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遗少陈丹青

2009-08-21 看过
        读完这本书的时候,我正听到贝多芬第七交响曲的片段,正激昂着,也仿佛是正“生气”着。陈丹青本人显然更喜欢第九,不厚的一本书里,出现了多次“第九”。
    以一个画家的身份来写音乐,虽然隔行,却也“不隔”。我对音乐没有多深的了解,我不知道他说的那些“对不对”、“是不是”。但其中那些对文化的感想,让我久久的感到激动。
    对文革的无奈,对民国的想往,他的样子看起来总比文字显得年轻一点。可文字虽然老,又充满了民国味道,却又很鲜活。他1953年生人,写这本书的时候,还不到五十岁。而写第一篇《灵堂琴声》的时候,他才刚刚39岁。 我认识多少39岁的人呢,而我自己,并不多久之后也将到了39岁。他那一副民国遗少的样儿,倒不像是装出来的。
    为了这本书,我突然对上海有了些好感。上海与北京大不同。不过,如今各地都少了像他这样的人。
    文革带来的文化荒漠,不是靠种几棵稀疏的银杏树就可以挽救的。文化,真正意义的文化,如今只活在少数人心中了。
  
15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1条

查看全部11条回复·打开App

陈丹青音乐笔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陈丹青音乐笔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