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你还在这里》经典语录

花姬雨小倩
2009-08-21 看过
苏韵锦:
其实这些年来我并不经常想起他,这个城市并不太大,可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他。假如有一天我们重遇,我唯一的心愿是——我希望他不幸福,至少不要过得比我幸福。因为我还没有放下。很多的时候,我都恨他……可是更多的时候,我爱他。
时间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它能抚平一切,将心里好的或是坏的痕迹一刀刀刮去,只留下个面目模糊的疤痕。
从医学上来说,痛觉的丧失其实是一种病态,而且相当危险,因为一个人如果不知道什么是痛,那么他就不知道自己病得有多严重。
所有的爱都可以生生掐掉,只要你足够绝望。
感情从来没有公平。
感情不是个好东西,它总让人流泪。
不爱也有不爱的好处,分开了,尽管遗憾,但也仅仅是遗憾而已。
我可以在陌生人面前卑微,但是不可以在我爱的人面前低下头,不可以!
夏虫不可以语冰,他永远没法了解我所在的那个世界。
有些东西就算在心里结了疤,仍然是不能触碰的。
其实我觉得,错误的时间遇到错误的人,等待也是徒劳。如果回头也看不见他,不如向前看,毕竟都柏林的风光那么好。
有些东西一旦碎了,总是千般弥补,也再也回不了当初的模样。
时间过去了,多深的伤都会结成一个面目模糊的痂,跟血肉长在一起,这个受伤的地方就会变得坚硬。
也许比较在乎的那个人永远是输家。
是谁规定了灰姑娘必须被王子拯救?童话里只说灰姑娘和王子从 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但没有人深究过,那幸福是多么的卑微,没有人问过灰姑娘原不愿意,好像只要她的脚合适地穿上了水晶鞋,就理该感激涕零地跟王子回宫,然后永远在幸福中诚惶诚恐,如果没有他的拯救,她至今在冰冷的河边浣纱。可是,假如灰姑娘遇上的是一个普通的渔夫呢?他们相爱,然后她脱离后母的家与他相守,那世界上就没有了灰姑娘,只有一个渔夫心目中永远宠爱的公主。

程铮:
原以为你只是还不会去爱人,原来你只是不会去爱我。
韵锦,我是特意来找你的,你至少告诉我,我是哪里不够好。
韵锦,你教我,怎样才可以爱上另一个人,而且是一次又一次。
我从来没有后悔过跟你分开,然而,不管走得多远,我总相信有一天我会把你找回来。
(程铮一把抱住苏韵锦)
   “放开,菩萨都在看着呢。”
   “可是菩萨也看不见我有多难过。”

莫郁华:
有些最伤人的话往往出自最美丽的嘴。
爱情通常看起来全无道理,可是当你置身事外来看,凡事都有迹可寻。大多数人在人群中寻找与自己相似的灵魂,而也有一部分人则会爱上拥有自己渴望却缺失的那部分特质的人。我属于后者。
就算我不能够蜕变成像他一样雪白的天鹅,但至少,我不要一直做丑小鸭。
我站在尘土里渴望着云端的那个人。
理智明明让我远离他,感情偏偏背道而驰。
我在最年轻的时候爱过一个最美丽的青年,即使他将我视为洪水猛兽落荒而逃,即使从此沦为一个笑柄,但是我没有后悔。
其实我早已知道。网上的同学录里我很少留言,可我常常登录在上边,因为我渴望从中看到他留下的只字片语,他是如此高调地恋爱着,将他和女友的相片贴满了同学录里的电子相册,那个女孩跟他一样,有张天使般美丽的脸。看着相片里他满足而甜蜜的笑容,我知道他是真的在爱着,而且幸福着,他也不会记得我,也许只有在跟女友调笑时,才会偶尔提起,曾经有个记不起名字的乡下女孩,可笑地对他表达过她的爱。所以,我的一生便是如此,在暗处遥望着他的幸福。
世事有时是多么无奈啊,假作真时真亦假,我爱的人就在我面前,可是他不知道,有些事情,我从来不说假话。
人就是这样,明明知道不可能,可仍然会有期望。
女人一生中总要傻过一回,然后心才会慢慢变得坚硬。
是的,不管有过多少的苦,只要她愿意转身,总有那个人在等她。然而等待我的那个人在哪里。
世界上哪一条法律规定过你爱着一个人,而他必须爱你?是的,没有。所以我说:“他没有错,只是不爱我。”
当胃充实时,人就不容易悲伤。
爱情就是这样一个东西,它不会因为一个人失去就然给另一个人得到,它只会让所有的人都心碎。
从始到终,我只是个局外人,除了知情之外,没有别的权利。
在医院时间长了,就容易见惯生死。每天每夜,有人死于车祸,有人死于斗殴,有人死于肿瘤,有人死于病毒,可是......从来没有人死于悲伤。
如果他死了,对于我来说,其实一切没有什么改变。

陪你到最后的那个人永远只有你自己,但是,曾经陪伴过你的那些人存在的痕迹却永远不会消失。
流言这东西就是这样,你越是想撇清,必定越抹越黑,相反,若肯横下一颗心去,说一声“是真的又怎么样?”流言反而失去了传播的意义。
有些东西就算在心里结了疤,仍然是不能触碰的。
有时候,了解一个人需要的不仅仅是时间。
不管你愿不愿意,每个人最后都要跟你说再见。
相互依偎的时候,时间变得失去意义.
原来,跟失去他比起来,自己的坚持变得多么可笑。
她知道,人不该太贪婪,所以在后面的日子里,不管有多少痛楚,有这一刻值得回忆,她始终都心存一丝感激。
她和程铮,彼此弄丢了对方。
人的记忆也会保护自己。
二十七岁的女人该是什么样子?就像一朵蔷薇,开到极盛的那一刻,每一片花瓣都舒展到极致,下一刻就是凋落。
一个城市能有多大,足以把两个人淹没?老天可以让两个有情人在天涯海角重逢,却在四年的漫长光阴里未曾安排同在一个城市的他们相遇,想必是惩罚他们爱得不够深。
怎样才算爱得深?分手后的最初两个月,他的影子无所不在,她总是在每个街口,每次转身都恍惚看到熟悉的身影,每个夜晚,美梦和噩梦里都有他存在。只是渐渐地,也就淡了,时间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它能抚平一切,将心里好的或是坏的痕迹一刀刀刮去,只留下个面目模糊的疤痕,后来的她越来越少想起关于他的一切,最后连梦也梦不到了。
有时候很羡慕电视剧里的主人翁,感情里受了伤,潇洒决然地一走了之,浪迹天涯,多年后再重回故地,已是别有一番天地。可她不是电视里的女主角,在现实中浪迹天涯也是需要本钱的,大多数人平凡如她,受了挫,泥里水里滚一把,在原地里爬起来,抹把脸,拖着一条腿还得往前走。
有些时候爱并不足以让两个人幸福。
559 有用
1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30条

查看全部130条回复·打开App

原来你还在这里的更多书评

推荐原来你还在这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