太缺乏知识去理解作者所说的话了。......他把黑格尔的‘日尔曼的世界’翻译成了‘德国的世界’,并由这种误译得出关于黑格尔宣扬德国民族主义的绪论。”-------够狠的!

第四,“波普尔未曾投入到能够看清作者意图的文本分析之中,相反,他直接把现代意识形态的陈词滥调用于文体,武断地认为那个文本就导致了那些陈词滥调。

于是乎,沃格林总结说:“简而言之,波普尔的著作是胡扯,它也没有什么情有可原的理由。从思想态度上看,它是不成功的知识分子的典型产物;从精神上看,我们非得用卑鄙、粗野、愚笨之类的词来描述它;从技巧上看,它是半吊子的、毫无价值的思想史作品。”

我的天!

当年看完波普尔这本书时,还觉得高深得要仰止。后来再读发现些混乱,但没想到两位思想大师把它贬成了无知小儿!

到底如何,还是请各位自行决断吧。

价格不菲的书啊!
13 有用
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5条

查看全部15条回复·打开App

开放社会及其敌人(全二卷)的更多书评

推荐开放社会及其敌人(全二卷)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