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真性情

抗拒拧巴的葳蕤
2009-08-21 看过

     古人形容好的诗词,总喜欢用含英咀华、唇齿留香、字字珠玑去赞美那词汇的精致,徐志摩做的虽然是现代诗,但诗句里用词的考究也称得起这样的评价。

   说实在的,我一向不太喜欢古诗词里的绮词丽句,嫌其太过雕琢,志摩诗中用词算得上是精美至极了,然而丝毫不让人觉得腻味,细品之下越觉其味道深厚绵长,或是袅袅回甜的清茶,或是梦境的回荡,或是揪扯的心痛,或是参禅的辽远......

         关于他诗歌的论述太多了,不想狗尾续貂,只想说说自己的一些感想。 真真觉得他是把古典诗词的韵味与现代诗作手法结合得最好的诗人。记得大学时《文学概论》的讲义里最喜欢说庞德和波德莱尔的诗:


                           在地铁站

                     庞德(杜运燮译)
 
                 人群中这些面孔幽灵般显现;
                 湿漉漉的黑枝条上朵朵花瓣。

                        给一位交臂而过的妇女
                             
                                 波德莱尔(钱春绮译)
 
             大街在我的周围震耳欲聋地喧嚷,
             走过一位穿重孝、显出严峻的哀愁、
             瘦长苗条的妇女,用一只美丽的手
             摇摇地撩起她那饰着花边的裙裳;
 
             轻捷而高贵,露出宛如雕像的小腿。
             从她那像孕育着风暴的铅色天空
             一样的眼中,我像狂妄者浑身颤动,
             畅饮销魂的欢乐和那迷人的优美。
 
             电光一闪……随后是黑夜!——用你的一瞥
             突然使我如获重生的、消逝的丽人,
             难道除了在来世,就不能再见到你?
 
            去了!远了!太迟了!也许永远不可能!
            因为,今后的我们,彼此都行踪不明,
            尽管你已经知道我曾经对你钟情!




    志摩的许多诗歌都有类似上面的幻境,现实实物与梦境的意向交织于一起,钩织了一幅迷离的画面。这一点,庞德和波德莱尔这些意象派诗人很相像,(虽然波德莱尔的诗集名为《恶之花》,展示出来的是病态的乃至肮脏的角落,然而在一些诗作中,他总是能把一刹那精微的感受用一些虚化的幻境描述出来,虚虚实实,境象互生,所以大学时对他的几首诗歌还是记忆深刻)只不过,志摩这些意象很多是中国化的,水墨卷轴一般徐徐展开,最明显的就是《她是睡着了》这一首诗歌,眼前是一位美丽的女子吗?分明是仙子!


         志摩的诗歌朗诵起来最美,层层迭复,绵延开来,一唱三叹,加上诗歌行列格式的安排,简直是一座座精巧的玲珑塔!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徐志摩诗集(全编)的更多书评

推荐徐志摩诗集(全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