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下的学科

Steed
2009-08-21 看过
恐惧下的学科——萨义德《东方学》读书笔记
“……现代东方学自身已经带有欧洲对伊斯兰巨大恐惧之印记……”——《东方学》P324
用了几乎半年,拉锯战般地,才将洋洋洒洒的厚度达到400页的《东方学》读了大半。恨是不敢下笔,因为甚至作者的很多论点都没有了解透彻,便胆大妄为地谈论我对这本书的理解和所想。
本书的英文原书名是Orientalism,指的不单单是东方学这一人文学科,更指暗含在这一学科下的文化霸权。或者说,暗藏着单方面的有目的的、有服务对象的形象塑造。东方学这一学科的另一独特之处在于:东方学,同其他人文科学一样允许业余和准学术爱好者的塑造。但这些人因为其身份(如殖民地官员、旅行的作家),在学科建设中往往起着极大的作用。这一特质在实践中强了这一建立在强弱关系上的学科后的文化霸权。
东方学在效果上割裂了东西方,从强势的、熟悉的西方文明的角度,任意地解释陌生文明。
为什么我觉得东方学,和在其后的文化霸权是建立在恐惧下的学科呢?东方学的建立和发展确实是在西方处于强势和有利地位的现实格局下的。但是对历史和未来的恐惧则支配着东方学的发展。
从地理上而言,近东是西方最直接、最早的竞争对手,从亚述、波斯到之后的各个伊斯兰帝国。这种竞争将近东的许多哲学思想和宗教传播到了西方,并被内化到它文明之中,直到强势中心慢慢移到欧洲。更值得我们关注的是希腊作为欧洲与东方之间的中介桥梁,在现代西方的强势时期却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地隶属于西方,甚至上在基督教在欧洲立足之后,在精神上,希腊也脱离了欧洲的范畴,成了异端思想来源的代名词。它实质上仍是作为东方的一个部分,被“希腊学”所重新发现和解释。下面我们来简要叙述这种支配着东方学发展的恐惧到底从何而来。
1、历史恐惧
在实际的权力争斗上,东方在很长时间上是西方的竞争体。而这种竞争带给“西方”的并不是现实的影响,而是在身份认同上的记忆。我们虽然认为罗马和希腊是西方文明的最直接的基础,罗马即上帝之城、希腊是西方取之不尽的思想之源。但是他们与东方的交流、冲突与现实的欧洲却没有直接的关系,更谈不上什么痛苦的民族记忆。罗马与希腊,或者说之后重建为上帝之城的罗马和长时间被认为是异端思想的主要来源的希腊(宗教上东方的一部分),与东方国家的冲突、交流,在之后的时间里,是被重写和再发现,而作为欧洲历史的一部分的。
首先是伊斯兰教,西方人对这一熟悉又陌生的宗教体系,始终怀抱怀疑的态度。犹太教和伊斯兰教很有可能来自同一种一神崇拜(安拉这个概念在伊斯兰教之前实际上已经存在了,并且被作为主神所共同崇拜),在血缘上,从语言学角度分析,阿拉伯人和犹太人极有可能是同源的。因为闪语实质上是二母词根系统而非三母词根系统,现在呈现出来的三母词根的另一个词根往往是构词词根,因方言和构词需要各异。希伯拉和阿拉伯中的r’b’这个词根的原始含义便是沙漠,独神崇拜的起源也正是在这片沙漠之中。不可否认的是,在西方占据主流思想地位的基督教无论如何变化,也会带有其起源的东方的影子。反对多神崇拜,但如果看作异端,那么在教会初期,“异端”的数目又何止伊斯兰教一家呢?犹太教的民族封闭性又早早地使被重新改造过的上帝的信徒们把犹太人置于一种不尴不尬的地位上(直到西方对东方的第一次进攻——十字军东征时期,对犹太人的公开迫害才浮出水面)。然而,伴随着伊斯兰教世界的军事扩张和文化进步,这种异端的吸引力才在军事文化力量的作用下凸现。体现这两种因素影响的最明显的例子便是拜占庭的破坏圣像运动。西方从阿拉伯那重新发现了希腊,看到了文明,却又抱着某些宗教上的不信任。这使出现了可替代文本时,阿拉伯版的文献很快被一部分学者拒绝参考。一种对伊斯兰教的不信任感和敌对态度被处于某种目的被培养起来,并且将一个原本由多种文化相互影响的世界分割开来。
这种敌对的态度带来的恐惧感,在之后欧洲一直占据着强势地位的世界中,没有得到消除——成为敌人总是比朋友更容易。更何况当这种关系是建立在具体的实力基础之上的时候,东方学中的恐惧不过是种非理性的延续罢了。
2、现实恐惧
而观念一旦形成,便成了真实的敌人。东方学便是这样一种产物。当他上升为一个世界对某事物的视野时,他便与个人分离开来(至少在某种形式上)。
