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surrender

结绿
2009-08-21 看过
今天去先锋发现了老师的新书。今年四月出的。小说部分只有一篇《寻找晓云》是新写的,多是旧作。仔细读了这篇和部分诗歌,还有一篇散文,发现自己才开始真正明白老师的意思,明白他对生命、生存的态度,明白他作品和他待人的“萍聚感”(这么说不知准确否,只是我感觉这样而已)。
【我需要简明地把在我脑袋里蹦出的一些句子、片断摘下来,贴好。如下:】
士大夫般文雅的独善其身,和显得不太自信的兼济天下。
我是自己的衣衫褴褛的王。独立、自豪但是有些骄傲。

透过忧郁的心眼朝外看,用平实的语言,有韵味地,含蓄地,将包裹在纷繁生活表象之下的,岌岌可危的善和纯粹剥开,说给有心人听。让我们一起保持和缅怀这种珍贵。最爱,最最爱他作品中不散的含蓄气味。这让我想起同样含蓄的中国古典诗词。

每个作家,认真的作家,都在把他不得不说出的话和唯一能说的话用各种方式表达出来,这是老师教我的。

老师自己忧郁地说了,虚无中去创造、缅怀意义,可我还不满足,因为当不断袭来的虚无再一次抓住我的喉咙时,如果我无酒可饮、无琴可弹、无话可写时,我会焦虑得疯掉。

我们不习惯审视自己的心灵和了解、直视他人的心灵。不是不想,而是怯懦、不敢、不知道怎么“说”。大家都说孤独,不想孤独,但不知道怎么走出孤独,别人需要我吗?我们原本应该是相亲相爱的,怎么就变成互不相识的了呢?!

老师说我们是自己的“衣衫褴褛的王”,齐老师相信“人是被罢黜的王”。两者看起来相似,却很不一样,一个骄傲,一个谦卑;一个伊壁鸠鲁,一个在前者的满身破洞中看出他的骄傲。所以应有信仰,所以《低俗小说》就比《猜火车》伟大。我只能说,一言难尽了,要机遇、要引导、要谦卑,也许能听到福音。
就连泰戈尔,直到晚年,才可以在《吉檀迦利》中写道:
“你使不认识的朋友认识了我。你在别人家里给我准备了座位。你缩短了距离,你把生人变成弟兄。

在我必须离开故乡的时候,我心里不安;我忘了是旧人迁入新居,而且你也住在那里。

通过生和死,今生或来世,无论你带领我到哪里,都是你,仍是你,我的无穷生命中的唯一伴侣,永远用欢乐的系练,把我的心和陌生人的心联系在一起。

人一旦认识了你,世上就没有陌生的人,也没有紧闭的门户。呵,请允许我的祈求,是我在众生游戏之中,永不失去和你单独接触的福祉。”

May god bless us!
2 有用
0 没用
投降 投降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投降的更多书评

推荐投降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