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蘭·昆德拉心中的偶像 (南都2009年8月9日) 2009-08-10 20:31:34

Pieds Glacés
2009-08-21 看过
米蘭·昆德拉心中的偶像 (南都2009年8月9日)
2009-08-10 20:31:34
《相遇》(Une Rencontre),米兰·昆德拉著,皇冠丛书2009年6月版,港币93元。

拾起米兰·昆德拉的新书,心里一直围绕着“相遇”这个词打转,很自然地想到昆德拉与谁相遇。《被背叛的遗嘱》或《小说的艺术》的读者,可以说出昆德拉心中的偶像,他们是法国十七世纪小说家拉伯雷、俄国小说家陀思妥耶夫斯基、捷克作曲家杨纳杰克(Leos Janacek)等,尤其是杨纳杰克,昆德拉承认母国透过杨纳杰克的音乐在自己的美学基因中留下深刻影响,而《相遇》就是昆德拉与他们的相遇,他透过文学和音乐评论,与回忆中这些旧爱或旧主题重遇。

米兰·昆德拉是一个散文家,他的散文谈美学和文艺作品,但他不是思想家或美学家。他慨叹杨纳杰克在世时缺乏阿多诺,可惜他自己也不是阿多诺。他的前期作品(大多是小说),彷佛是以受欢迎的小说面孔呈现他的美学观,当他成为受欢迎的作家后,就可以用更散文化的笔触去讨论一直萦绕于心的美学问题了,所以他就写了《被背叛的遗嘱》《小说的艺术》甚至这本《相遇》了。有趣的是,虽然昆德拉反对说教色彩的小说,但他一直在作品中反复强调自己的美学观。

然而即使昆德拉在说教或反复讨论某些小说和音乐,读者们也喜欢阅读他别具个性的体悟,纵使大家对他探讨的主题耳熟能详,但也希望从中读出新的趣味来。例如他讨论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米什金公爵,对着女友阿格拉娅指给他看的那张绿色长椅大笑不已,以及阿格拉娅取笑他没有原因的笑。昆德拉写道,米什金公爵的笑是因为“滑稽理由的滑稽缺席”,作者不也在《笑忘书》里嘲弄过人类空洞的笑吗?但如果昆德拉的滑稽正是人们普遍认为的,不是为嘲弄而嘲弄,而是为对抗极权主义社会的话,这种滑稽本身就有点严肃抗争的味道了,也可解释为什么他不断重复自己的话题和语调。

这种以荒谬响应权威的文学观,现已成为昆德拉和万千读者之间的亲密联系了,然而理解他却是另一回事,理解他,最好不要用文学理论紧箍着他。昆德拉在捷克南部城市布尔诺出生,探索“现代”音乐的捷克作曲家杨纳杰克也是在布尔诺出生的,而昆德拉念大学的研究对象就是杨纳杰克的音乐。昆德拉是个国际作家,但这一重身份意味著作家与故土之间有一种更迂回的关系,无论如何,他总得双脚踏在这片土地上,才能向法国的文学世界迈出一步,在第五章《美丽宛如一次多重的相遇》,他讨论超现实主义诗人布勒东与殖民地马提尼克诗人塞杰尔(Aime Cesaire)及其他法属克里奥尔语(creole)地区作家们的相遇,讨论这些克里奥尔语的文人怎样看待法语创作,直接地说,他们的语言处境就是昆德拉自己一直试图解决的语言问题,克里奥尔语的口语特性也像拉伯雷时代的通俗法语,与正统法语对立。

在我心中,昆德拉的作品一贯、主题坚决而鲜明、文字锵然有力,然而,也许是当年逃亡法国的缘故,他对故土的事物说得不多,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政治变迁、人生历练,《相遇》彷佛是对捷克故乡的回眸,诗般的抒情性加强了(作者也罕有地谈法语和捷克诗歌),让人感到一点惊异,就像路上遇到一位朋友,和你讨论一直憋在心中的话题,希望和你分享更多他的想法,还有他的坚持。
1 有用
0 没用
相遇 相遇 8.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相遇的更多书评

推荐相遇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