这里,东方学更类似于一个社会的某种道德观。可是作为有“事实根据”和“逻辑体系”学术理论体系。它的稳定性远远高于某些普通的观念。更进一步地,如纪伯伦所说,理论作为窗户,让西方人看到东方,却同时又将真实的东方与大众隔离。
东方学的另一个特点是,它的走向也不仅仅是由少数与东方直接接触的人所决定的。相反地,在一定程度上,他是东方学家与大众交流的产物,至少是尝试相互塑造的产物。更露骨地说,是西方社会思想变革的影子。东方学的一些部分作为一种文学存在,也自然要寻找它的读者群。
甚至东方学家,本身很难得到东方的认同。于是东方学与文学结成了同盟。一步一步地将东方塑造成欧洲(某些欧洲人)所希望看到的样子。
他们从诗歌、习俗等各个层面,将东方人叙述成同一个模样、同一种个性,缺乏逻辑,理性,沉溺于享乐。对伊斯兰这个人数最多的“异教”、具有攻击性的和种种被错误传递的信息,对穆罕默德出于宗教原因持续地攻击。助长了普通大众的误解。东方的辉煌的过去由欧洲继承,而现代东方的“愚昧”和“非理性”(即与现代化相违背的地方)是东方自己的罪过。
在宗教上,当西方抛弃自己部分的宗教原则的时候,伊斯兰教又变成了禁欲的、有违人性的、固执的、迂腐的教条式的伪信。这些“现实”恐惧长久地伴随着东方学的发展。
3、害怕未来
然而,作为控制着当今世界的血液——石油的中东,给西方的却是实实在在的恐惧,一种一旦东方完全取得与其平等的地位时。对世界能源的支配地位的丧失——及其带来的可能的经济优势的丧失的可能,给欧洲及美国的中东政策带来的阴影,成了以美国为中心的新的东方学的无法避免的因素。伯纳德•路易斯在他的《中东》(The Middle East)开篇就开始描述东方的现代化与传统的矛盾,暗含着现代化即正确、摆脱了伊斯兰教的保守固执才能拯救中东并将中东纳入全球化的时代发展之中——已经包含了对现代化的价值判断。萨义德数次在《东方学》一书中指出伯纳德所代表的东方学研究和他的作品,特别是所谓面向大众的作品都是带有政治目的的。当我读到伯纳德在《中东》序中不顾现实平静的叙述“欧洲和美国根本不插手中东事务”的时候(此书作于94年),我对这一学科背后可能有的价值判断有了更高的警惕。
当然,萨义德也反复强调,他所提倡的并不是一种简单的文化相对主义:“阿拉伯人只能用阿拉伯人的思考方式进行思考,西方只能用西方的思维方式。”这其实是与西方的话语霸权是同样反自由的。同古兰经中所言:“对于宗教,绝无强迫。”(2.256),意识形态,也不应该为强力所控制。不过更可能的是,大概只有当不同的地域力量均衡时,平等正常的话语权和选择权才能在它们之间实现。我们的历史叙述也才会摆脱刻板的形象。
写在最后:
同东方学作为对比的是日本的东洋学和鲁迅研究,日本文化摆脱不了中华文化的影子,而日本却在一段时期内对中国占绝对的优势地位,却又可以预见自己国家将面临的失败。日本人的中国情结“是单向的,独属于日本人对中国的一方……是主观的……它最富攻击的性格……”。构成如此相似的两个学科的基础的文明之间的恐惧(我认为的)是来自于相互的不了解?还是亨廷顿所言,来自不同价值观的冲突?
《东方学》讲述的是帝国与被殖民国之间的关系。联系到我们自身,教益有二:一是如何重视自己的话语权,在国际上打破自己的刻板形象,这是我们软实力的一部分,二是要在前进的同时更多地考虑各种“主义”的取舍,培养自己健全的民族性格。
参考文献:
1、《阿拉伯通史》希提著 马坚译 新世界出版社
2、《阿拉伯通史》纳忠著 商务出版社
3、《中东》伯纳德•刘易斯著 郑之书译 中国友谊出版社
4、《欧洲思想史》弗里德里希•希尔著 赵复三译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5、《读书》 2009年第二期
6、《上海的新娘与攻击的性格》 张承志 《读书》2009年第三期
10 有用
0 没用
东方学 东方学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东方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东方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